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谢谢小姐姐【捉虫】
    第二十九章:

    电话救人这件事情起初并没有什么大动静, 姚佳只是开心有人因为她的多管闲事得救了。除此之外她没有任何其他感觉,每天她还是和往常一样,带着点厌烦、载着十万吨的耐心, 该上班上班,该吃饭吃饭。

    相对于她的开心,孟星哲就显得有点讪讪的,甚至是闷闷的。

    他一向趾高气昂,像只指不定哪个下一秒就要抖开膀子开屏的大孔雀。

    鲜少见他这么闷, 姚佳一时还不好意思干点痛打落水狗的事了,比如到他面前耀武扬威一下, 用鼻孔对他讲话, 告诉他:你看吧, 是我判断得对、你说的错了吧?你可别活得太自以为是了!

    但她终究没这么做。

    她有一刻责怪自己这是妇人之仁,居然放弃一个这么好的机会不去痛打逼王的脸。

    但她马上就想通并原谅自己了, 因为她本来就是妇人。

    因为那天在厕所门口孟星哲答应把按摩椅出租抵债,当天晚上姚佳就拉着田华生去敲了他的房门。

    孟星哲倒也说话算话,尽管满脸写着“我特别不愿意有人踏进我的房间”和“我特别不愿意有人碰我的东西坐我的按摩椅”,但他好歹是忍住了, 没往外轰人, 由着姚佳和田华生一个坐按摩椅的时候,另一个在旁边拿ipad听相声,俩人还时不时发出嘎嘎地赶鸭群的笑声。

    孟星哲就在赶鸭子的声音里,坐在桌子前,一直摆弄他的电脑。电脑是背对着姚佳他们的,姚佳只能听到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

    按照那个声音, 姚佳只能想到三种可能:要么孟星哲是在写小说――但这不太可能,就他那个糟心的性格, 写出来的人物不定得多叫人恨不得打死;要么他在写程序――这也不可能,如果他有这份才华就不用屁颠屁颠地跑来坤羽电器做客服了;要么他是在用社交软件逗趣撩骚――这个可能性应该是稳了,毕竟这很符合他想找个白富美少奋斗二十年的宏伟目标。

    参透了孟星哲正在干的事,姚佳心头涌起一阵一阵的嫌弃。但她又劝自己,人各有志,他不偷不抢,只是想找白富美而已,他能把自己的意图明白地讲出来,总比那些口是心非道貌岸然的纯人渣要强。

    反正她和他也就是一段短暂人生里彼此的过客而已,何必去费心计较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好在不论他怎样,他的按摩椅是相当不错的,算得上是市面顶尖级别的,她坐完一遭后,甚至有点能理解孟星哲的享乐主义了。

    确实特么舒服。

    这么舒服的感觉也确实叫人上瘾。

    姚佳甚至想等回头搬回家住了,她也搞一台,给暴躁的姚秉坤老同志也享受享受。

    不只她,连田华生坐完一遭按摩椅后,也是赞不绝声。他先称赞按摩椅简直是仙椅,坐完整个人都身心愉悦了,如果按摩椅有性别属性,他愿意娶一台雌按摩椅回家。之后他又称赞孟星哲是仙人,虽然他看起来满脸的不乐意不想让他们坐按摩椅,但身体却热情地请他们坐,甚至还到位地帮他们做调试。

    “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口嫌体正直吧!”田华生得出结论。

    姚佳很想告诉田华生,口嫌体正直不是这么用的。这个词起码从身体上来讲得是自愿的。

    ――但你看孟星哲那个死德性,他身体的每个毛孔都在向外抒发着“我的按摩椅不纯洁了但没有办法谁让我欠人钱呢”的不情愿。

    在田华生坐按摩椅的时候,姚佳没事干,环视房间,她注意到孟星哲床边那盏号称是意大利的台灯还挺漂亮。就是不知道漂亮的东西抗用不抗用。

    也不知道她的意念是不是带有诅咒力,她这么想完的当天晚上,她都闭了灯躺在床上马上就要沉入香甜梦香了,孟星哲却好死不死地来敲门。

    她不想理,但孟星哲持续地敲。

    她躺在床上烦躁地不得不睁眼,不得不把马上要聚拢合一的睡眠又打散,半吼着问了句:“你要干嘛?!”

    孟星哲隔着门说:“小田田说你有台灯。”

    姚佳没好气:“然后呢?”

    孟星哲言简意赅又理直气壮:“借我。”

    姚佳不耐烦:“你不有台灯吗。”

    “坏了。”

    “我现在躺下了,明天借你。”

    “不行我现在就要用。”

    “那你去跟佟雨墨借!”

    “那我还能全身而退?!”

    姚佳服了。他个大老爷们有什么不好全身而退的?没听说过小红帽能生吞掉狼外婆的,用力挣扎点怎么还不能携台灯跑掉?

    “你要非得有光,那你直接点大灯不就完了吗!”

    怎么那么矫情,有大灯还非得点台灯。大家照出来的都是光芒,台灯就比大灯更高贵吗?!

    “点大灯我睡不着。”

    “???”

    姚佳前后融会贯通了一下,得出一个结论:“你睡觉要点台灯??”

    “嗯啊。”门外居然传来对她推测的肯定。

    下一秒姚佳立刻下地打开房间的门,手里拎着她的台灯,恶狠狠地瞪着孟星哲:“这么说,你每个月用电得比我们多啊,你居然还有脸跟我们均摊电费?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多交!!”说完她把台灯往孟星哲手里一塞,砰地一声关了门,好像一个巴掌扇在他脸上那么痛快似的。

    孟星哲对着门,抱着台灯,一时间愣住了。

    他想这丫头片子脑回沟里全刻着“抠”和“钱”两个字吗?这个时候她居然不好奇为什么他这么高、这么帅、这么man的一个大男人会如此没有安全感,睡觉都要留盏灯――她居然只想着让他补交电费??

    她就一点不好奇他这个花美男身上的事吗??

    孟星哲握着台灯磨着牙想,行,她可以的。她神经恐怕得有电线杆那么粗。

    ******

    求救电话事件后,姚佳还和一样上班和生活。她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没想到这事却在好几天后彻底发酵起来。

    被得救的人叫秦振新,人在别省,已经大学毕业两年。在配合警方做完笔录、回家见过父母亲人之后,他立刻带着锦旗坐飞机赶往坤羽电器总部,说要当面谢他的救命恩人。

    端掉传销团伙在当地算是个大案子,许多媒体都做了新闻报道。在知道秦振新是通过打售后客服电话获救之后,媒体们对这一过程非常感兴趣,又听说秦振新要坐飞机到坤羽总部去致谢,各媒体立刻纷纷派出记者做跟踪报道。

    外地记者不远千里赶过来,本地记者也闻声而动。两股媒体势力在坤羽电器大厦前热烈会师。他们一起簇拥着带着锦旗的秦振新,向致谢之路进发。

    于是当秦振新出现在坤羽电器时,声势相当浩大。

    但姚佳并不知道秦振新已经亲自来坤羽致谢的事情,她本本分分地在工位上做她的小客服,依然如往昔每一天一样,感恩那些懂礼貌的顾客、和那些难缠的来电人耐着性子磨。

    因为秦振新起初到了坤羽电器时,说的是:“我想见见为我报警的救命恩人,我想当面谢谢她!”

    而直接报警的人是李旺力。

    于是李旺力带着助理曹纯,以及为了壮声势,还带上了下边几个班组长,以及他把他认为的技能好、外形佳、带出去会给客服部增光添色的佟雨墨也一起带出去了。

    媒体来得多,声势浩大,堪比一道人山一片人海。他们手里的相机一起咔嚓起来时,银光连成一片,镜头前的人会莫名被银光闪得兴奋和热血沸腾――因为他已经成为如此众多的相机下的焦点。

    当李旺力会见秦振新、和他握手时,媒体的相机就是这样银光一片地闪,闪得李旺力几乎觉得自己达到了人生的一个巅峰。

    场面如此浩大。李旺力飞快盘算,通过他手下的电话客服破解了来电人的求救信息,警方因此还端掉一个大型传销组织,这事透过媒体传播出去,该是相当正面的影响,企业的形象会借由此事件更上一层楼。所以今天这件事,是件大事,不仅公司会发酵出好形象,连整个客服部也可以借此在公司里扬眉吐气叉着腰走回路。

    意识到这一点的李旺力,赶紧叫叫曹纯去通知了公司董事长姚秉坤和副总邱立实,“快去请董事长和副总过来,你就说我已经把来致谢的秦振新和跟着他一起来的当地、以及外地的媒体们都带到了多功能会议室!按惯例来讲董事长不会来,但你也还是去请一下!”

    曹纯马上去请人。几分钟后,果然姚秉坤没有到场,是副总邱立实带着公关部负责人赶到了多功能会议室。

    邱立实给的官方解释是:“姚总不喜欢过多地曝光在媒体面前,我就替他代劳一下吧。”

    邱立实和姚秉坤看起来年纪差不多,但其实比姚秉坤年轻个两三岁。

    李旺力殷切地把邱立实和公关部负责人让进会议室。他先向众人介绍:“这是我们公司邱立实邱副总!以及我们公司公关部负责人,日常都是由他来负责媒体对接工作的!”

    他又向邱立实介绍秦振新和一众媒体记者们。

    最后自己方面的人他也没落下,殷切地向邱立实介绍说:“邱总,您看,这是我们客服部各个优秀的班组长,她们都是精英!这是班长林芊,这次能在电话里听出问题的新入职员工就是她带的!”

    邱立实和林芊握手,媒体开始对着他们拍照。

    李旺力又对邱立实介绍佟雨墨:“这就是我们优秀的新入职员工佟雨墨,林班长带她!”

    他的上下句这么一连接,显然让所有人都误会了佟雨墨就是他上句话里提到的那个接电话的员工。

    媒体记者们的照相机对准佟雨墨,连成一片银光海洋,咔嚓咔嚓地照个不停,照得佟雨墨脸颊都泛起怯怯的微红。

    邱立实和佟雨墨握手,笑得很欣慰,还拍拍她肩膀,称赞又鼓励她:“叫佟雨墨是吗?你做得不错,为公司争光了,我代表公司谢谢你!以后要团结其他同事共同进步,一起继续加油努力,为公司争光、为你们客服部争光!”

    佟雨墨脸颊都绯红起来,眼睛亮亮的,透着兴奋。

    林芊想上前解开这个误会,却被曹纯抓了壮丁:“林芊,快点来帮把手,帮我给邱总和各位媒体朋友们倒杯水!”

    她边说边把林芊和另外两个班长叫走。

    林芊只好跟着她到茶水间去倒水。

    曹纯先让另外两个班组长搬了两箱矿泉水回去,然后对林芊说:“我们还得准备点热水,兴许有人不喝凉的。”

    林芊只好等在那。

    曹纯把倒好热水的纸杯递给林芊,林芊把它们井然有序地摆在托盘里。她一边摆一边对曹纯说:“主管,那通电话是姚佳接的,不是佟雨墨。”

    曹纯笑笑说:“我知道,但你觉得电话到底是姚佳接的还是佟雨墨接的,这重要吗?真正的风头,不还得交给咱们领导出吗。”

    林芊微微皱了皱眉。

    这是她最讨厌的所谓职场文化,领功劳的时候从上向下领,越上面的人领到的越多,到了最下面,功劳这块蛋糕基本已经被领没了,只剩点牙缝都塞不住的渣。可到了受过的时候,就要换个方向了,得从下往上走,越基层的人扛的错越多,必要时正式员工还会被公司变成扛事的“临时工”,而越向上的人,最后往往只需要落得个口头惩戒。

    她不喜欢这样的职场文化,她希望哪怕功劳领到姚佳这里时只剩下一个渣,那也是该由姚佳亲自来领走这块渣,而不是别的什么人。

    她不动声色地往托盘里摆着水杯,心里暗暗有了打算。

    趁着曹纯还在接水,她借口上厕所,出去了一下。

    ***

    林芊和曹纯端着托盘回到会议室时,秦振新、李旺力、邱立实,以及佟雨墨,几个人正坐成一排,接受着记者们的采访。

    记者们先让秦振新讲讲当天打电话的过程有多么凶险。

    秦振新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大学毕业两年以来,工作一直不怎么如意,有一天我接到我大学同学的电话,他说他们公司在招人,在*市,月薪过万,待遇不错,包吃包住。他极力让我去,说知道我的工作不太好,所以公司一说要招人他立刻就想到了我。他还说我去了之后他给我做推荐人,准保能录取。

    “我当时工作得确实非常不顺心,听他这么一说我非常感动,当天就辞了职第二天就坐高铁去了*市。可等我到了*市车站一下车,立刻就被接站的人架走了。我那时心想糟了,有问题!但想跑已经来不及。他们没收了我的手机身份证和钱包,把我带到一栋很老旧的居民楼,房子很小,两室一厅,挤了十几个人,都是我这种被骗过去的。很多人已经被洗脑,包括骗我来的同学。他甚至已经通过发展下线当上了一个小头目!

    “我当时很震惊,很失望,很伤心,我无法想象我的同窗能干出这样的事。可他就是干出来了!而我不得不接受现实,不得不尽快调整好心态。我知道和他硬来我占不到什么便宜,不如就顺着他的意思,先麻痹他,再找机会跑掉。

    “但他们看我看得太严了,尤其我同学,说我心眼多,不管我走到哪,要么是他亲自跟着我,要么是派其他两个人跟着我。唉,谁能想到大学同窗四年的亲同学,被传销组织洗脑之后可以做到这么六亲不认!他除了把我骗过来,甚至还想骗一个当年喜欢过他的女同学来,后来万幸的是,那位女同学已经结婚了。”

    听他讲到这里,所有人都唏嘘一声。

    秦振新的表情也有所动容,那些艰难日子里拷打人性的回忆,几乎叫他绝望过。相亲相爱的四年同窗害他,可素不相识的电话客服却救了他。

    “后来我一点一点取得了我同学――算了,从现在开始,我还是叫他小头目吧,同学这个称谓就别被这段不堪的经历玷污了。”秦振新有点惨淡地笑笑,接着说,“后来我慢慢取得了小头目的信任,渐渐地我走到哪里他只派一个人跟着了,有时候半夜睡不着他还会叫我起来陪他抽根烟聊会天扯扯淡,回忆回忆大学生活。很可笑,在那样的环境那样的关系下,他居然还能跟我怀念和回忆大学生活!”

    记者们闻声也都动容。李旺力邱立实佟雨墨脸上也都浮现出感慨和痛惜的神色,尤其佟雨墨,连眼圈都红了,她抬手默默揩拭眼角溢出的眼泪。

    秦振新继续说:“后来房子里空调坏了,天气正热,一间房里挤了快二十人,没空调简直没法活。小头目就跟上级申请,新买了台空调。对,这台空调,就是从坤羽电器买的!怕泄密,小头目连单元和房间号都不写,收货地址只写了小区门口。等空调送到以后小头目也没敢让坤羽的售后来安装,他直接自己借了电钻拉着我们一起,赶鸭子上架地把空调给装上了。

    “再后来,过了一个多月,小头目看到这款空调降价了,他打客服电话想要要回差价,因为这个差价能直接落他手里。但客服说空调已经过了价保周期,不能退差价,他就很生气。他忽然想起来我嘴皮子还挺厉害的,就让我打电话给坤羽电器的客服,让我骂一顿客服解解气。

    “我立刻反应着,这对我来说是个机会!平时我根本没有任何可以摸到手机的契机,我当时就想我一定得把握好这个机会!然后我就打电话到坤羽电器,可惜不知道是不是我第一通电话骂得太狠了,第一位客服被我气着了,没有捕捉到我想要求救的信息。电话挂断之后我想完了,我没机会了。”

    秦振新说到这一顿。即便知道他此刻正安全地坐在会议室里,但大家还是被这通电话的求救失败悬高了半尺心。

    “后来我想,不能就这么放弃,我一定还得再争取一次机会!我就在电话挂断后对小头目说,这个客服态度很J,你觉得消气了吗?我觉得我更生气了,要不然我们再打一次,往死里痛骂他们一顿解解气吧!万幸的是,小头目也觉得不解气,他同意了我的提议,于是我又有了一个求救的机会,而这次的电话,就是这位――”

    他说到这转头看向佟雨墨,对她感激一笑,说:“就是这位佟雨墨小姐姐,她接到我的电话!我很感激她能耐着性子一边听我骂人,一边还要在这个过程中破解出我透露给她的有效信息!除此之外她还要有魄力地决定报警,而不认为这一切只是巧合或者是恶作剧。这中间的过程其实非常凶险,只要有一个节点她稍稍有所迟疑,那我今天就不能站在这里了,我就不会得救!”

    秦振新说到这里激动不已,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对佟雨墨鞠躬。

    佟雨墨赶紧站起来,慌慌地摆手。

    记者们还想听后面打电话之后的内容,李旺力接替秦振新手里的话筒,开始讲述他听完这通通话的录音后,怎样做了详尽分析、怎样当机立断决定报警、以及不忘拍领导马屁,说这是受了董事长以及邱副总的请示后做的决定。

    一番话说得皆大欢喜。

    但记者们不满足,还想听那通电话的细节。

    秦振新笑着说:“后面的事,就交给佟雨墨小姐姐来说吧!她是当事人,她最了解!”

    佟雨墨憋红脸,慌慌地摆手说:“别别别,还是让我们领导说吧!”

    她话音落下,秦振新直直地看着她。

    记者们都以为佟雨墨是没见过这样闪光灯连成一片的场面,有点紧张害羞,以及还有点谦虚,都鼓励她大胆地说。

    林芊想上前去,但被曹纯一把拉住胳膊,她用眼神瞪住林芊,示意她不要在这个时候开口。既然所有人都已经误会佟雨墨是接电话的客服专员,现在上去解释,只会尴尬和丢脸面。

    林芊想着报警第二天她告诉姚佳,她的心思没有白费、警察端掉了传销网点救出了人时,姚佳那脸灿烂的笑容。

    就为了不让那样灿烂的笑容泯灭掉,不让真正做好事的人寒了心,林芊已经下定决心,就算今天之后她不能在坤羽电器继续干下去,她也要站出来,把到底是谁接的电话这件事讲清楚。

    但还没等她挣开曹纯的桎梏,忽然她听到秦振新对各位记者说“不好意思,大家容我先跟佟雨墨小姐姐说句话!”

    他转头看向佟雨墨,问她:“那天我打电话的态度不好,说了很多骂人的话,你听了之后生气了吧?”

    佟雨墨红着脸连连摆手说:“没有没有,我们客服专员的职业素养要求我们,不管顾客说什么我们都要耐心以对,我们不管接听到谁的电话都不会生气更不会发脾气的!”

    旁边的记者们,坤羽电器的领导们,各个赞许地点头。

    只有秦振新脸色一沉一皱眉:“不对!”

    他看着佟雨墨,说:“你不是那天接我电话的客服专员,你的声音不对!”

    佟雨墨的脸一下从红退成了白。

    *******

    场面一度变得混乱而尴尬,连见多识广的公关部负责人都发懵。但他好歹反应快,说了句:“大家稍安勿躁,可能中间有误会!”

    林芊在心里为秦振新叫了声好样的。女性客服的声音语调透过话筒听起来都差不多,又隔了这么多天,难得他还能分辨得出当时接电话的声音。

    秦振新直接问邱立实:“您是坤羽副总,我想您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当面谢的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知道你们内部是出于什么考虑,达成了什么协议或者做了怎样的安排,居然连这样的事都有人冒名顶替!”

    记者们愣了一下,开始狂闪闪光灯。他们从来也没想过,一次简单的参访能横生出这样不着边际的枝节。这可比按部就班地播新闻要抢眼球多了!

    咔嚓咔嚓声里,佟雨墨羞愤难当,辩驳说:“我从来也没有亲口说过是我接的电话呀!”说完她便低着头转身向会议室外跑出去。

    邱立实脸色也变了,他压着火压着尴尬,低声喝问李旺力:“你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旺力立刻顺着刚刚公关部负责人的话打圆场说:“诸位误会了,刚才那位客服专员是我们的优秀员工代表,接电话的客服专员今天有点不舒服,所以委托刚刚那位员工来代替她接受采访,怪我一开始没说明,看把这个事搞得,闹出个大乌龙来!”

    秦振新脸色缓和很多,追问了句:“那接我电话的那位小姐姐她人呢?”

    李旺力还想把刚才圆乌龙随口说的话,继续圆下去,打算说她身体不舒服没来之类的。

    结果秦振新话音刚落,会议室的门便被推开,一道清冷好听的男声从门口传进来:“她在这里。”

    所有人都应声向门口看。

    孟星哲站在会议室外,把姚佳从门口推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