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2 第二百四五章 想把他绑起来 (3更)
    御河名苑中,宋泗神色复杂的看着在厨房里刚刚结束忙碌的先生。

    餐桌上,如同以往那般,摆放好了丰盛的早餐。

    宋砚沉洗干净手,转过身来,看向宋泗。

    宋泗忍不住问,“先生,今日乔小姐都不一定回来,你又何苦辛苦准备这些?”不说今日,前两日,乔蓁在外忙碌,他家先生依旧每天都准备好早餐和晚餐。结果到最后,依然只是一个人吃。

    “说不定她今天会吃上呢?”宋砚沉却毫不在意。

    宋泗在心中叹息。

    跟随在先生身边这些年,他何曾见过先生这温柔体贴的样子?就连神情,都不似以往那般疏离高远,变得如沐春风了许多。

    而这一切改变的原因,都是因为那位乔小姐啊!

    不想再继续说下去,宋泗提醒道:“先生,时间差不多了。”

    宋砚沉的视线落在了宋泗脚边的行李上,淡淡应了一声。他眸中的温润渐渐褪去,那一层疏离的淡漠重新凝聚。

    金丝边眼镜,被宋砚沉戴上,身上也换上了奢侈的定制西服,钻石袖扣闪烁着璀璨光芒。

    等他走出房门的时候,一股禁欲的气息扑面而来。而那副眼镜,又在这层气质上,增添了一种斯文清贵的气质。

    宋砚沉是俊美的,也是昳丽的,但是却不显阴柔。他更像是拥有高贵血统的人间帝王,让人不敢仰视。

    宋泗看着自家先生,由衷赞叹。‘这才是他熟悉的先生!围着厨房转的那个居家好男人是什么鬼?’

    来到停车场,宋泗把行李放好。又替宋砚沉拉开了后排的车门,等他坐好之后,才关上车门,转身去了驾驶位。

    黑色的迈巴赫缓缓驶出了停车场,朝着小区的大门驶去。

    宋砚沉靠着座椅,正在闭目养神。

    突然,车子急刹,让他的身体前倾了一下,双眼也缓缓睁开。

    当他看清楚出现在车外的人时,眸中的疏离感瞬间消失,化为了醉人的笑意。

    “先生……”宋泗也是被吓了一跳。

    他怎么都没想到,乔蓁会突然回来,并且拦在了车前。要不是自己反应够快,及时刹车,恐怕……

    砰!

    回应宋泗的是开关车门的声音。他只觉得后脑刮过一阵风,就看到了自家先生出现在了车外。

    “怎么突然回来了?”宋砚沉走到少女面前,眼中笑意明显。

    乔蓁一路赶回来,就怕来不及。现在见到人了,心里那点热度,浸出皮肤,蔓延到了耳尖。“唔,来送送你。”

    宋砚沉笑了起来,他看乔蓁的眼神每一次都很专注。仿佛,只要这个少女出现在他面前,他眼中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人。“回来了也好,给你做了早餐,就在家里,自己去吃。嗯?”

    音色上挑,这话落入乔蓁耳中,让她心底酥麻麻的,指尖发痒。

    “不都要走了吗?干嘛还去弄那些?”乔蓁嘴上这么说,但是眼中的笑意却暴露了她的心情,她喜欢被宋砚沉这样宠着。

    她没有遮掩自己的心情,宋砚沉自然也看得懂。

    “就是因为要走了,怕你照顾不好自己,所以才能做一顿是一顿。”宋砚沉伸出手,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帮她拂过被风吹到额前的发丝。

    乔蓁并未躲避他的动作,甚至在放纵他的行为。“不用担心,我很快就要进剧组了,到时候会有人照顾我。”

    宋砚沉收回手,眼神中多了点东西。“别人照顾你,我不放心。”

    “……”乔蓁抿了抿唇,清透的眼睛看着他。她觉得,如果宋砚沉再不走,她可能想把他绑回去,一辈子捆在自己身边,哪都不给去!

    “你走吧。一路平安。”乔蓁退后一步,将自己心中疯狂的想法强行按回去。

    宋砚沉并未发现她心中的‘不良’心思,没见到面的时候说分别还好,现在见面了,却要让他离开,他心中的舍不得从眼里流露出来。

    他有些无奈,小丫头回来,折磨的是他。

    “我走了。”宋砚沉忍了又忍,才把心中的不舍克制住。

    “嗯。”乔蓁点了点头,让到一边,不再阻碍交通。

    宋砚沉上车前,回眸对她说,“记得接我电话,给我发信息。”

    乔蓁露出笑容,颔首允诺:“好。”

    ……

    宋砚沉走了,不知道归期为何。

    但是,申市的热闹还在继续。乔家的事,再次在申市财经版上屠版。因为,乔元珅现任夫人携子自杀的消息,已经在申市传开。

    乔家屡屡出事,连带着公司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而这一大堆麻烦,乔氏这一次会损失多少,乔元珅又要怎么去向公众解释,都与乔蓁无关。

    这件事中,除了乔之升和乔之恒,谁都称不上无辜,包括她自己。

    如果没有她在背后推波助澜,没有她把展仲郜逼出来,乔家或许不会陷入这样的困境和尴尬。

    但是,乔蓁并不后悔自己的手段。她可以选择温和处理的方式,但是那样又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母亲呢?

    无论是展仲郜、高敏、还是乔家的人、乔依,既然他们做出了选择,那么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

    八十八佛不是悲天悯人之佛,而是黑白混乱之时的怒目金刚!

    乔蓁也没有回学校,乔家出了那么多事,她返回学校,只会让那些闻风而动的记者堵个正着。

    对此,李雪也没有异议,只是嘱咐她在家好好复习,马上就要期末考了,不要因为家里的事而耽误学习成绩。

    乔蓁再次回到乔之升所在的医院时,乔之升已经醒了。

    虽然还很虚弱,但是意识已经清醒。

    看到病房里的三个陌生人,乔之升有些懵。最后,还是乔蓁解释,叶非三人是自己流落在外那些年结识的朋友。

    虽然乔蓁的解释有些含糊,但是乔之升并未多问。

    经历了这些事后,少年也变得沉稳了些。

    没聊多久,乔之升吃了点东西后,又沉沉睡去。趁着他睡着,乔蓁给阿狼疗伤,但阿狼的伤势要比阿狸重一些,所以要分两天治疗。

    乔蓁也发现,通过治疗,那神秘的植物似乎生长得更快了些。

    第三天早上,乔家的热度在申市的舆论中还未褪去,而乔蓁也接到了电话,说乔之恒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