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品正文卷 第213章:新人入职
    顾北幽交了挂号费,慌忙赶了上来,扶着车艾钱走到诊室,又伺候车艾钱坐到了医生对面。

    老大夫扶着自己的老花镜,对着车艾钱的手臂看了许久,又看了看一脸焦急的顾北幽,慢悠悠地说道:“没事。”

    顾北幽有些不太相信,追问道:“大夫,您再仔细看看,真的没事吗?您看她的衣服都烧坏了。”

    “只是程度很轻地热到了,连烫伤都算不上。你放心吧,酒精燃点不高,她外面还有一层衣物挡着,看样子,你们处理火苗处理得也很及时。没事,疼是疼了点,过几天就好了。”老大夫的话依旧慢慢悠悠。

    顾北幽这时才冷静下来,自我安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两人和老大夫道了谢,缓缓走出医院,刚坐上回酒店的车,顾北幽便道:“艾钱,一会儿回去收拾收拾东西,跟我搬回别墅吧。”

    “啊?为什么?这么晚了,不合适吧?”车艾钱对眼前人川剧变脸般的转变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就明天搬,最迟明天,你必须跟我回家。”顾北幽冷着脸,语气不容置疑。

    看得出来,顾北幽生气了,车艾钱知道,顾北幽这是在气她没有保护好自己,同时也是在责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她,虽然是命令的口吻,但车艾钱心里却是一甜,“你必须跟我回家”这几个字实在是太犯规了。

    回家啊,听着就很温馨。

    虽然眼前布满了爱情的滤镜,但理智还是要有的。

    “明天也不行啊,明天是公关部面试的日子,我是公关部的总监,我不能不在场啊。”车艾钱犹豫道。

    “面试有人事部,还有格里斯,他们有你没你都照样面试,可我……艾钱,之前你不是答应我搬回去了么?可你总说有事,总是一拖再拖,我一直在等着你……艾钱,我都等了你三年了。”

    说着,顾北幽的眼眶微微泛红,车艾钱心疼不已,左右危难之际,顾北幽继续道:“艾钱,你受伤,我比谁都心疼,比谁都自责,我真的很怕,意外和明天谁也不知道会哪个先来,我真的不想在还没有将你接回家之前就失去你啊!”

    听到这话,车艾钱终是没法拒绝了,顾北幽的焦急和难过不是假的,她也是心疼顾北幽的,看来,这一次无论如何,她也得搬回去了。

    当晚,车艾钱同格里斯说了烧伤和搬家的事,并拜托格里斯好好进行公关部的面试,格里斯屈于顾北幽威压,忙不迭地答应,保证一定给车艾钱招来最优秀的人才。

    一天的忙忙碌碌终于结束,虽然直到最后,Linda和格里斯也没有再次找到小白兔,但得知车眠眠的近况也算是不错的结局吧。

    一大早,人事部经理就打来了慰问电话,电话那边的经理急吼吼地问道:“车总监,选妃就要开始了,您好点了么?可有什么指示?”

    电话另一头的车艾钱声音微喘,匆忙地道:“你们就按照流程面试吧,我相信你的眼光。加油么么哒!”说完就挂掉了电话,转头去看正忙着指挥搬家工人的顾北幽,眼中透露着无奈。

    这边更加无奈的便是人事部经理——公关部的大招聘,车艾钱这个公关部总监却突然请假,说不来就不来了!

    虽说车艾钱受了伤,不来进行面试可以理解,可这次面试毕竟非同小可,面试过程没有一把手的直接把关,日后要是出了什么办公室战争,不还是要人事部去调解?

    人事部招谁惹谁了?

    这边的车艾钱也是一肚子无奈,她也想好好挑挑自己的手下,可实在是拗不过顾北幽。这下好了,不仅见不到人,连人事部都得罪了。

    不过好在搬家过程和招聘过程都很顺利,一肚子坏水的男人终于和车艾钱再次同居,车艾钱也要开始培养第一代自己的团队,对于未来,她很是期待。

    次日一早,顾北幽早早起床,步步紧跟车艾钱,执意要送车艾钱上班,说什么“这是情侣之间必须要做的事”,“不能送亲亲老婆上班,实在是有负晨光”。

    车艾钱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种明目张胆的“合伙人恋情”实在不利于自己树立威信,前些日子的热搜事件已经将她推上过风口浪尖,她可不想在面见同事第一天就被人嚼舌根。

    顾北幽却道:“我是你们的合伙人,是穆勒集团在苍北市必须紧紧抱住的大腿,谁敢嚼你舌根,我就叫格里斯炒了他。”

    说这话的时候,顾北幽脸上堆砌着万分温柔的笑容,仿佛只是在和车艾钱谈论着天气好好,却莫名给车艾钱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车艾钱连声说着“不要”,却还是拗不过顾北幽的十二层脸皮,被他强行抱上了车,任她一路别扭,还是被一路攥着手,拉到了公司门口。

    “好了,就到这里了,我去上班了,你也去公司吧!”

    车艾钱把手从顾北幽手中抽出,下一秒就要打开车门,上半身却被顾北幽拥在怀里,车艾钱刚要挣扎,却见顾北幽将下巴搁在车艾钱的肩膀上,形态松散,语气幽怨:“艾钱,你好狠的心,我这么关心你,你怎么一点儿都不领情?”

    车艾钱想要扯开顾北幽的手微微一顿,想起舞会上顾北幽那张焦急的脸,心中微微一痛,伸出的手转而捏了捏肩膀上耷拉着的脸蛋儿,车艾钱心软安慰道:“好了,我没有不领情,只是你身份特殊,别人见了又要想东想西。你喜欢八卦满天飞啊?”

    顾北幽到不在意,笑道:“和你的八卦,飞到外太空我都高兴。”

    “……可我不高兴,松开,我要去上班了。”

    车艾钱被顾北幽越发登峰造极的无赖行径打败,她拉开顾北幽环着自己的手,作势要走。

    这次顾北幽倒是没有继续拘着他,而是缓缓收回了胳膊,冲着气鼓鼓的车艾钱揶揄道:“好,我知道了,我们的女强人要去上班了。对了,女强人,今天什么时候下班?需要我来接你么?”

    车艾钱回头瞪了顾北幽一眼,对“女强人”三个字不置可否,扔下“不用”两个字,转身打开车门,头也不回地向公司走去。

    顾北幽坐在车里,嘴角噙着宠溺的笑意,看着车艾钱的背影消失在大楼里,这才叫司机发动车子向白鲸集团驶去。

    车艾钱走进公司大厅,上班族们熙熙攘攘,车艾钱规规矩矩地和新到的同事们一起排队刷卡等电梯,忽然,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车艾钱回过身去,看到了一张好久未见的讨厌的脸。

    “呦,还真是你啊,我还当是自己认错了人,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你,车小姐,咱们真是好久不见啊!”

    尖锐的声音冲向耳膜,车艾钱依然保持着自己的素养,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冲着陈安琪点点头,客套地道了声“好久不见”。

    陈安琪被赶出白鲸后,在华夏集团工作了一段时间,原本还好好的,两年前却莫名其妙被辞退了,之后,大一点的公司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她,一向高傲地她迫于生计,只能一直做着骑驴找马的工作,就连新闻也很少再有时间关注,渐渐的也跟时事热点脱节了。

    这次偶然听说有个外资企业进驻,待遇和福利也全都是和国际接轨,陈安琪打定了主意,这次,她一定要在外企出人头地,让曾经拒绝过她的人都跪在她的脚下!

    可没想到上班第一天,陈安琪就遇到了老对头,这人还是从豪车的副驾驶下来,陈安琪心里的柠檬树开始开花结果,同样都是公关出身,大家都要一起打卡挤电梯,凭什么待遇这么不同。

    对了,记得她之前有顾北幽罩着,后来听说顾北幽和别人结了婚,在以后的事她就不知道了,难不成她又找到别的饭票了?

    “咱们还真是有缘啊,怎么?你也在这里上班啊?”陈安琪猜到这一点,对车艾钱也没什么好脸色,语气中满是阴阳怪气的傲慢。

    “嗯。”

    车艾钱神色淡淡,似乎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也是,这个人还和以前一样尖酸刻薄,几乎一点变化都没有,实在让人热情不起来。

    陈安琪上下打量着车艾钱,疑惑道:“那我昨天招聘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你?”

    “啊,我昨天有事,所以没来。”车艾钱随口答道。

    有事?没来?

    陈安琪心里琢磨,有事没来还敢说的这么理直气壮,难道车艾钱是找上了这家公司的高管托关系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