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品正文卷 第161章 荷包
    白冉氏被她数落得一阵内疚,不敢反驳她的话。

    白莉莉说的是真的,昨天忙着想办法管慕绾绾要钱,两人什么都没买,她便将余下的钱都给了白莉莉,叮嘱她快去快回:“你可别花光了,省着点,至少要吃到开春。”

    “我知道。”白莉莉不耐烦。

    之后,白莉莉坐着牛车就出门了。然而,出了上河村,她没去镇上,而是直奔下河村。

    她眼中露出得意,她没娘那么傻,瞧着吧,她有的是办法!

    到了下河村,白莉莉就去了乔家。白氏刚送走了白冉氏,就迎来了白莉莉,气得浑身哆嗦,她直接将人堵在了外门:“你来做什么?”

    “乔奶奶,我娘干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是娘不好,我来替她给大家赔礼道歉!”白莉莉端着一副小可怜的模样,含着眼泪怯生生的说:“自打爹和大哥走后,娘做事情就一贯偏激,你们大人有大量,别跟她一般见识。莉莉求你们啦!”

    说着,膝盖一软,就要往地上跪去。

    哪知白氏压根不吃她这一套,白氏往旁边一躲:“别,受不起,真要道歉的话,哪里来的滚哪里去,别在我老婆子跟前晃悠,让我老婆子多活几年就是行善积德!”

    白氏转身砰地就关了门。

    白莉莉碰了一鼻子的灰,连慕绾绾等人的面都没见到,她自然不甘心,拍了拍腿上的灰,转头就往乔明景家去了。扣了门,便是乔明景来开的门。门半开时,乔明景就认出她来了,他没打算让她进屋,就堵在门口冷声问:“你是谁啊?找谁?”

    “明景哥,是我啊,”白莉莉脸上挂着几分楚楚可怜:“我是绾绾的妹妹,白莉莉,你还记得我吗?”

    “不记得。”乔明景直接了断的说:“你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娘做错了事,绾绾怕是记恨我了,不肯见我。”白莉莉瑟缩着将一个手帕包着的东西递给乔明景:“这是我给绾绾绣的荷包,我见不到绾绾,能不能麻烦明景哥帮我交给绾绾?你帮我告诉她一声,娘错了,我替娘跟她说声对不起,希望她不要怪娘,更不要讨厌我,我,我很想她的……呜呜……”

    话未说完,人已低低的啜泣了起来。

    乔明景一愣。

    他低头看着白莉莉递过来的东西,有些犹豫接还是不接。

    片刻之后,他终于还是接了过去:“行,我帮你转给她。不过,如果绾绾不要的话,我是没法子的。”

    “嗯嗯,没关系。”白莉莉破涕为笑。

    不得不说,白莉莉长得还不错,在乡下女孩儿中属于相貌拔尖的,这一笑之下颇有几分美丽,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乔明景这种没什么心机的大汉当即也没多想,将荷包揣进了口袋。白莉莉没说要进去坐,懂事的跟他道谢后就离开了。

    坐上去镇上的马车,白莉莉终于真心实意的笑了起来。

    那荷包慕绾绾肯定不会收,到时候,乔明景要么自己留着,要么就得给她送回来,一来二去的,她何愁没机会继续跟他接触?

    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白莉莉这一趟来下河村谁都没说,之后她到镇上买了东西回家过年,白冉氏浑身都疼,没精神跟她计较怎么去了那么久,一切相安无事。

    下河村,乔家。

    吃了晚饭之后,乔明景就到了三房,他单独将慕绾绾叫了出来:“你白家那妹子让我给你的。”

    “你在哪遇到的?”慕绾绾吃了一惊,不明白白莉莉怎么会跟乔明景有联系,乔明景就将白莉莉上门的事情说了一遍,慕绾绾听得直想笑:“景哥,我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怎么说?”乔明景不解。

    慕绾绾抱着手跟他说开:“上次在你们家门口闹得那么大,白家母女恨我入骨,白莉莉怎么可能给我送东西?”

    “可我瞧着她确实像是真心实意改过了,小姑娘哭得挺可怜。”乔明景小声说,他对白莉莉来时的印象有点深,但同时自己又十分信任慕绾绾,觉得慕绾绾说得也对,他搔搔头,一时间想不明白到底有什么不对。

    慕绾绾乐了:“景哥,你到上河村去打听打听,那白莉莉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再来这般说。我亡夫的这个小妹别的不会,玩脑子却玩得贼溜,她不是告诉你她特别牵挂我吗?你怎么不问问她这么牵挂我,怎么还在我找了个对我不错的夫家之后,三番四次上门来惹怒我的夫家?不仅自己来,还带着自己的母亲来,险些将我公爹气死,害得我一头撞死在树上。景哥,当时还是你救的我!”

    此话一出,乔明景脸色微变。

    是啊,当初在家门口发生的事情他怎么就忘了,要不是自己拉得及时,慕绾绾就一头撞死了!

    “那她……”乔明景捏着那荷包,一时丢也不好不丢也不好,琢磨不透那白家小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慕绾绾捂着嘴巴笑:“依我看,白莉莉八成是看上景哥你了,她这是想法子接近你呢。你想啊,你替她给我送荷包,我铁定不要,那这荷包怎么办?”

    “能怎么办?”乔明景一愣。

    白莉莉看上他了?怎么可能!他连话都没跟那姑娘说过几句啊!

    慕绾绾满是揶揄:“你送不出,要么自己留着,要么就得给她送回去。你一旦留了这荷包,就成了跟她私下往来的证据,你信不信我,不出一个月,铁定传得风言风语,到时候为了人女孩子的名声,你是不是该负责,将人给娶回家?”

    “我才不娶她呢!”乔明景顿时直了脖子,他看了一眼慕绾绾:“我要娶老婆,就要娶像你这样能干的!不能干,漂亮也成,我瞧着舒服!”

    “哈哈,小心这话明渊听到,非得削你脑袋不可。”慕绾绾爽快的大笑:“再说,像我这样的,世间独一无二,你怕是找不着啦!”

    乔明景静静的注视着她,雪地反光,她的眼恍若星辰,一时竟瞧得呆了。

    他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是啊,找不到啦。

    这样好的人,偏生不属于他……

    慕绾绾没觉察到他的异样,她继续说:“你不想留着这荷包,是不是得给她送回去,否则这东西留着就惹祸了。可你万万想不到,送回去也会是个陷阱,万一你送回去的时间不凑巧,让旁人给瞧见了怎么办,白莉莉再煽风点火,这玩意还是成了你两的定情信物,结局同你留着没什么两样。好嘛,就算这些都没发生,你平平安安的将东西送还了她,这样一来,她不就有机会同你相处了吗?”

    “我送了就走,又不同她多说话。”乔明景听得咋舌,一个荷包,怎么就有这么多弯弯绕绕?

    慕绾绾耸了耸肩:“相信我,只要你见了她的面,她铁定会有别的让你无法拒绝的理由,你绝不会是最后一次见到她的!”

    “真烦人!”她说得乔明景一阵心烦,他抓着头发,面色很苦恼,忽然将手中的荷包往慕绾绾手里一丢:“算了,我懒得去想,也不想跟白莉莉有任何往来,这荷包你替我处理了吧。”

    “行!”慕绾绾掂量着荷包,心中只想笑。

    好吧,她收下,凭着乔明景的智商要去对付那个满是心眼儿的白莉莉,她真是怕乔明景会吃亏。若乔明景对白莉莉有意还好说,既然无意,她就不得不管,可不能让白莉莉算计了乔明景!

    送了东西,两人又站着说了会儿的话。

    乔明景踮着脚尖看了看书房那边,隐约听见读书声,他努了努嘴:“明渊这个时候还不打算休息,还在读书呢,他念书也是辛苦!”

    “可不?”提到乔明渊,慕绾绾眉梢眼角都是温柔:“都瘦了!”

    “乔明鹤我瞧着还胖了。”乔明景看了看大房的方向,上次乔明鹤欺辱慕绾绾的事情原本就乔家人知道,可有天同乔松禄在超市忙碌的时候乔松禄无意间说漏了嘴,乔明景就知道有过这一回事,他如今是怎么看乔明鹤怎么不顺眼,而且跟从前那种不顺眼完全不同,看着乔明鹤在跟前晃动就来气,他鄙夷的哼了一声:“吸着一家人的血,到底是养了个白眼狼。”

    “管他做什么,大房的人愿意,阿爷阿奶愿意,随他们去。”慕绾绾低声。

    乔明景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我这不是替你委屈嘛,每个月给那么多定额,你阿爷阿奶都给了乔明鹤,这狗东西不学好,上次还整了迷药来想欺负你。要不是你拦着不让告诉明渊,我们哥俩铁定揍他一顿,揍得他爹娘都认不出来!”

    “走着瞧吧,他这辈子的出息也就到这了。”慕绾绾不是不气,只是跟这样的人生气是给对方的脸。

    有那时间她还不如多做几顿好吃的给乔明渊补补呢!

    “说得对。”乔明景想了想,觉得十分赞同慕绾绾的话,时间不早了,他跟慕绾绾告别:“我回了,这些天在家有事你叫我。”

    慕绾绾送他到了门口,关门时抬头看见大房那边,乔明鹤的房间是对着三房的,她正好看见乔明鹤在窗户边偷偷看她,冷哼了一声,瞪了眼对方,慕绾绾砰地关上了门。怎料一回头,小圆正呜嗷叫了一嗓子,在它身边,乔明渊的脸阴得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