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一章: 自有道理
    “姓唐的,你高兴个什么,三十年风水轮流转,你用不着得意,早晚有你哭的时候,不信,大家往后看就是!”

    婉妃的整个身子在这会叫德妃给生生扣住了,疼痛难忍的她瞪大着眼睛把心下所有的怒气发泄在德妃一个人的身上,甚至连德妃都不称呼了,直接叫着她的听名字,让她放开自己。

    可德妃压根儿就没打算理会婉妃的,看着她现如今这般的狼狈样,只不住的在那儿笑着。

    “无所谓,你哭的时候我看着你哭,我哭的时候,你看着我也行,我又不在意,我今儿个来这儿,不就是想看你哭一哭我才来的,要不然你当我站在这里是干什么,跟你闹着玩儿的嘛!”

    风水轮流转这事情她知道,也不用她来提醒自己!

    在这宫中起起伏伏谁都有看谁哭的时候,可这会是她跪在这地上哭,那自己自然是要来欣赏一下的,若不然不是错过了这么一场好戏了么。

    强按着婉妃肩膀迫使她跪在这地上不让她站起来的德妃,现下眼里全是笑!

    自听说陆清微把叶晚悠给打了,且皇帝压根儿不管,她就知道,自己今日里来看这一场戏本就是看对了。

    陆清微这个儿媳妇,她心里虽不喜欢,可不得不说,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情看着毫无条理章法,可事事都能办到点上,也能叫皇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一次,眼瞧着自己按在手里的这位吃瘪,她能不高兴的么!

    “你说说你们也是,明知道作恶的是那清思宫里的小丫头,孙子一条性命你不去找那小丫头,反倒是纵容着你儿媳妇同我儿媳妇过不去……”

    陆清微可是块铁板!

    连自己都并不怎么愿意与之多有交集的铁板,可她们这对婆媳上赶着非要与之过不去,叶晚悠是如此,眼前的这位更是亦然。

    现如今她们这一家子都踢在了铁板上,这日子可快活!

    离了君心,今日里受这样的大辱,往后该怎么过呢?

    呵……

    “好妹妹,我好期待你要怎么翻身,我等着你来看我哭的那一天……不过,就你现如今这个样子……看着是有点难了!”

    看着婉妃额头上因为疼痛难忍而沁出的汗珠,此刻的德妃越发心情大好,眼瞧着婉妃支撑不住后,凑在她耳边说了这么一句剜心窝子的话,而后很是直接放了手,叫婉妃生生跌在了地上。

    “婉妃娘娘身子不适,还不赶紧把婉妃娘娘服了回去,去传了太医来给娘娘瞧身子,一群不会伺候人的东西,连个人都照顾不周到!”

    看着婉妃跌倒在地根本无力爬起,德妃召唤了人一个眼神便让他们把婉妃给自己扛走,不许婉妃更不许她身边伺候的人出声音,寻了个理由当下就把人给打发了。

    等打发了人,她这儿又让纤云把自己带来的吃食给皇帝送进去,只道是自己准备的一点点糕点,让皇帝批阅折子时记得爱护自己的身子……

    她连人都根本没进去!

    这一趟纯粹是来看热闹来的!

    陆清微闹了这一场已然是满城风雨,不到晚婉妃的事情又经由德妃的意思尽数的传到了外头,如今这事也算算人人都知道了!

    而这闹的沸沸扬扬的两份为王妃,三王府里的那个成了个是非不分的毒妇,至于陆清微么……

    好听的自然说她是个有情有义一心护短的,这不好听的自然便是说她就是个悍妇,这好歹也是太傅家养出来的女儿,生生养的倒像是养了个女土匪出来。

    拿着鞭子就在宫门口直接打人,谁曾见过这样耍泼无赖的,真真是……

    这些人中甚至还有人为萧绎这位王爷生出一身冷汗来的,这般如同悍妇一样的女子,这要是在府里闹腾,还不定要闹腾成什么样子呢。

    消息一波接着一波的传,到晚这话已经到了上官夫人的耳中,天色已然暗了下来,上官夫人也不好再上陆府的门,可第二日这天没亮上官夫人就早早的去到了上官云裳处,看女儿如今养的十分的周正,便借着早膳的时候询问她可知道昨日里的事?

    上官云裳自嫁入陆府出的事情多她也并不爱走动,等着后头有了身孕更加懒怠出行,耳边的消息少,见母亲这样问不禁蹙眉,不知这外头又发生了什么。

    上官夫人也不瞒着女儿,说来也是希望女儿心上有个警醒,陆府之中虽没个后院纷争,可前朝事情多连累后府女眷的事便多,她怕女儿不上心。

    上官云裳一听陆清微实打实的把三王妃给打了一顿,当真吓了一大跳,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只道她是不是胡诌的。

    同是王妃,陆清微客气的还要唤叶晚悠一声“三嫂”……

    “是真的!宫里头传出来的哪里能有假,她把人一顿好打,婉妃娘娘在陛下的紫宸宫外过了半晌想要讨一个公道,陛下根本没理会!”

    “说来也是……我总盼着你能嫁个和睦少纷争的人家,哪怕是下嫁也是可以的,这样子你也好常回娘家来探望,哪里晓得……”

    见女儿不相信,上官夫人只道这事可不是乱说的,说着便又忍不住的叹气,只是这话尚未说完,刚巧陆清微进了门,她今日里从外头得了些鲜果特意送了来给上官云裳,见上官夫人在忙笑着上前同上官夫人见了礼。

    陆清微来了上官夫人也不好多说什么,给陆清微请安之后便去到后头给陆清微沏茶去。

    这边上官夫人才刚一走,陆清微的手就叫上官云裳给握住了,而后很是郑重其事的拉住了陆清微,让陆清微到自己身边来。

    陆清微看她那样严肃的表情,心里倒是泛起了一阵的嘀咕,不知她这是要做什么,忙道“怎么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上官云裳拉着陆清微在自己身边坐下,而后问道。

    这一问,叫此刻的陆清微有些摸不着头脑,瞒着……

    “你把三王妃打了的事……据说还是为着我!”见陆清微一副记不得事的样,上官云裳在这一刻出声提醒,让她好好想想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快竟就忘了!

    这话一说,陆清微忙“哦”了一声,一副想起来的样子,也明白才刚自己进来时,这母女俩儿一副神神秘秘的聚在一起说话,是在说什么呢。

    “嗯,我打了!”陆清微点着头很是平常的回了这么一句,就好想她打的压根儿就不是一个王妃,纯粹的就是打了路边的阿猫阿狗一样,叫上官云裳这儿记得不行。

    见上官云裳要说道自己,陆清微拍着上官云裳的手,让她稍安勿躁,且听自己解释。

    “我原是知道她真的想在陆府里弄遂我才寻她麻烦的,毕竟你这一胎月份已经这么大了,凭她真就那么胡来,到时候后悔可来不及!”

    “且我又不傻,我昨儿个是故意把这事情闹大的,我算过日子,你这一胎刚巧生在年关里头,那时候本就忙乱,宫里的,府里的,万一顾不到的时候,叫人错了手脚,到时候吃苦受罪的后悔莫及的可不就只是你自己。”

    如今她这么大刺刺的把这事闹大了,把身处在挨打的局势给翻了过来,但凡这府里要有人闹腾点什么事情出来,最后算的可就是叶晚悠的账。

    叶晚悠是过了众人明目的,她便要担了责任,自己这一闹等同于多找了一个帮手,算起来也是个好事。

    十月怀胎生的时候尤其要注意,她若不这样做,叫人来动了手,到那时候,怎么算!

    这走的每一步,都是自己想清楚了的,看着像是个没脑子的悍妇所为,可偏就是要这样,皇帝才不能管。

    若叶晚悠来阴的,自己在给叶晚悠阴回去,皇帝只会觉得自己身边皇子身边的枕边人也过于心思深了一些。

    这样既能消了皇帝的猜忌,又能把事情办得妥当,且还能让叶晚悠好生吃一顿教训,震慑到那个想拿叶晚悠当枪使的永和公主,算起来她一点都不亏。

    “可我觉得这样子太招摇了,你同她都是王妃,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拿着鞭子给她一顿好抽,怕会有人说你仗势欺人……到时候……”

    上官云裳听着陆清微的这一番道理心上是觉得陆清微说的不错,可一想到如今陆府里的两个男人都是皇帝身边重用的,这么一闹怕有心人在权势上头做文章。

    “不怕,越是坦坦荡荡的招摇,陛下越是不会管,这一点在我打了叶晚悠一顿陛下都没来找我算账,我就已经看明白了。”

    见上官云裳担忧,陆清微只让上官云裳不用担心,把心放宽了只管好好待产就好!

    陆家滔天的权势都是皇帝赐予的,若没有人来依仗着权势闹出点什么,反倒叫人拿捏不到错处,如今她顶了这仗势欺人四个字,倒是叫皇帝心里能放松一些。

    有的时候,做人就是要让对方能拿捏一点东西在手里,这就是为什么当初皇帝哪怕看着自己父兄已然是那样的权势,也非要把自己嫁给萧绎的原因。

    皇帝知道,自己就是父兄的软肋,所以才要把这根软肋握住了,这样又能拿捏臣子,又能拿捏儿子,何乐不为……

    皇帝的心思,权势永远在最前头,至于人伦亲情,那是想到的时候锦上添花的一点点点缀而已。

    皇家从没这玩意儿!

    毕竟,在那么一个大染缸里头,大家不过都是在那儿搅合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