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二章:认错来了
    “云裳总说可惜了五王妃是个女儿身,若为男儿,这陆府里怕是要出第二个首辅大人,从前我倒是不信,今儿个真真是信服了!”

    上官夫人端着沏好的新茶端与陆清微,才刚听了陆清微的一番用意之后,连她都不得不感慨眼前这位竟有如此大的智慧。

    旁人眼中她的一举一动都太过招摇,可就因为这份招摇却叫皇帝少了猜忌,真真是她们不曾想到的。

    虽说如今这陆府里确实是事多且处于风口浪尖一般,可上官夫人瞧着陆清微,却相信自己的女儿在这陆府里有陆清微在,断断吃不了亏。

    人无完人,事情更是不可能十全十美,瞧着女儿如今这肚子,再怎么样她这个做娘的也只能认了。

    左不过是多操心罢了……

    “我带了些鲜果,都是船上从外头得的好东西,来前我已经找医女瞧过,夫人一会给嫂子洗一洗吃,我进宫去一趟!”

    话说完了,陆清微只嘱咐着上官夫人在府中多待一会陪陪上官云裳,她有事便先走了。

    今早从床上她一共要了两份鲜果,都是时令里的好果子,虽说宫里都有,可她带的那是她的心意,宫里有的那是宫里的。

    昨儿个人打了人又叫婉妃白跪了半响,今儿个她也该入宫去皇帝跟前认个错,毕竟打了人,也不好白打。

    陆清微今日里只是一副寻常家中样子的打扮,简单的苏绣折枝海棠刺绣的长裙,长发绾了个简单的斜髻,只簪了两朵绢花便提着裙子入了宫。

    今儿个这一副如水中芙蕖一般清雅的打扮同昨日里拿着鞭子抽人的凌厉样,活脱脱就跟换了一个人似得,叫昨儿个当值正好瞧见那一幕的那些禁军生就看呆了。

    不敢相信他们所看到的是同一个人!

    “公公,陛下下朝了吗,我带了些鲜果来孝敬陛下,都是我才刚得的,您帮我通传一声吧。”

    陆清微这儿提着裙子挽着小竹篮一路小跑着把手里的果子递给门外的总管公公,让总管公公帮着自己通禀,一面说着一面也不忘在公公的手里放下几张厚实的银票。

    毕竟求人办事,空着手总是不好!

    总管公公手里握住那几张厚实的银票时,一面笑着一面接过了银票早心领神会的让陆清微且等等,自己这会就去通报。

    “陛下……五王妃来了,说是新进了些果子想来孝敬您……问您方便不方便呢……”

    陆清微算着下朝的时辰来的紫宸宫,她若料想的不错,今儿个一早朝上必定会因为自己昨日里鞭打叶晚悠的事闹得不可开交。

    不说旁的,便是叶老太傅也不会咽下这口气,生生叫自己的亲孙女受那么一份委屈。

    且叶老太傅必定会和婉妃一条心的把自己仗势欺人这话,发挥到点上的来说道这事情。

    陆清微就是为这事情来的!

    如同陆清微所料,皇帝今儿个一早正因为陆清微鞭打叶晚悠的事闹得头疼,在朝上训斥了叶老太傅一番,可这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自己光呵斥也不能平息了言论,这后面他干脆也就不听了,直接负气下了朝。

    闹到现在一口米汤也没下肚,听陆清微来了,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还在考虑要不要让陆清微进来呢,陆清微早悄没声的跟在管事太监身后早猫着腰溜了进来,像个猫似的早跪到了皇帝的脚边,一脸委屈的唤了一声“父皇……”

    “哎呦……王妃娘娘怎么自己就进来了……奴才都没瞧见……”总管太监早知道陆清微跟在自己身后,可他收了陆清微的银票,如今只道自己老眼昏花的,都不知道带了个人进来,就把自己摘得一个干净。

    “昨儿个鞭打三王妃,今儿个擅闯紫宸殿,这外头人说你那胆子包天一样的大,你还嫌不够自己闹得事情不大,再来添一把火,你想从那五王妃的位置上叫人揪下来吗?”

    “揪下来就揪下来,反正这五王妃也就是个空架子,左右连传宗接代都不能够,就是个火坑,这满京城里哪个姑娘愿意跳,她只管跳就成了,我可以给她们挪地儿,只要她们不嫌弃就成!”

    皇帝这么个人精一样的哪里能看不透陆清微同自己身边公公玩的什么把戏,睁一眼闭一只眼的也就没同他们两个计较,先数落了陆清微的不是,原是想叫陆清微服软的。

    可没曾想,没听到陆清微的认错,反倒激起了她一片反驳之声,更是毫不忌讳的直言这五王府那就是个火坑,气的皇帝呵斥了陆清微一声“放肆!”

    旁人球都求不来的好位置,她这说的是什么话,就算这里头有一些些是实话,可如今太医不是在帮萧绎治疗么,这年纪轻轻的总还是有机会的。

    陆清微面对皇帝的盛怒也不理会,继续装猫似得窝在皇帝的脚边,只不过软了语调的说“儿媳怜惜三王妃没了孩子,她素日里的那些言语甚至是对儿媳的那点成见,儿媳都是可以忍得也可以不和她计较……”

    “可儿媳这肚子已然是鼓不起来了,这好容易儿媳嫂子的肚子里有了个孩子,儿媳把那孩子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疼,她想买凶人儿媳若是不发火,那儿媳妇不是个傻子!”

    “儿媳不就是脾气差了点,用的手段过激了一点点么……况且,儿媳这会不都向父皇请罪来了!”

    歪在皇帝脚边的陆清微一副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似得,只用着一副可怜兮兮的语调说着自己就是出了一点点格,比起叶晚悠买凶杀人,她不就打了她,都已经是轻罚。

    那一副我没错我没罪且我还委屈的态度,叫如今的皇帝真真是踢她也不是,说她更不是。

    那哪里是来认错的,那简直就是到他跟前来沾沾自喜的!

    皇帝听得陆清微这般,只伸脚踢了踢陆清微让她赶紧起来,别蹲在自己脚边一副卖惨的样子。

    她那卖惨也卖的一丁点都不像!

    “你来同我认错个什么劲儿,你打的又不是朕,那个被你打了的,今儿个她家里人正在朝堂上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要朕发落了你呢……”

    不用想也知道皇帝口中说的那个要惩治了自己的是谁,叶老太傅那个老匹夫,自己还没同他算账,他还有脸借着自己孙女被打来惩治了自己。

    陆清微现如今丝毫不怕的,只嚷嚷着说那老不羞当真可耻,原是他孙女买凶杀人叫人抓了个证据确凿在先,如今反过头来还想坑害自己。

    “那是他不要脸,就他家孩子是孩子,旁人家孩子不是孩子,还太傅呢,占着太傅的位置做那点个站不住理的事情,真是为天家蒙羞丢父皇您的脸,他这么个两面派一样的人做了您的师父,他真真不配!”

    “父皇是个有公断的,断然不会因为那老匹夫的三年两语就叫人寒了心,若您发落了我,那是不是就是鼓励那些个想要害人的,从今往后只管下心思去害就成,什么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只管去做!”

    “毕竟有这么个太傅的例子在前头!”

    陆清微只道皇帝若是为他开了这个先河,那往后这百姓们都可以跟着这叶太傅的规矩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便是,丝毫都不带怕也不带人管的。

    再者,他说自己仗势欺人,他叶老太傅难道不是仗着三代老臣也在倚老卖老仗势欺人的么。

    本末倒置,难怪养出了这么个礼法不分是非不明的孙女来,全都叫他给惯的!

    陆清微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一边说着一边觉得口渴了还不忘剥一个自己带来的蜜橘吃,一边吃一边还不忘给皇帝喂一个,这一老一少,一个坐着一个半跪着的这么一个画面,叫一旁伺候的总管公公只觉得好笑。

    皇帝接了陆清微的蜜橘,当真也是饿了干脆就把这橘子吃进了口,缓和了一下自己的火气,而后还不忘踢一下陆清微。

    问道“你这拎着东西进宫的,又没打算同那叶晚悠认错,你跑朕这儿来做做什么?”

    陆清微听完皇帝这么问,在吃下手里半个蜜橘之后,思忖了片刻仰着头回答着皇帝道“儿媳妇这不是仗势来了么,这外头不都说儿媳仗势欺人,说儿媳妇背后的娘家权势滔天……”

    “儿媳妇想着儿媳的父兄不都是父皇给的权势给的恩赐,若说是仗势欺人,那我也该是仗的父皇的势,这狗都不能认错主,儿媳自然也不能,这脏水我不能叫他们白白泼我身上,还泼错了!”

    陆清微也不起来,只挨着皇帝的腿边继续剥着果子,这一次选了个大的,挑了个顶好的蜜柚一边去了皮一边递给皇帝果肉,这嘴里还不忘说道说道自己来的目的。

    她意图很明显,就是叫外头那些说着自己仗势欺人的人瞧瞧,自己仗的是哪门子的势,可别好好的只管往陆家身上泼水。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如今可是在皇家的玉牒里头,可不在陆氏族谱里头了。

    说话要有点依据!

    皇帝不停陆清微说话还好,一听陆清微说话,真真是一脸的无耐,只得伸手敲了陆清微一记“混丫头,谁人胡乱说把自己比作狗的,你若是狗,那老五娶了你做妻,他是什么!”

    等敲完了,只让陆清微起来吧,他不治陆清微的罪,本来也没想着要陆清微如何,只不过是一早的在朝上闹了个不痛快,心下气不顺而已。

    倒是陆清微的话提醒了他几句,这朝中有人故意借着这个势,想把这风往陆家父子身上刮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