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品正文卷 第四十一章不能太主动
    薛威成了食味暂时的大堂经理,虽然只是经理职位,但由于她工作经验丰富且又是来帮忙的,所以她的话没人敢不听。

    她的实际权力等同于许攸冉这个餐厅老板。

    薛威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当天就直接召开了餐厅例会,用委婉的方式表明主厨现在的水平还达不到要求,会再聘请新主厨。

    但许攸冉觉得薛威的表述还是太直白。

    薛威听后却是笑了,“伤别人的心总比损自己的利益好,许总。”她微眯眼眸,像是一只对猎物虎视眈眈的老鹰,“同情这种东西,您还是尽早丢掉为妙,否则最后害的是您自己。”

    心软,是许家人的通病。

    许攸冉嘴硬心软,而她哥哥许宁垣不仅心软,连说话也不带重话。

    她想,这大概就是别人会说许氏迟早败在他们两兄妹手里的最大原因。

    薛威到底是经验丰富,在她私聊了主厨后,主厨反倒比以前更努力。

    许攸冉也就彻底没了疑虑。

    这期间遇到的一些问题,薛威一并解决的同时也告知许攸冉应该怎么正确处理员工和客人之间的情绪。

    临近中午,许攸冉跟往常一样提着保温壶去给秦楚送饭。

    薛威走过来,“你这是?”

    前台对薛威这位严厉的新晋大堂经理有些畏惧,害怕中又带了些讨好,随即帮许攸冉解释,“许总去给她老公送饭。”

    薛威似乎没想到许攸冉这么年轻就结了婚,不敢相信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讶然地问,“你结婚了?”

    许攸冉耸了耸肩,并未反驳。

    她不觉得有什么,但薛威的反应终于还是激起了其他同事的同感。

    “薛经理,你也觉得难以相信是吧?许总上大学就结婚了,这种事,通常只在电视里见过。”

    许攸冉笑道,“艺术来源于生活。”

    薛威仍是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许攸冉,“为什么还需要送饭?”

    许攸冉便将秦楚住院的事告诉了她,薛威听后只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其他倒也没说什么。

    不过对于许攸冉一日三餐都往医院跑,薛威大概是不太认同她的这种做法,私下里给了许攸冉一些建议。

    字里行间都在劝许攸冉别贴得太紧。

    一周的相处让许攸冉对薛威这个人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薛威不仅在工作上强势,在生活中也同样要强,她大约不认同女性为婚姻付出太多,所以在这方面的话稍微多了一点。

    许攸冉倒觉得没什么,反正感情这东西,她和秦楚本来就没有。

    虽然薛威是食味的大堂经理,但她只偶尔过来一趟。

    这天薛威在家休息,许攸冉便去了餐厅。

    谁知刚进门,就听到有人叫她。

    已是夏季,外面的气温异常炎热。郁惠妆容精致,脸上没有一丝汗渍,穿着一身同色系的衣裤,肩头背着只羊皮小包,高跟鞋在地砖上发出“踏踏”的脆响。

    转身的间隙,两人交汇的视线里像有暗影掠过,转而又相视一笑。

    “大嫂,你来了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也好过去接你啊。”许攸冉客套道。

    这话假得不能再假,因为她们都没对方的联系方式,连微信都没加。

    “太麻烦你了,你的餐厅生意这么好,怎么走得开?”

    “这么说可就见外了。”许攸冉话题一转,“你怎么来的?”

    “我最近想在一些影视剧里投放广告,就过来看看情况。”郁惠喝了口水,停顿片刻像是想起了什么,“听说阿楚住院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都很担心他。他住哪家医院,待会儿我去看看。”

    郁惠要是真的担心秦楚,刚到A市就该去医院,而不是来食味打探消息。

    “吃坏了东西而已,不大要紧,昨天刚出院。”

    “这样啊。”郁惠满脸的忧色退了一些,“他这人向来表面不在意,其实比谁都努力,肯定是平时忙工作不吃饭,把胃弄坏了。”

    许攸冉点头表示认同。

    郁惠叹了口气,“其实爷爷他老人家最心疼阿楚,你平时有时间就多照看他的三餐饮食,把他的胃养好了,你跟阿楚也已经领了证,爷爷他总是会接受的。”

    许攸冉始终假装得像个懂事的弟媳,放低自己的姿态,“我都明白,谢谢大嫂提醒。”

    无事不登三宝殿。

    可即便她说话时说一分藏三分,心里同时戒备着,可许攸冉的社会经验到底不如郁惠丰富,只见对方东一拳西一拳地打着太极。

    显得许攸冉十分被动,她含糊地敷衍,却又不知道哪句话说得不好。

    “你能这么想就证明阿楚没选错人。”郁惠语气欣慰,“当初他要来A市发展,爷爷还不同意呢,我们都当他是想向爷爷证明自己,没想到……是为了你。”

    她看向许攸冉的眼神里带了抹揶揄的意味。

    虽然摸不清对方的意图,但许攸冉却是听明白了郁惠的言外之意。

    这话是试探她和秦楚是不是早就认识,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她这会儿也就下意识地点头认同了。

    但答案是否定的。

    许攸冉纠结于答案,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无论她答“是”或“不是”,对方都撬出了答案。

    脑海里回忆起那天秦楚在医院的提醒。

    许攸冉眼睛一亮。

    郁惠这是来试探她和秦楚的关系了,如果自己和秦楚一早就认识,那么郁惠他们想要对秦楚动手,最简单的方式是拿许氏开刀。

    这样既能挑拨自己和秦楚之间的关系,也能打秦楚一个措手不及。

    终于厘清这其中的利弊关系。

    许攸冉不再跟个摸黑的瞎子似的步步小心谨慎,她假装一脸欣喜,“大嫂,是秦楚跟你们说,他来A市创业是为了我?”

    郁惠被问得一愣,“这个倒没有。”

    许攸冉眼底的光点黯淡了许多,她叹了口气,“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秦楚如果能像大哥对大嫂你一样这么体贴专情,该有多好。”

    郁惠的眼珠提溜地在眼眶里乱转,也不知对许攸冉的话信了几分。

    半晌后,她才安慰,“你也别多想,阿楚他还太年轻了,总是看不清自己想要什么,他既然选择了你,就一定会跟你走下去。”郁惠仿佛真的顾及许攸冉的想法,温暖的手握住她,“你也才刚毕业,总会和阿楚发生点矛盾。咱们现在也算是一家人了,你要是有不懂的,就来问我。”

    许攸冉感激地看了郁惠一眼,眼神里满是真诚。

    等郁惠离开后,许攸冉才终于收起这幅假惺惺的作态。

    给秦楚发了条消息。

    [你大嫂刚来过我店里。]

    秦楚住院的时间里还是堆积了不少工作,以至于很久都没回许攸冉的消息。

    许攸冉一忙起工作,便也忘了秦楚没回她消息这事。

    晚上九点打烊时,秦楚来了。

    他并未下车,只给许攸冉乱了消息让她上车。

    许攸冉这才想起中午的事来,一上车便和盘托出白天的具体经过,看向秦楚的眼神里满是骄傲。

    仿佛在说“看吧,对你而言,我也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

    秦楚打了转向灯,将车开进机动车道。

    良久的沉寂后,许攸冉终于意识到秦楚没有要回答这事的意思,就重复了一遍问题,“你怎么看?”

    “我知道了。”

    秦楚的反应过于平淡,平淡到好像是许攸冉小题大做了一样。

    许攸冉狐疑出声,“就这?”

    他笑起来,“怎么,还想要什么样的回答?”

    “你难道不应该告诉我,郁惠到底在试探什么,我猜得对不对,还有她以后再来打探,我又要注意什么?”

    “你越是不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她就越不会来找你的麻烦。”

    许攸冉眯着眼目视前方,“你的意思是,我越是表现得无知,她越相信你不在意我这个合作对象?”

    “是这个理。”

    许攸冉并不是一个情绪化的人,对于真相和许氏的安危,她自然选择后者,也就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

    “行吧,你记得小心你大哥大嫂就行。”

    “听说你请了个不错的大堂经理?”秦楚话题转得十分迅速,眼底带了几分玩味,“还让你别给我送饭?”

    “何晋跟你说的?”

    何晋怎么会知道?无非是向沁说的,许攸冉想也没想,便认定了这事的传播方向。

    秦楚鼻子哼声,没否认。

    “不止,薛经理还说,婚姻里的女人要掌握主导权就不能太主动,必须若即若离。”

    秦楚轻笑出声,“你这是请了个大堂经理,还是婚姻咨询师?”

    许攸冉回忆起薛威说起这些经验时的严肃表情,随即道,“我觉得她应该是有过一段失败的感情,导致她再碰到喜欢的人也只能端着,不敢上前。”

    话音落地许久也没听到秦楚的回复,她以为冷场了,车头却忽的一绕,停在了临时停靠点上。

    秦楚侧目仔细端详她。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成了一件物品,被毫无保留地观赏。

    许攸冉心里不太舒服,蹙眉道,“干嘛?”

    秦楚边看边感慨,“原来你才是情感咨询师,把人家的事看得一清二楚,单单自己的事倒是犯了迷糊。”

    他说完便重新驾车回道。

    许攸冉有点懵,“自己的事?什么事?”

    秦楚笑了下,却不作答,大约怕她追问,又十分娴熟地将话题转到前面。

    “其实我也不清楚大哥他们要做什么,所以这段时间你注意一点,也让你哥做事小心,别被人抓了把柄。”

    许攸冉向来聪明,但在秦楚面前,总是任由他转移了注意力。

    她随即嗤笑一声,“你自己小心就行,我们许家人行得端,坐得正,可没这么多把柄等着别人来抓。”

    只是许攸冉却哪知自己这话一语成箴,倒还真应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