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二则新婚日记
    “甜甜的恋爱,似乎,可能,好像已经轮到我了?”

    ——《乔乔的新婚日记》

    “我在”这两个字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之一了吧。就好像你需要他的时候,他会像无所不能的超人一样,随时随地出现在你的身旁。

    听到徐亦扬声音的那一刻,在黑暗中独行时感受到的害怕消失得一干二净,乔绘的心底只剩下一种名为悸动的情绪。被徐亦扬抱住的那一刻,就连带着凉意的晚风都被他牢牢阻挡在外。

    独属于他的体温源源不断地传到她的身上,她身上一下子就变得暖呼呼的了。

    万籁俱寂,乔绘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以及心跳声。她轻轻挣扎了一下,对方抱她抱得太紧了。下一秒,徐亦扬在她头顶轻笑了一声,“乖,别动,一天没抱了,让我好好抱一下。”

    于是,乔绘安安静静的,不动了。

    这是一个很纯情的拥抱。徐亦扬的双手都很安分,安安分分地放在她的背后,没有一点过界的行为。

    乔绘心头神奇地浮起一种自己被珍视的感觉。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她就是能感受到。

    她慢慢放松身体,在徐亦扬的怀里,她整个人都感到特别安心。时间一点点流逝。这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串重重的脚步声。因为四周□□静了,所以这道脚步声显得特别的清晰,一下一下,就像响在乔绘的耳朵旁一样。

    就好像是早恋的学生遇到了来抓早恋的教导处主任,乔绘听到这一阵脚步声之后,心里也不自觉地开始紧张起来。该不会被发现吧!要是被发现了,对方会不会直接把工作人员喊过来呀!或者,对方自己就是工作人员?

    她忙挣脱开徐亦扬的怀抱,扯了扯他的外套,声音压得低低的,“有人来了!”

    虽然四周很黑,但如果离的近了,对方还是可以发现他们的存在的。

    徐亦扬嗯了一声,尾音带着三分笑意。他听出了小妻子声音里的紧张之意,虽然他并不在意是不是有人过来,但他愿意配合她。

    徐亦扬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拉着乔绘的手腕,几步就走到了一颗大树后面。

    这棵树刚好可以遮住一个人的身形。

    乔绘背抵着粗粗的树干,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徐亦扬单手撑在她的头上,站在她的身前。这是一个极其霸道和占有欲尽显的姿势,就好像乔绘整个人都在他的怀抱里一样,但是此时此刻,乔绘的全部心神都被不远处的那道脚步声吸引过去了,心里毫无旖旎的心思。

    宿管大妈嘴里骂骂咧咧的,“哪个作死的小蹄子居然敢在老娘门口扔垃圾,这么几步路都不肯走?现在的小孩子哦,真是被家里人惯坏了,我们年轻那会儿,这么懒是要被家里老娘打的!”

    接着,咚的一声,应该是垃圾扔进垃圾桶发出的撞击声。

    扔完垃圾之后,宿管阿姨踩着拖鞋,再一次骂骂咧咧地准备离开了,“要是再有下一次,老娘就不客气了!要是让老娘知道是哪个小蹄子,老娘非得跟她好好掰扯掰扯。”

    这时候,乔绘不小心踩到了一旁的枯树叶。寂静的环境中,突然响起清脆的咔擦一声。

    宿管阿姨一下子停下了脚步,皱了下眉,“是不是有人?”宿管阿姨心里怕倒是不怕的。这地方高中生情侣来的还挺多的。

    她估摸着又是哪对早恋的小情侣在这里见面吧。

    她又问了一遍,“那里的,出来!”

    乔绘手心都出汗了。

    不是吧,第一次偷偷见面就要被人发现了?

    因为紧张,她额头都微微出汗了。

    宿管阿姨往这边走了几步。就当乔绘以为他们要被发现的时候,一旁突然窜出了一只吃百家饭长大的野猫。

    看的出来,野猫伙食不错。它虽然看着肥肥的,但身姿矫健,一下子就跑没了。

    宿管阿姨啧了一声,“原来是只野猫啊。”

    说完,她就离开了。过去了几十秒之后,周围都没有再传来任何声音,乔绘这才松下一口气。

    宿管阿姨应该已经离开了。还好学校里野猫多,更幸亏刚才突然出现了一只野猫,不然他们就被要发现了。

    放松下来之后,乔绘这才察觉到自己和徐亦扬的姿势太暧昧了!

    她慢慢惊讶地睁大眼。

    难为她活了二十一年,一次都没有离经叛道过,她之前的人生,一直都是循规蹈矩的,从未有过任何出格的行为。她母亲去世那年她才十一岁,家里的父亲流连花丛,天天不着家,她下面还有一个比她小五岁的弟弟需要人照顾。母亲去世之后,她不得不承担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如今她的弟弟在国际学校寄宿,难得才回一次家。但姐弟两的感情一直很好。

    要不是弟弟最近忙于一项国际竞赛,她怕自己影响到他,不然她早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自己已经和徐亦扬结婚这件事情了。

    可能是察觉到了乔绘的走神,徐亦扬微微低头,直视着她的双眼,“徐太太,你在想什么?”

    乔绘回过神来,她灵机一动,嗓音轻轻软软的,“徐先生,想你呀。”

    徐亦扬闻言,轻轻笑了一下。这一声笑,好像是一颗小石子轻轻落入乔绘的心湖,让她的心湖变得不平静。她忍不住想,这男人,好像全身都是长在苏点上的。长得那么好看就算了,低声笑的时候都这么苏,这谁坑得住?

    乔绘心跳砰砰砰,她感觉自己谈第一次恋爱的时候都没这么小鹿乱撞过。果然任何事情一旦和徐亦扬这三个字牵扯上关系,就自然而然带上了各种粉色的泡泡。

    她忍不住踮起脚尖,又轻又快地在徐亦扬的下巴上轻啄了一口,然后一把推开他,头也不回,往女生宿舍楼飞快跑去。

    偷亲get√。

    跑路get√。

    乔绘忍不住在自己心里点了个赞。寂静昏暗的小树林,除了她和徐亦扬之外,再无他人。要是她再不跑,就算徐亦扬忍得住不对她做什么,她自己都忍不住要对徐亦扬做点什么了。

    但是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她现在身处高中校园,现在的身份是“高中生”,她谈的恋爱,必须是纯纯的!

    她回寝室的时候,林敏敏女士正在门口和苏酥聊天,看到她,林敏敏女士脸上漾起一个友善的笑容,“去跑步了?脸这么红?”

    乔绘这时候还在微微喘气,她点点头,“嗯。”她确实是跑回来的,不算撒谎骗人。

    林敏敏女士唇角笑意明显,“别忘了我们明天的约定。”

    乔绘也笑了,她努力平缓呼吸,“您放心,我没忘。”

    苏酥嫌弃地看了乔绘一眼,一身汗,臭死了。

    今天只是录制节目的第一天,录制任务还是很轻松的,这个点,周围没有摄像头对着,也没有工作人员跟着,所以苏酥这个动作做得毫不遮掩。林敏敏女士察觉之后不赞同地皱起眉。

    苏酥嫌弃乔绘,乔绘其实也不喜欢她。虽然乔绘脾气好,但不代表她没有脾气,人家都没给她好脸色了,她自然也不会笑脸相迎。她和林敏敏女士说了几句之后,理都没理苏酥,直接进了寝室。

    留下苏酥一张脸都青了。

    到寝室之后,乔绘的心跳还没有平缓下来。

    她高中的时候都没有和人相约小树林过,没想到高中毕业几年了,才第一次感受到了高中校园纯纯恋爱的快落。

    刚才在外面出了一身汗,她哼着歌,准备好洗浴用品,进厕所极快地冲了一个热水澡。

    洗完澡之后,她又哼着歌把今天换下来的脏衣服都一一洗干净,最后用晾衣架晾起来。

    等忙完这一切,乔绘才拿出手机,查看了一下消息。

    在她洗澡洗衣服期间,徐亦扬打来了两个电话,郑嘉嘉则和以往一样,发来了许多条消息。

    “乔乔美人,在忙啥?”

    “哈哈哈哈哈,我在重温徐影帝的电影,他演技真的好到炸裂。经典真的是永不过时,现在的小鲜肉哪比得上他哦。”

    “卧槽,乔乔美人,出事儿了!”

    “你看热搜了吗?”

    “不过我觉得不用慌,问题不大。因为我记得你高中的时候是个大学霸?”

    “学霸,看到了记得回我一下消息啊。”

    乔绘先给徐亦扬发了一条微信,“我刚才洗澡洗衣服去啦。”然后,她打开和郑嘉嘉的聊天界面,询问道,“热搜?我没看呀。怎么了?”

    郑嘉嘉马上发了一个语音通话过来,乔绘接起来了。

    “乔乔美人,我之前不是刚跟你说网上有人说你买通节目组提前拿到试题答案的事情吗?不过那时候是小范围内讨论,没泛起什么水花,我就以为没事了。”

    听到这里,乔绘就已经大概猜到发生什么事情了,“现在呢?这事情上热搜了?”

    “嗯嗯,上热搜了,影响还挺大的。”

    乔绘安静听郑嘉嘉说。

    “你知道的,《一起去上学吧》这综艺实在太火了,一点点小事都能被放大无数倍,而且这一档综艺的观众很多都是中小学生,如果你真的在节目中作弊了,那可能还没红就要糊了。”中小学生正在树立正确人生观的重要阶段,要是节目里真有人作弊了,那就是当着无数中小学生观众做出了错误示范,最后肯定是会被人唾弃死的。

    “乔乔美人,网上都在猜测你想通过这一档综艺立学霸人设,看到这些言论我就笑了,你还用得着特意立这个人设?”

    乔绘歪了下头,情绪倒没多少波动,“网友都信了吗?”

    郑嘉嘉在电话那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大部分人都觉得你可能真的为了红,买通节目组了。毕竟你粉丝不多,了解你的更少。而且网上可能有人在带节奏,会不会是陆葶嫉妒你,故意买水军搞你啊?”

    乔绘仔细想了下,心里没什么头绪,不过她猜测着说,“陆葶估计不会,她没那么大的能力。”说到底,陆葶的所有人脉和资源来自乔父,乔父再糊涂,也不可能帮着私生女去对付自己另一个女儿。

    郑嘉嘉绞尽脑汁,“那是谁?可能是红眼病,见不得你这么个新人能够参加《一起去上学吧》这个综艺?”也有这个可能,盯着这个香饽饽的明星太多了,现在被乔绘抢了固定嘉宾的名额,他们可不得针对她嘛!

    这时候,乔绘的手机开始震动起来,是徐亦扬打电话来了,她跟郑嘉嘉说了一声,先挂断了和她的语音通话,然后接通了徐亦扬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徐亦扬就在电话那头说,“今晚不要看热搜。”

    乔绘双眼弯起,像是一对月牙,“我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啦。”

    徐亦扬在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几秒之后,他极轻地叹息了一声,“怕不怕?”

    乔绘摇头,语气笃定,“不怕。”她没做亏心事,自然不怕。知道“乔绘作弊”这件事上热搜之后,她一点都没有慌。因为,她很清楚自己不需要慌。

    乔绘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徐先生,这件事情我觉得自己可以处理。”

    “所以,你想自己处理?”

    乔绘嗯了一声。

    这件事情不管是谁做的,目的都是为了掐断她的星途。她可能是挡了别人的道了。

    可惜,不能如他们愿了,她能考到197分,凭借的是自己的真才实学,而不是靠作弊。

    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可能被别人抢走,比如她的前两任男朋友。

    但有一些东西,谁都无法从她的手里抢走。

    比如,存在于她脑海里的知识。这才是她最大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