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55 章
    周兴飞的脸色难看极了。

    卫骁把他逼到了一个只能应战的境地。

    FTW这两天有多风光, 周兴飞是看在眼里的。

    中国赛区的破落户,没落的废物战队,竟然在集训赛如此大出风头, 周兴飞不服气。

    尤其白才还在FTW。

    周兴飞这一年在OD混得并不容易,不提生活上的现实问题,单单是他的个人实力,在强雄林立的欧洲赛区也很不够看。

    他一个新人, 要不是靠着自己会经营,再加上同为华人的晏江和谢和在欧区打出了亮眼成绩,他也不会被OD看中。

    OD不算欧区一线强队, 可也足以甩国内战队几条街。

    受了一年罪, 好不容易熬出头的周兴飞,本想在集训地向‘老朋友’炫耀下, 谁知白才比他还出尽风头。

    整个冬训地都在讨论FTW,连OD的教练组都来找他问情况。

    周兴飞做事周全,答得可圈可点,还故意说白才曾是他的队友,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约个训练赛。

    他知道欧区瞧不上华国战队,约训练赛的几率不大。

    尤其周兴飞是个新人,白才是他的队友,那肯定也是个新手。

    FTW除了Close全是新人, 再怎么咋呼, 也不过是瞎蹦Q。

    周兴飞就是想营造这个感觉。

    果然教练瞬间没了兴致, 没再提。

    周兴飞心里这火却是越窜越高, 今天在餐厅意外撞见白才,瞬间压不住了!

    白才凭什么这么好运?

    在AE坐了一个月冷板凳, 还能被FTW捡走,真可以。

    FTW今年还很不一样,白才这抠门吝啬鬼要翻身了?

    当年的事周兴飞没觉得自己做错。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他有更大的前程,干嘛要留在国内?

    别的不说,他在OD熬一两个赛季,回国就是被人哄抢的明星选手了。

    这么个大好机会不去,他是傻逼吗。

    的确,他在青训营时,白才是帮了他一点小忙,可也不值得他为他放弃前程!

    再说了他又没逼他解约,博罗那垃圾战队,第二年就解散了,白才能早点离开,分明是好事。

    要是当初白才没解约,现在能在FTW吃香喝辣?

    周兴飞越想越觉得自己没错,甚至觉得白才咄咄逼人。

    不就一些陈年旧事,这么较真干什么!

    周兴飞:“训练赛不是我能……”

    他不想打这个训练赛,怎么看都有风险,他好不容易在OD站住脚跟,不能冒险!

    他的队友说话了:“周,和他打!”

    周兴飞一愣。

    卫骁眼中闪过一丝讥笑,周兴飞看在眼里,知道自己掉坑里了!

    OD的队员道:“怕什么,难道我们还会输?”

    二百万这个诱饵太大了,任谁听到耳朵里都会心动。

    周兴飞向队友解释:“可我没有坑他钱,为什么要道歉?”

    OD队员诧异道:“怎么还没打,你就认定了我们会输?”

    周兴飞:“……”

    一个从不把曾经的队友当人的人,也别指望现在的队友把他当人。

    一声道歉和二百万实在太不成比例了。

    在OD的其他成员眼里,一场训练赛而已,输了不痛不痒,赢了却有200万,凭什么不打?

    周兴飞骑虎难下,他的队友不满道:“周,你也太不信任我们了。”

    这话有些重了,周兴飞可不想在这个即将开赛的关头和队友闹矛盾。

    他辩解:“我是觉得胜之不武!”

    他的队友:“凭实力赢下的比赛,是公平的!”

    卫骁见火候差不多了,又道:“既然周神顾忌这么多,不如这样吧。”

    周兴飞警惕地看他。

    卫骁道:“眼看着要开始自由匹配了,我们一起冲积分榜,如果FTW前三,我们约OD;如果OD前三,那你们随意。”

    周兴飞一怔,这听起来似乎是卫骁退了一步,好像给了他一个台阶。

    FTW冲前三?

    这小子可真敢说!要知道昨天FTW可是排第七的。

    虽说第一天自由匹配,观望的战队很多,不急着冲分。很多都是想先摸索其他战队的套路,以便于日后抢奖金池。

    但FTW绝不是这样,周兴飞有看过他们的对战记录,队伍2+2+1的组合是非常认真的冲分阵容。

    虽然周兴飞没看完所有对局,但随便点了一局也看得出他们打得很认真。

    FTW是真的想冲分,结果输得一塌糊涂。

    就这水平,今天能前三?

    OD的队员忍不住了:“周,你放心,我们肯定能赢!”

    上赶着拼命送钱,不要的是傻子吗!

    周兴飞彻底没有退路了,他本想说训练赛是教练组的事,他这个选手说了不算,这会……被卫骁用积分榜给怼死了。

    况且……他不信FTW能冲进前三!

    周兴飞盯着卫骁道:“你们敢约,我们当然要打!”

    卫骁毫不退让:“你输了,要为当年骗White解约的事道歉。”

    周兴飞本想继续辩解自己没骗白才,但想到反正这里没旁人,自己再推脱,队友会炸,干脆点:“好!”

    OD队员:“如果你们输了呢?”

    卫骁:“你们的二百万辛苦费,我一分不会少。”

    OD的人走了,白才一把抓住卫骁的胳膊:“你疯了吗!”

    这都什么跟什么,为了置口气,压上二百万?

    这他娘的是有多智障!

    卫骁:“不这样,那傻逼不会上勾。”

    白才急死了:“我他妈缺他一声道歉?”

    卫骁看向他,眸子沉沉的。

    这个往日里嬉皮笑脸的少年,一旦不笑,帅气的五官会变得异常冷峻,甚至有几分Close的影子。

    卫骁:“如果不是为了FTW,我早送他去医院了!”

    白才心一震,浓浆般的热流挤满了胸腔,压得他有些说不出话。当年那事……

    白才以为自己早就放下了,一个白眼狼何必放在心上。

    可实际上人的心软且封闭,一旦有了划痕,需要极长的时间去愈合。

    2019年,白才也不过才十八岁。

    他跟着卫骁体验到了电竞的热血沸腾,又在博罗遭受现实的冷遇,渺茫无助时见到了周兴才。

    白才以为自己遇到了队友,一个像卫骁那样值得托付和信任的队友。

    可惜周兴飞和卫骁完全不同。

    卫骁有着强大的行动力,哪怕在青训营,都让白才感受到了少年逐梦的魅力。

    周兴飞却只有信口开河的本事,嘴上说着梦,现实中全是自私。

    白才用一百万解约,付出的不只是这东拼西凑的存款,更是自己所有的期望。

    而周兴飞,轻轻松松将其抛弃,甚至在上面踩了几脚。

    他碾碎了白才的希望,更差点就碾碎了白才的人生。

    当时的白才有多艰难?

    没了钱,没了战队,说是进了AE,可因为没有正式签约遭受的只有冷眼和讥讽。

    那种浑浑噩噩的日子,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是怎样的绝望。

    白才真的想放弃了。

    他收拾好东西准备回老家:打工也好,种地也罢,高中都没毕业,他也没什么前程,混口饭吃就是了。

    是卫骁死死活活留住了他。

    卫骁废了好大个劲才问明白前因后果,他当时就想去找周兴飞。

    可惜那人渣早就去了国外。

    再说找了又如何,打一顿出个气,解决不了现实问题。

    卫骁给他的建议是:“去FTW吧!”

    白才抱着毛豆,一脸苦笑:“即便FTW再怎么没落,也是国内强队,怎么会要我这种没成绩的选手。”

    卫骁眼中全是坚定:“去找Close,去告诉他你能辅助他!”

    白才愣住了。

    卫骁:“你能辅助我,就一定能辅助他!”

    白才头皮发麻,手都在微微颤着:“可是……”

    卫骁一句话点亮了他:“怂什么,你他妈都要回家养猪了,最后拼一把又怎样?”

    白才:“……”

    卫骁拖他起来去网吧,两人一直双排,一直双排,一直双排。

    卫骁几乎能模拟Close所有常用打野,他用着Close的方式打野,带着白才去适应去熟悉。

    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

    卫骁不断得给他找手感,找节奏,找方向。

    一个周后,卫骁自信满满的:“去吧老白!Close一定会对你爱不释手!”

    白才被他逗笑了:“滚你妈的,说的什么屁话!”

    卫骁想了下又叮嘱他:“别看大魔王面冷,其实人很好,好女怕缠郎,他要是不和你双排,你就在FTW打地铺,赖着不走!”

    白才:“滚滚滚!”

    本来还有点紧张,被他这一搅合,紧张个屁啊!

    白才去了FTW。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这样的勇气,能说出这样一句话:“Close,我能做好你的辅助!”

    Close给了他机会。

    白才也的确做到了,他在2020年陪伴FTW摘下国内桂冠,成为了华国的冠军辅助。

    白才想起过去,心里五味杂陈。

    人和人,怎么会差距这么大。

    有让人作呕的周兴飞,也有给你新生的卫骁。

    白才叹气:“……狗咬你,你还非得去咬它一嘴毛啊。”

    卫骁道:“这事早该做个了结。”

    白才还是不放心:“约训练赛就私下约了,干嘛非得用积分赛?”

    晚上的三场训练赛又被叫做积分争夺战,算是给资本爸爸们一个直播的噱头。

    卫骁定声道:“我要让他在大庭广众下给你道歉。”

    简简单单一声对不起算什么,他要让周兴飞当着十八个战队,当着直播镜头,当只所有观众向白才道歉!

    哪怕当年的事过去很久,哪怕没人知道那些,他也要周兴飞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白才心中滚烫,鼻尖酸了:“妈的。”

    这狗东西,就是要逼他哭。

    一连串脚步声赶来,宁哲涵和越文乐都跑得气喘吁吁。

    宁哲涵:“白、白哥,你……你没事吧!”

    他匆忙赶来,看到的是白才红了的眼眶。

    李淳去到FTW训练室时,辰风和项六都不在。

    宁哲涵和越文乐刚吃完饭,正准备去补补兵热热手,这样自由匹配时也能更有手感。

    李淳连忙把餐厅洗手间的事给说了。

    这俩小只道了谢后匆忙赶来。

    职业选手打架是大忌,尤其在全是监控的集训地。

    不管谁先动手,有了记录全是麻烦。

    也不怪赛委会严苛,实在是电竞选手年纪小易冲动,偏偏又万众瞩目,这些年电竞好不容易能有点正面新闻了,谁都不想再留下黑点。

    所以打架斗殴是绝对不行的,轻则禁赛,重则剥夺终身比赛权,惩罚十分严重。

    宁哲涵和越文乐见周围没有动过手的模样,松了口气。

    他们听到李淳的话就匆忙赶下来,想着赶快把人拦下,连给辰风打个电话的功夫都没敢浪费。

    好在卫骁和白才都没出事。

    白才胡乱擦了擦脸道:“没事,都跑来干什么……”

    他不等把话说完,卫骁已经把两小只拉过来,哔哔道:“兄弟们,帮我个忙。”

    宁哲涵和越文乐:“???”

    卫骁:“有傻逼欺负我们菜哥,我一冲动许了个两百万的训练赛……”

    他三言两语说完,宁哲涵和越文乐都懵逼了。

    “卧槽!二百万!”

    卫骁又扯了个淡:“事实上我们今天冲不到积分榜前三,我就等于不战而败。”

    宁哲涵惊了:“你就要给他们二百万?”

    卫骁郑重点头:“对。”

    不止小宁子,连老越都倒吸口气。

    旁边的白才:“…………”

    要不他一开口是哭腔,非得上去骂人,卫骁你他妈能不能不扯淡啊啊啊!

    卫骁摇头道:“其实我输钱没事,主要是我们菜哥丢面。”

    宁哲涵和越文乐并不知道白才当年的事。

    卫骁才不管白才害不害羞,又把周兴飞如何欺负白才的事说给他俩听。

    都是好兄弟,同仇敌忾才能一起虐渣!

    宁哲涵和越文乐瞬间炸了:“操,过分了!”

    白才:“……”

    这段黑历史听多了,心口窝都他妈的不疼了。

    卫骁拍拍小宁子和老越的肩,凝重道:“兄弟们,今天是场血战!”

    宁哲涵燃起来了:“绝不能输!”

    越文乐凶狠地咬了一口薯片!

    卫骁总结陈词:“为了菜菜的清白,我们必须赢!”

    白才:“???”清白泥煤啊!能不能说人话啊!

    小宁子小声道:“那个骁哥,是清誉吧?”

    卫骁一想,继续慷慨:“为了菜哥的情-欲,我们必须赢!”

    白才:“………………”

    去你妈的啊啊啊!

    他们去吃了h龙虾补充体力,卫骁还获得菜哥亲手榨的西瓜汁一杯。

    宁哲涵和越文乐也跟着他们又吃了一顿。

    吃饱喝足后,四人上楼。

    辰风过来时,微怔:“今天不用抽签了?”

    卫骁:“今天我和菜哥双排。”

    宁哲涵举手:“我和乐哥双排!”

    越文乐:“嗯。”

    白才嗓子疼。

    陆封提前五分钟过来,看到的是斗志昂扬的四小只。

    他看向辰风:“?”

    辰风已经知道了来龙去脉,脑壳痛:“你就惯着他吧!”

    陆封看向卫骁。

    卫骁冲他笑:“多谢队长!”

    陆封有被他晃到:“怎么了?”

    卫骁:“多亏你给的二百万分手费,我今天才这么硬气!”

    没错,卫骁敢放那样的狠话,是因为账户上真的有钱。

    不是从陪玩平台提的钱,而是陆封打到卫骁账户上的二百万。

    是卫骁扯淡要的分手费。

    哦,打算给“女朋友”,又没给成的分手费。

    陆封顿了下,纠正他:“不是分手费。”

    卫骁眨眼。

    陆封揉了下他柔软的黑发:“是私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