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卷 江湖风云篇 第503章 新堂规【03】新堂主的下马威
    无人招待。

    所有长老都被晾到一边。

    进门后,左侧是客厅,右侧是会客厅,桌上都摆有瓜果茶水,不过是自助形式的,需要自己拿。而且瓜果茶水,一眼可见的廉价,歪瓜裂枣的水果不知从哪个批发市场捡来的。

    对于这些高高在上、大批随从的长老来说,自己动手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坐着干瞪眼,不动声色,把自己身为长老的气场撑起来。

    奈何面上一个比一个镇定,想着待会儿见面怎么向司笙发难,却因为时间的推移,心里的怒火都能直接将别墅烧了。

    太不像话了。

    当是在过家家吗?!

    他们百晓堂就算再寒酸、再落魄,也不至于磕碜到这种地步!

    两个小时左右,最后一个长老抵达。至此,所有长老全部到齐。

    因为有两个长老年迈,身体不好,钦定了代理长老,所以二人没有抵达,而是派代理长老过来。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前,搁其余长老面前那都是年轻的,每遇见一个都得点头哈腰的打招呼,可见堂里的等级制度深入骨髓。

    “我竟然有点期待这次变革能成功。”

    站在哥哥孟翎身边,孟菁看着几位长老,由衷地说道。

    孟翎看了她一眼,“肯定会成功。”

    “哥,你对她这么有自信?”孟菁讶然。

    她之所以配合做这一切,一是安老板安排的,二是她听从堂主的命令。至于她个人的想法……其实不怎么看好。

    毕竟“改堂规”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时至今日,都没有一任堂主做过。

    司笙根基本来就不稳,做这种事,怕不是想让长老们携手弹劾她。

    不过,现在看到这些长老架子一个比一个大,倚老卖老的势头不能再明显,孟菁莫名希望司笙的革命能成功。

    而,她哥似乎不站中立,心中早有偏向。

    孟翎看了她一眼,淡淡出声,“安老板说,如果有一个人能修改堂规,那么只能是她。”

    孟菁讶然抬眼。

    孟翎道:“老堂主一世英名,最后退位,不可能在这么大的事上犯错。”

    “可司笙……”

    “我听说,上一任百晓堂的堂主人选,本来是司笙的外公、易中正。”孟翎压低声音道,“易中正拒绝了才是范堂主。”

    ???

    孟菁懵了一下。

    孟翎没再说话。

    ……

    前院里站满了人,司机和保镖们扎堆杵着,面面相觑。

    这时——

    一抹纤细高挑的身影从别墅里走了出来,身后的门缓缓合上。

    此人气场太强,众人哪怕是没看到,都下意识转移视线,朝来人方向看去。

    那是一个身着便装的女人,短发飞扬,英姿飒爽,与众不同的飒然气质,看得人眼前一亮。

    但,下一刻——

    此人一抬手,却举起一个跟气质截然不同的喇叭。

    墨上筠只手插兜,随意地拎着喇叭,吊儿郎当地开口:“七位长老将在这里待七天,这七天你们随意,请七天后再来接他们。”

    “不提供住宿吗?”

    “不能在这里等?”

    “你代表谁说的话?”

    ……

    吧啦吧啦。

    墨上筠拧眉一扫,无端的狠厉凛冽从眼神里透出,环视而过后,不知不觉间,声音就小了下去,只剩下一群怂了的哑巴。

    众人:这丫的莫不是百晓堂行动队的教官!

    墨上筠举起手中的证件。

    顿时,鸦雀无声。

    半官方的组织,在真正的官方组织面前,是没有一点底气的。

    尤其是在百晓堂这种登记森严的地方。

    “走。”

    离得最近一人,盯着那张证件看了几秒后,怂了,招招手,带着他们那一伙人离开。

    有人带头,其他人也没再僵持,犹豫片刻后,陆续离开。

    没多久,院子里的人、院子外的车,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快,苏秋儿听到动静,将大门打开一点,探头出来,好奇地看着墨上筠,讶然问:“这就走了?”

    “嗯。”将手中喇叭往后一抛,墨上筠斜了她一眼,“去关门。”

    “哎!”

    苏秋儿接过喇叭,应了一声,然后跑出来,去关前院的铁门。

    ……

    前后院一锁,前后门一关。

    整个别墅,除了七位长老,就只剩下露了面的孟菁、孟翎、苏秋儿、墨上筠,以及至今没有露面、仍在二楼的司笙。

    “你们关门做什么?!”

    有敏锐的长老发现这一点,从椅子上站起身,神情肃穆地看向几个年轻人。

    孟菁和孟翎对视了一眼。

    他们还未做出谁开口应对的决定,就见司堂主带来的官方成员只手插兜,另一手把玩着证件,慢悠悠地往他们走。

    “你谁——”

    此长老横眉冷对,刚要发难,见到她手里的证件后,又硬生生地将话咽了下来。

    在百晓堂等级越高,越忌惮官方的人。

    “老几位,先在这里歇一歇。”墨上筠挑挑眉,漫不经心地开了口,“会议上午十点开始,到时候再详细谈。”

    这时,另一位白发苍苍的长老站起来,防备而警惕地盯着墨上筠,问:“你们从来不参与我们内部的会议,这次是想做什么?!”

    “此次会议非同小可,”墨上筠道,“司堂主请我们来做见证。”

    她话音一落,气氛倏然凝重了些,几位长老面面相觑,有些不明所以。

    ——官方跟百晓堂都是独立的,只有极其重要的事,才会有官方的人插手。而且,都是单一的大事,就堂里内部的事,他们一概不管。

    难不成这次的会议,跟官方有关系?

    想到这里,哪怕已经有长老察觉到此次会议跟以往不一样,都不自觉地保持沉默。

    ——等会议开始,将事情公布再说。

    有官方的人在,长老团内部自然要表现得团结一些,同时也更注重他们的架子和素质,所以纵然满肚子脏话和不满,也只能憋着一口气继续坐着。

    见状,孟菁、孟翎以及苏秋儿互看一眼,眼神皆有惊讶。

    这人的身份可真牛叉。

    别的话都不用说,只要露出一张证件,就能解决一切。

    *

    二楼,书房。

    司笙坐在阳台藤椅上,翘着腿,挂着蓝牙耳机在跟段长延打电话。

    “他们藏得太好了。”段长延道,“司裳给朋友、老师、家人的微信,应该都是通过别人发的,通过IP一查,基本都在网吧。派人赶到的时候人早没影了。这个月她就打了一两通电话,不提前预知的话,压根跟踪不到。”

    九月了。

    按照原有的计划,司裳现在是大四,开学若是没消息,肯定会有人发现异常,借此机会报警或许能逼迫司裳出来。

    然而,这个月刚开始,司裳就恢复了社交,跟同学、导师说在外省找到实习工作,暂时不回去了,论文会在网上跟导师讨论。对家里的父母也给了一通电话,大致说明她想在外历练历练,一切都好,让他们不要担心。

    每一次联系,司裳都做了万全准备,一发消息、打完电话就消失,任凭你天大的本事也找不到人。

    而且她的IP多变,什么地方都有。估计没有电脑方面的技术人才,但他们有人手,别人拿着她的号一登录就行。

    花样百出。

    于是,只要司裳有心隐藏,司笙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揪不出这个人来。

    烦透了。

    思忖过后,司笙道:“保持力度,不要放松。”

    除非司裳一辈子都这样警觉。

    不过,司裳若不是爱惨了范子城,并且一直保持着这份感情,那肯定会有露馅的一天。——司裳不是甘于平庸的性子。

    “行。”段长延道,“我们就要回安城了,木头问你什么时候能忙完?”

    “要几天时间。”司笙一偏头,视线越过阳台,落到空荡荡的前院,漫不经意地道,“安城见。”

    “……哦。”

    看来走之前郑永丰想再见司笙一面的计划是要泡汤了。

    反正现在联系方便,段长延没有多说,很快就跟司笙挂了电话。

    ……

    “叩。叩。叩。”

    书房的门被敲响。

    随后,响起苏秋儿的声音,“堂主,十点了。”

    “嗯。”

    将手机一收,司笙站起身。

    跟苏秋儿一起下楼。

    刚一出面,司笙就感受到不少凌冽的视线,一个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儿,还挺有精气神儿的,眼神炯炯有神。

    啧。

    这群老头可真是暴躁,眼神就跟要吃人似的。

    再看一眼其余人,孟菁和孟翎站在一旁,笔直端正,相反,该一板一眼的墨上筠,则是坐在椅子上吃水果,跟周围气氛格格不入。

    司笙对那群老头视而不见。

    先是看了眼孟菁和孟翎二人,二人先前被安排了“去一楼某房间拿箱子”的指令,看到司笙的眼神就立即会意,点点头便去拿了。

    尔后,司笙又往后面的苏秋儿看了一眼,懒洋洋发布命令,“发下去。”

    “是。”

    苏秋儿立马应声。

    她在书房里拿了一叠的文件,一共七个,正式新堂规的最终修订版。

    “小姑娘,你什么意思,见到长辈不打声招呼?”

    “小小年纪摆这么大架子,让我们在这里干等!你怕是不想当这个百晓堂堂主了!”

    “身为堂主,你这行事作风像什么话!”

    ……

    被司笙冷漠对待,连一声招呼都没有,长老们齐刷刷爆发了。

    司笙还未说话,不远处的墨上筠就烦躁地皱皱眉。

    “啧。”

    话音落,她一抬脚,直接踹翻旁边的一张椅子。

    “……”

    抱怨声顿时消失。

    那些要吃人的视线扫向墨上筠。

    墨上筠却哂笑一声,头一歪,一副混不吝的架势,“你们百晓堂的老人都这么聒噪的?”

    几位长老:“……”

    苏秋儿:“……”

    这位姐姐你是来摆平事的还是来挑事的?!

    苏秋儿被吓了一跳,心想待会儿场面或许会很难堪,不曾想——

    七位长老表情虽然很臭,可看了看墨上筠后,硬是将满肚子的火气都强行压制下来。

    硬是任由嘲讽,一声不吭。

    苏秋儿:她真是低估“官方”在长老们这里的影响力了。

    其实在年轻一代,并不是特别注重“官方”和“非官方”,他们看中的更是实力。可老一辈的人,却对官方很是忌惮。

    司笙身为一个毫无集体荣誉感的人,看着墨上筠羞辱长老团,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甚至还偷偷给小师姐在心里鼓了个掌。

    真是烦死这堂主的身份了,撇开这一层身份她也能公开怼这群冥顽不灵、狂妄自大的老家伙。

    苏秋儿低下头,继续发文件。

    陆续的,长老们的注意力被文件的标题吸引了过去。

    通俗易懂——

    《百晓堂新堂规》。

    与此同时,司笙也适时地开了口,“我们这次会议的主题就一个——麻烦几位长老配合一下,在新堂规上签个字,咱们的新堂规最迟十月就要实行了。”

    众人:“……”

    “……”

    正在嗑瓜子的墨上筠都差点吐司笙一嘴的瓜子皮。

    就一强买强卖的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