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55 章
    月光朦胧, 桑酒盯着温季瓷看了一会,温季瓷的眉峰拢着,眉眼间带着克制的忍耐。

    桑酒知道她不能再招惹温季瓷了, 于是乖乖地闭上了嘴, 缩在被子里。

    桑酒不再开口,房间里是重新安静了下来,但这样自欺欺人的所谓平静远远不够。

    温季瓷下了床,目不斜视地从散落地上的衣服上跨了过去, 走到了衣柜前, 给桑酒拿了一件自己的衣服。

    连床沿边温季瓷都没靠近,只是把衣服扔了床上。

    “把衣服穿上,我去洗个澡。”

    温季瓷头也没回,只是声音远远落下,灯光昏暗中,他进了浴室。

    桑酒坐起身, 换好衣服,她没准备走,想着躺在床上等温季瓷出来。可是桑酒过来的时候, 就已经是凌晨两点。

    等着等着, 桑酒就睡着了。

    即便被子被谁掀开,泛着凉意的空气贴近, 桑酒也只是换了个姿势, 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一声轻笑, 温季瓷将桑酒连人带被子抱进了怀里。

    桑酒醒来时, 温季瓷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由于桑酒几乎天亮才睡, 早上温季瓷叫她起床时,她选择了赖床, 一睡就到了中午。

    桑酒一看到时间已经迟了,立即从床上弹起来洗漱下楼。原本就两天的假日,这一天就被她这么睡了过去,下午就要出发了。

    楼梯走了大半,桑酒停下了步子,站在楼梯上看着底下的温季瓷,一脸哀怨。

    明明温季瓷睡的比她还少,怎么他看上去就神采奕奕的。

    温季瓷抬眼看着桑酒,勾了勾薄唇。

    “下来的时候小心点。”

    话音刚落,桑酒跟受了诅咒一样,从三节高的楼梯上摔了下来,虽然不算高,但她的脚背一崴,脚扭了。

    温季瓷站得远,即便他看出情况不对,立即过来了,也没接住桑酒。

    桑酒本来就怕疼,反正在温季瓷面前,她也没什么好掩饰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这什么事啊?我就是再不想走,也不能让我摔断腿啊。”

    明明桑酒的模样很可怜,温季瓷却忍不住发笑,他小心地把桑酒的裤脚撩上去,轻触了一下桑酒的脚踝。“脚没断,只是扭伤了。”

    桑酒觉得自己实在太背,只是出来几天,还能受个伤再回去。桑酒只能认命地让温季瓷把她抱上了车。

    连回程的路上桑酒都一脸恹恹地看着窗外。

    “早上大伯打电话过来,让我们去一趟老宅,今晚大家都会在那里聚一下。”温季瓷知道桑酒心情不好,声音放柔了些。

    桑酒也只是沉闷地哦了一声。

    温季瓷侧头看了一眼桑酒,他一手握着方向盘,空出的一只手握着了桑酒放在身侧的手。

    十指紧握,温柔相扣。

    桑酒察觉到手上的触感,立即将视线收回,低头看着温季瓷的手,坏情绪莫名消失了大半。

    她同样用上几分力,回握住温季瓷的手。

    “那你先送我去庄澜家,然后晚上接我去老宅。”

    桑酒倾过身子,手肘靠在她和温季瓷的中间,语气也轻快了不少。

    温季瓷自然而然地成了桑酒的司机。

    提前几天,桑酒就和庄澜约好了,因为温季瓷突然决定要出来散心,所以桑酒才把见面的日子推迟了。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庄澜家外面,温季瓷下了车,绕到桑酒的那一侧。

    桑酒刚准备下车,车门就从外面被人拉开了,身前的安全带一松,温季瓷随即俯下身来。

    温季瓷的手已经穿过了桑酒的腿窝,一副要把她抱进去的架势。

    刚意识到这一点,桑酒眼疾手快地把温季瓷的手拽了出来。

    温季瓷明显不赞同地看着她。

    “脚受伤了还到处乱跑?”

    “这是在大门口!”

    桑酒是坚决不会让温季瓷在这里抱她的,更何况门口还有着监控,能看得一清二楚。

    即便在旁人看来,可能只是哥哥对妹妹的照顾,但耐不住桑酒自己心虚,总觉得能被别人看出点端倪。

    温季瓷看着桑酒这副做贼心虚的模样,也缓缓地站直了身子,不过他没挪半寸,还是挡在车门边上。

    他唇角弯着弧度,漫不经心地调侃道。

    “难道要我看着你一步步跳着进去?”

    别说桑酒自己同不同意,温季瓷是不可能允许这种事发生。

    极不应景的,身后传来了滑过地面的摩擦声,庄澜推着轮椅出来了,她知道桑酒脚扭了,特地出来接她。

    桑酒的反应更快,她用没受伤的那只脚轻轻地踹了温季瓷一脚,制止了他接下来的所有动作。

    桑酒还把视线从温季瓷的身上移开,笑着看向他的身后,仿佛跟前没温季瓷这个人似的,避嫌工作做得极其到位。

    温季瓷觉得好笑,可也不准备在桑酒朋友面前拆穿她。

    不知不觉做了“电灯泡”的庄澜正推着轮椅走近,明明傍晚的太阳光还明媚耀眼,可怎么温度突然下降了好几度呢。

    当庄澜快走到车旁时,温季瓷往侧边退了一步。

    桑酒看温季瓷一让开,立即单脚从车上跳了下来,她没敢看温季瓷的眼神,往轮椅上一坐。

    服务周到的庄澜推着桑酒往旁边走了几步。

    “我们会照顾好桑酒的。”

    桑酒坐上轮椅后,才讨好性地朝温季瓷笑了一下,然后挥了挥手。

    “那哥哥你待会再过来接我吧。”

    顿了几秒,温季瓷才不紧不慢地嗯一声。

    庄澜没急着把桑酒推进她家里,而是等温季瓷上车离开后,才开始往里走,一边走,一边还若有所思地说着话。

    “你哥对你还挺不错的……”

    上半句是桑酒还挺满意的,下半句的话就听得不太对劲了。

    “你居然能这么心安理得指挥着你哥,胆子也真是大。”

    桑酒决定不和庄澜计较,等庄澜推她进了房间,她自己单脚跳到了沙发边上:“等楼月来了,我要郑重宣布一件事。”

    桑酒这种少有的正经态度,一下子勾起了庄澜的好奇心,她立即打电话催促楼月。

    庄澜左等右等,等来了楼月路上堵车的消息,等楼月进来的时候,差点没被庄澜的眼神杀死。因为桑酒在这里逗留的时间不多,温季瓷很快就会过来接她了。

    真的到宣布的那一刻,桑酒又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轻咳了一声,先绕了一个圈子。

    “宋佑没有和你们说什么吗?”

    话音落下,楼月和庄澜一脸茫然地看着桑酒,好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宋佑嘴巴倒是挺严的,半点口风都没透露。

    桑酒眨了眨眼,淡淡地吐出极具杀伤力的话来。

    “我恋爱了。”

    下一秒,不是当事人的庄澜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猛咳了好几下,全咳到了楼月脸上。

    如果放在平时,楼月肯定会和庄澜打闹一番,不过桑酒说的话实在太过让人震惊,她都没空计较了。

    空气足足安静了有一分钟。

    “是谁?不会是上次那个追你的人吧?”

    楼月很快抓住了重点,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桑酒恋爱的消息,她能品上一个月都不腻味。

    桑酒被两双眼睛死死盯着,她还是在重压下点了点头。

    “是谁?长得帅吗?人品如何?”一连串的提问,让桑酒都不知道挑哪句先回答。

    因为楼月迟到了好一会,桑酒和温季瓷约定的时间居然到了,手机屏幕亮起,温季瓷打来了电话。

    桑酒无奈接起了电话,准备把这事暂时再保密几天。

    “这人以后我会告诉你们,不过依据你们现在的心理素质,可能会直接晕过去,所以谜底下次再揭露。”

    果然,桑酒刚说完,房间里就响起了一阵哀嚎。

    “不带这样的!”

    可温季瓷的车子已经停在了外面,被桑酒吊足了胃口的庄澜和楼月,也不能不放桑酒离开。

    她们乖乖地把桑酒推到了门口。

    温季瓷看到桑酒出来,打开车门,站在车子的一侧。

    “麻烦你们照顾桑酒了。”

    楼月和庄澜实在太过死心眼,根本没往温季瓷身上想,就连温季瓷不顾桑酒的眼神阻拦,将她抱进了副驾驶座上,她们也没猜到。

    桑酒看了一眼楼月她们的神情,她觉得靠她朋友自己猜是行不通了。

    今晚温季瓷的大伯一家也都在,温家其他的亲戚也会过来,他们特地挑了个时间一起聚一下。

    车子很快就到了老宅,玄关外面有几节台阶,温季瓷忽的伸出手,撑在桑酒的胳膊下面,将她一下子拎了起来。

    桑酒甚至以为她是个重症患者了,路也不能自己走。她下意识往大厅里面看了一眼,生怕有人会看到。

    在楼月她们面前可以适当放松一些,但是在家人面前,桑酒彻底收敛了起来,不敢和温季瓷有任何的逾矩行为。

    还好温季瓷到了房内,就稍稍松了手,只是扶住了桑酒的手臂。

    人还没到齐,桑酒先回了自己的房间。

    因为今天在庄澜那边冷落了温季瓷,桑酒越想心里越过意不去。

    等全部人都回了房,桑酒才从自己房里出来,悄悄地往温季瓷的房间走。

    整个宅子都亮满了灯,恍如白昼,桑酒的一举一动仿佛都无处遁形,她更是放慢了动作。

    幸好温季瓷的房间离桑酒的不远,桑酒艰难地扶着墙,单脚挪到了温季瓷的房间。

    生怕敲门声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桑酒没敲门,直接开了门进去

    门半敞着,桑酒也没料到她来得这么不巧,温季瓷正准备换衣服,上衣已经脱掉了,上半身不着寸缕。

    尽管昨晚桑酒差点就和温季瓷坦诚相见了,但在昏暗的光线和如今亮满灯的情形完全不同。

    听到身后的动静,温季瓷转过了身,看到门口的桑酒,神情微怔。

    很快,温季瓷注意到了不对劲,他眉眼一凝,视线落在了桑酒的脚上,她扶着门框,单脚倚靠着。

    下一秒,温季瓷快步朝桑酒走了过来,桑酒下意识地就要往后退。可没等她退离,她又听到不远处门把手拧开的声响。

    腹背受敌,桑酒只剩下了一个选择。

    桑酒往前跳了一步,彻底进入温季瓷的房间,房门在背后合上。

    祸不单行,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还是朝着这个方向过来的,桑酒忽的朝温季瓷伸出了手。

    “抱我。”太过理所当然的语气,让温季瓷都没反应过来。

    脚步声更近了,桑酒压低声音催促着,她现在腿脚不便,等她找好地方藏起来,人都来了好几茬,所以不靠温季瓷靠谁呢。

    “快点抱我进衣柜!”

    桑酒的余光瞥见了敞开的衣柜门,刚才温季瓷还没来得及拿衣服,刚打开门,桑酒就进来了。

    同样的,温季瓷也听到了门外的声响。

    他短促地轻笑两声,没让桑酒焦急太久,微微弯下身,将桑酒抱了起来。

    因为突然腾空,桑酒下意识把手圈住了温季瓷的脖子,手底下传来烫人的温度。

    桑酒忘了一件事,现在温季瓷可没穿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