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空间农女的田园生活 第一百八十三章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白浅凝没有伸手去接,只是一面啃着手里的馒.头一面问他:“当年你和药王到底有什么渊源?让他这样权势滔天的人都能对你这个落魄王爷如此敬重。”

    听着白浅凝的问话,战千澈望着面前灼灼的火光缓缓开了口:“十多年前药王谷还只是先帝开设在民间的一处名医堂,举国上下的名医术士都汇聚于此,药王便是从这些佼佼者种脱颖而出,成为了父皇的御用医士。一时间他享尽了天家富贵,也受尽了宫闱争斗的折磨,最终因为遭人陷害成为了谋害皇子的嫌犯,被判斩首。因为他曾为我母妃调养过身体,我与他曾有数面之缘,知道他人品贵重,此事必有蹊跷,便设法替他翻案,之后案情水落石出,父皇本要许他官复原职,但值此一事,他不愿再混迹于泥沼,便上.书回名医堂教习医术,在此之后,名医堂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父皇也亲赐他药王尊号,药王谷也因此而得名。”

    “所以,是你救了他一命,他便许下承诺他日必定报恩,还想将女儿嫁给你?”

    “嗯!当日他走得匆忙,这些话是两年后我游历山水,途经药王谷时他说的,只是我从未想过要他报什么恩,我生来命不由己,也自知是个无情.人,战场那样的地方最是凶险无常,不论娶了谁,我若哪日死了便要让人家无端守寡,我若活着,也等同于守活寡罢了,所以,我便婉拒了药王的提议。”

    “那......”白浅凝试探着问:“上官娓儿那样貌美,你当日就没有一点点心动吗?”

    听着这话,战千澈转过身来,握住白浅凝的手,认真道:“我从未仔细瞧过她,或者说,在你之前,我从未认真看过其他女子,浅凝,我这半生多半都待在战场上,练得一颗冰冷寒凉的心,唯有在你面前,才晓得人间四季,如此灿烂和暖,所以答应我,往后保重自己,便是保住我心底唯一不灭的星火。”

    他的眸子在火光的映照下绽放着光亮,让白浅凝听得无比动容,她唯有重重的点头,来告诉他:“往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生死不离。”

    入夜,凉风渐起

    被褥下,白浅凝缩在战千澈怀里取暖。

    因为下过雨,地面潮湿寒凉,冻得她手脚如进了冰窖一般,只能一个劲儿的往战千澈怀里钻。

    “你把床也搬出来吧,离了地面的寒气,就不会这样冷了。”

    战千澈看她小脸冻得通红,便提议道。

    白浅凝这才一咕噜爬起来,暗骂自己猪脑子。随后,山洞里很快便凭空出现了一张木床,还有一堆干燥的柴火。

    山洞地面高低不平,战千澈找来石块支稳了床腿,把被褥铺好,便催促着白浅凝赶紧钻进被褥,然后在白浅凝睡下的一侧又燃了一个火堆,随后才跟着躺下。

    “不冷了吧?”

    战千澈在被褥下将白浅凝的脚裹在自己小腿之间暖着,又搂着她的身子紧贴自己,问道。

    白浅凝仰头望着战千澈下巴处长出的胡茬,乖巧的点了点头,只觉得人间至暖,不过如此。只是这一刻愈是幸福,她便愈是忍不住忧心往后。

    若是得不到药王谷的协助,这一战说到底,仍不稳妥。

    白浅凝思来想去,无法入睡。她也知道战千澈并未睡着,便又试探着问道:“你知道药王一共娶了几位夫人吗?”

    听她问话,战千澈又将她搂紧了几分,缓缓睁开眼睛,只道:“药王苦心创立药王谷十余年,却只得一子,大公子年过三十但心智残缺,形同痴呆,为了能有人继承家业,药王这些年确实娶了不少夫人,只是听闻每一位新娶的夫人即便有孕,都只得女胎,到是你昨日替大夫人接生,药王才终是再得一子,我倒不知是天命如此,还是你这丫头带去的福气了。”

    战千澈说完捏捏她的脸,白浅凝却突然得意起来,努嘴说道:“什么天命?我这叫锦鲤属性,谁碰上我都会有好运的。若是谁娶了我......必定.......”

    “必定什么?家宅不宁,鸡飞狗跳吗?”战千澈故意调笑着在她腰间挠起了痒痒。

    白浅凝被挠得一面扭动一面求饶,正事还没说呢,她可不能被这混蛋带偏了去。

    待战千澈手上的动作停了,白浅凝便又赶紧趁机玩笑道:“敢问七王爷往后打算娶几位妻子?我事先说好了,不论娶几位,我都要做小妾,小的受宠些。”

    白浅凝故意说得漫不经心,战千澈却瞬间明白过来,原来这小丫头压根就没放弃过劝说他娶上官娓儿的事,难怪她一直有意无意的提起药王谷,就是为了绕回到此事上。

    难为她要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可她怎么就不明白自己待她之心呢?战千澈沉下脸来,将白浅凝搭在自己脖子上的小手扯下来,紧紧的握在手里,一字一顿的认真道:“白浅凝,你听好了,我战千澈此生只会有你这一个妻子,你若是再敢忘记,我必定家法伺候。”

    白浅凝见战千澈神色严肃,便也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干脆反驳道:“可是我们根本就还没成婚,我也不在意你娶别的女人,你们这个时代男人不都是三妻四妾的吗?”

    听此,战千澈干脆一个旋身,双手撑在床榻上,将白浅凝禁锢起来,复又认真道:“旁人三妻四妾与我无关,我只要你一人,往后不许再提让我娶旁人之事。”

    “你!”白浅凝望着他吃人般的眼神,心底不知道该感动还是无奈,便又瑟缩着做最后的抵抗:“我们说到底还无名无实,你若是不肯娶上官娓儿,我便也不嫁给你了。”

    “无名无实?浅凝,你是在提醒我什么吗?”

    战千澈眸子突然变得殷红,往日身.下的滚.烫再是一遍遍的冲击头脑,他也会强行将它压下,可如今,他却告诉自己,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紧接着,还不待白浅凝反应,细密的吻便落了下来,从额头到唇.瓣,从耳鬓到锁骨,每一寸都带着肆意的侵略。

    “呜......千澈,你要干什么?”

    白浅凝胡乱的挣扎着,耳朵已经被吻得通红。可是无奈自己在战千澈面前根本就是鸡仔对抗雄鹰,分分钟被一口吞掉。

    战千澈一手便将白浅凝的两只手腕完全禁锢住,紧接着便用另一只手将她剥了个干净。

    她细滑柔嫩的身子被吻得战栗,每一寸都带着致命的诱.惑,让战千澈一发不可收拾的攻城略地。

    终于,一个挺身,他终于完整的占有了她。

    白浅凝疼得抽了一口冷气,望着面前的男人,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原本还挣扎着的双手也放弃了抵抗。

    战千澈见此,便也松开了她的手臂,俯身吻上她的泪痕,又在她耳边低语一句:“对不起,接下来我会轻一点。”

    ......

    翌日,白浅凝还缩在床.上睡着,一双羽睫微微煽动,如小猫一般绵软乖巧。

    战千澈坐在床边,不忍将她叫醒,昨夜怪自己太过冲动鲁莽,让她累坏了。可是他却不后悔,因为面前的小女子终于完完整整的属于他了。

    战千澈在床边看了一会儿,白浅凝才翻了个身慢慢睁开眼睛,想起昨夜的一切,她脸瞬间绽得通红,却根本没力气和战千澈争辩,因为她此刻腰部以下的每一寸都带着酸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