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作为情侣
    宿舍大门与教学楼唯一的出口相连, 中间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地面散着枯枝落叶,风一吹, 打着旋儿飘走。

    现在都已经是春夏之交了, 地上的枯枝, 很难说不是剧组的布景。

    奈奈对这迷幻剧组也已经无话可说了,只希望快点结束拍摄, 就当是不靠谱的导演,阴差阳错给金主爸爸设计的一场私人大型恐怖屋体验吧。

    几人缓慢地朝着宿舍门走去,每一步都走得格外小心翼翼。因为已经失去了一位队友, 他们不想再走散了。

    宿舍楼道一片漆黑, 根本看不清楚,黑暗中到底隐藏着什么。

    门边,领头的许城顿住了脚步, 压根不敢迈步走进去啊!

    容可儿从包里翻出了手电筒, 正要打开, 这是,只听“昀”的电流声, 楼道顶端的白帜灯闪了闪,亮了。

    然而就在灯光亮起来的一刹那,顾聿宁忽然又捂住了奈奈的眼睛。

    耳边传来了容可儿的惊声尖叫:“啊~~~~~~~~~~!”

    许城也崩溃地抱住了头:“靠靠靠!能不能别这样吓人啊!”

    奈奈无比好奇:“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顾聿宁温热的手掌依旧捂着她的眼睛, 在她耳畔轻声说道:“楼道里,站着两个群演小女孩, 一前一后,面对而立, 穿着红裙子,头发蓬松。”

    “呃, 可是你干嘛要捂住我的眼睛呀。”

    “特效妆,很惊悚。”

    奈奈猜测,顾聿宁是担心她被吓到心脏病,所以提前预警?

    奈奈心里一暖:“三爷,我...不怕的。”

    “嗯,我松开了。”

    顾聿宁缓缓地松开了手,奈奈迷迷糊糊的眼前也亮堂了起来,走廊里果然站着两个红衣小女孩,乱糟糟的黑头发,白惨惨的脸蛋像涂了一层白面粉。

    别说,骤然看见,还真是挺渗人的。

    似乎为了配合诡异的气氛,楼道里吹来了飕飕的凉风。

    刚刚被顾聿宁预警过,奈奈还真没感觉到有多恐怖,反正知道是群演,大家相互配合走剧情就行了。

    这时候,楼道里飘来了小女孩的歌声,回声阵阵,非常诡异――

    “男生爱玩捉迷藏,女孩爱跳橡皮筋。”

    “那我可以玩什么?可以玩很恐怖的游戏喔!”

    ……

    许城扬起手,冲那两个红衣小女孩“hello”地叫了两声,然后问道:“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吗?”

    小女孩继续唱――

    “男生爱玩捉迷藏,女孩爱跳橡皮筋。”

    “那我可以玩什么?可以玩很恐怖的游戏喔!”

    许城:“说话呀,我们要做什么才能进入下一个剧情?”

    小女孩:……

    奈奈也有点无语,提醒道:“应该是要按照歌谣里唱的...来进行下一步剧情触发。”

    “男生爱玩捉迷藏,女孩爱跳橡皮筋。”

    之前他们已经玩过捉迷藏了,现在是不是要开始跳橡皮筋了?

    奈奈打量着那两个小女孩,她们一前一后地站着,双脚上的确是拉了两根黑色的弹簧橡皮筋。

    小女孩的声音响了起来――

    “唯一的两个女生,你们要一起过来陪我跳橡皮筋哦,陪我玩开心了,我就放你们走。”

    果然...

    奈奈和容可儿对视一眼,达成了一致:“那就跳呗。”

    奈奈是不害怕的,容可儿也有相当专业的演员素养,心里知道反正都是群演假扮的,也没有特别害怕。

    两人走到红衣小女孩面前,奈奈忍不住打量了她们一眼。

    她们约莫十一二岁的样子,化妆师也挺厉害,居然能把两个女孩化成相同的模样,就像一个人似的。

    其中一个女孩拉着幽幽的调子,道:“我喊节拍,你们跳绳,动作要一致,如果跳错,就算输了哦。”

    奈奈问:“赢了会怎样,输了又怎样。”

    小女孩答道:“赢了,我就放你们走,输了的话...你们就要永远留下来陪我了。”

    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小女孩的声音骤然变得无比低沉尖锐,就像大提琴破音的感觉。

    奈奈真是不由得感叹,这小丫头,台词功底也太好了吧!

    小女孩脚上拉着黑色的橡皮筋,这种跳绳的跳法,和学校里体育运动的跳法截然不同,这是小时候女孩子们经常玩的跳绳。

    一边跳,一边唱歌谣,跟着歌谣的节奏跳出花样来,跳完一首歌,还没有踩到皮绳的话,就算赢了。

    奈奈望向容可儿:“会跳这种绳吗?”

    容可儿点点头:“小时候玩过。”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地站好了,准备就绪,红衣小女孩唱道:“一根绳,两人摇。摇的低,像小船;摇的高,像座桥。你跳我挑大家跳,好像鱼儿水中闹。”

    伴随着小女孩抑扬顿挫的节奏,奈奈和容可儿有条不紊地用脚勾着绳子跳起了花样,好在,两人跳绳技术都不错,歌谣也是小时候玩过的,因此,没有出什么差错,平安度过。

    “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吧。”奈奈擦擦额间的汗,问红衣小女孩。

    “不行不行,我还没玩够,还要继续玩。”小女孩狡黠一笑:“第二首来咯。”

    还有第二首!

    奈奈和容可儿的心跟着就提了起来。

    只听小女孩唱道――

    “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

    好在这首歌她们也会,赶紧跟着节奏跳了起来。

    “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八三五六,三八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

    小女孩唱歌的调子变得忽高忽低,忽快忽慢,似乎是故意要让她们跳错似的――

    “五八五五六,五八五五七。五八五九六十一,七八七五六,七八七五七,七八七九八十。”

    节奏越来越急促,奈奈因为长时间的锻炼,体力还算比较好,能跟得上这急促的节奏,但是容可儿的呼吸越发急促了。

    就在小女孩唱到“九□□五六,九□□五七,九□□九一百零一”的时候,容可儿的脚忽然踩到了绳子。

    歌谣骤停!

    小女孩惊声尖笑道:“你输啦!你输啦!你要留在这里陪我一起玩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与此同时,走廊尽头传来了凌乱脚步声,好多好多恐怖装扮的“小学生”从两边的宿舍里涌出来,似乎要把跳错了绳的女孩抓走。

    顾聿宁是一早就反应了过来,知道这小女孩绝对不会让她们赢,如果她们跳对了,就会逼着她们一首歌谣、一首歌谣地继续跳,直到出差错为止。

    所以他很清楚接下来肯定会迎来一波危险,率先已经想好了防御策略。

    在小女孩发难的前一秒,他拉着奈奈的手,一脚踹开了最近的宿舍门。在容可儿和许城都进来之后,顾聿宁关上门,并且快速地上了保险栓。

    扮鬼的群演们被阻隔在门外,面面相觑。

    怎么...和预设的剧本不一样。

    导演给他们的要求,是要把女主角拖走啊!

    调控室里,导演和制片们看着视频画面,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照理说,周围宿舍门都是紧闭的,他们应该无路可逃才对,没想到顾聿宁不按常理出牌,竟然...破坏道具,强行破门而入?

    群演:“导、导演,这怎么回事啊?”

    钱导摸摸后脑勺:“这个,算了,顾总是金主爸爸,他想怎样就怎样吧。”

    群演:“那我们还演不演了?”

    “演个屁啊,门都上锁了,不要再破坏道具了,都是钱!”

    群演:……

    “群演退散,让演员们休息吧,今天收工。”

    钱导一声令下,群演们纷纷离开,走廊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耳麦里传来了钱导的声音――

    “那个,大家辛苦了,今天就这样吧,收工了。”

    听到钱导的声音,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许城抱怨说:“导演,你这也太坑了吧,刚刚叫你为什么不回话啊!”

    “呃,可能信号不好?”

    许城一脸无语。

    就信你的邪了。

    奈奈打开耳麦,问道:“钱导,是不是可以派车把我们接出去啊,明天我们再继续拍?”

    钱导:“从这儿开车到小镇,至少的走一个小时山路。今晚就委屈你们一下,在学生寝室里休息吧,这儿是我们工作人员精心布置过的,床单被褥都是新换,还有脸帕和牙刷,连护肤霜都给你们准备了。”

    奈奈:“可是导演,我们...住一间吗?”

    许城就算了,一小破孩,关键...顾聿宁啊!

    钱导无妨地说:“这没什么嘛,进组拍戏,条件不好男女混住很正常,大家理解理解,而且,就算我安排男女分宿住,你们俩女孩敢住么?”

    奈奈望向容可儿,容可儿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

    坚决不分住,在这种空荡荡的荒废宿舍里睡一晚,别想入眠了!

    “好吧。”

    奈奈无可奈何地望了顾聿宁一眼,打开耳麦,问道――

    “那导演,作为情侣,我和三爷是不是要睡一张床?”

    钱导:......

    顾聿宁:......

    一众工作人员:......

    亏你问的出这样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