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84章:仪式
    “繁星,你看呢?”

    孟繁星正在剥虾,听到商老爷子的话后,微微的沉思一下。

    孟响是商陆的孩子,以后他大了迟早要面临这些问题,商老爷子考虑清楚了,也好。

    她点头表示自己没有什么意见。

    商老爷子便笑呵呵的说:“那好,那就这样办了,我回头就让人准备那天的仪式。”

    孟繁星本想不参加那天的寿宴,但是,毕竟是老爷子的大日子,她要是耍脾气不去也不太好。

    提前几日,商陆陪她去了附近的学校上了产妇瑜伽课程,商陆几乎每次都是陪同她去的,帮她做运动,之后又陪她去看了医生,做产检。

    孩子在她肚子里的情况还好,没有什么大问题。

    从医院出去后,商陆又开车带她去了市中心的一家店铺里。

    推开门进去,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已经轻笑着迎接上来。

    “商先生,里面请,您要的衣服已经准备好了。”

    商陆一手扶着孟繁星的腰,一边提醒她小心走路。

    孟繁星跟他进去后,视线扫过里面,这家店铺她以前就知道,是个化妆师的工作室,里面摆着许许多多的礼服,一楼简直就像是一个博物馆,好些年代的衣服都有。

    他们直接去了二楼。

    店里的人将衣服已经推过来了,向商陆介绍说:“商先生,这些都是我们今年的新款。”

    商陆推着孟繁星走过去,看着那些礼服也觉得有些眼花缭乱,“你看看,喜欢什么样的礼服?”

    孟繁星瞧着那些繁琐的衣服,兴致不高,摇头问:“衣橱里面不是还有衣服吗?我穿那些衣服就好了。”

    商陆摇摇头:“那天来的人会很多,你是孟响的母亲,到时候也要在现场,这些礼服裙子都比较素雅,都很符合你,你随便选一选。要是不合适,再换其他家?”

    得了。

    她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时间,所以看了一眼那些裙子,选了一条不是太贴身裙子,上面是一字肩的设计,手臂上是用细纱裹着的,下面的裙子也不复杂,到时候她可以搭配平底鞋。

    这段时间,商陆堂而皇之的把孟响带到了卧室里,也就很顺其自然的在她的卧室里面住下来。

    孟繁星的心里有些别扭,但是,商陆每天晚上都是安安心心的睡在另外一边,没有打扰她。

    她心底有些排斥,但是,既然她已经选择了,那就得再去试一试。

    老爷子寿宴那天早上,孟繁星早早地就起床换洗,她给自己画了个淡妆,外面搭配了披肩,防止冷气太冷会感冒。

    出去的时候,商陆突然间叫住她。

    随后就见到商陆打开了一个盒子,里面是一套珠宝。

    那套珠宝孟繁星看到过,‘毒蜂’宝石项链和耳环,250克18K黄金镶嵌,‘毒蜂歇花’造型,枕形皇家蓝宝石约21.71克重,当时拍卖价格大概是在三百多万。

    商陆将项链和耳环亲自戴在她脖子上,落下的手,随意自然地勾着孟繁星的手,轻柔的说:“走吧,可以出发了。”

    她感受到掌心里的温度,没有甩开。

    商陆以为孟繁星会甩开自己,但是,没有。他心里的忐忑渐渐地放下,但是,一向冷静沉稳的人,心底里面竟然有些开始害怕,生怕这一切来得太过于虚幻。

    他们一早先是去了商家祠堂。

    经过一系列的仪式之后,才能将孟响的名字写在族谱上面,这才能够宣告一切完成。

    到达酒店的时候,柏夏他们早就已经到达了现场。

    商陆先下车,然后才扶着孟繁星从车内下来,孟繁星穿着一身的白裙,很是优雅,虽然裙子已经将她的肚子遮住,但是,微微隆起的腹部,还是能够看出来一些孕味。

    柏夏和柏言两人也是刚刚到不久,突然间听到有人在问。

    “那不是商陆吗?他身边那个女人是谁啊?旁边还跟着个孩子?”

    “之前说商陆有个私生子,难道这事情是真的啊?”

    之前商陆抱着孟响去医院的时候被人拍到了,所以大家传言,商陆有个私生子。

    柏夏这才转过视线去,透过人群看到了不远处走过来的三人。

    孟响穿着三件套的衣服,看起来便是精神十足,而眉目之间已经有了几分商陆身上的了冷贵气息。

    柏夏走过去跟他们打招呼,目光在商陆和孟繁星两个人的身上转来转去,眼瞳闪烁。

    “你们两个和好了?”

    商陆不敢说,孟繁星也没有回答,柏夏就是没有讨到好。

    孟繁星看到酒店里的人实在是太多,加上周围又不少人要过来跟他们谈事情,说话,她没有什么兴趣就直接说:“我带孟响去一边。”

    商陆点点头。

    他的目光随着孟繁星和孟响离开,直到看到两人拿了食物之后坐在沙发上,他嘴角一翘起来,才收回了视线。

    商家今天来的人很多,商陆和商老爷子两人在现场招待着。

    秦久洲和叶希阳来的时候,也是引起了一些轰动。

    现在,叶希阳是红极一时的女明星。

    之前她只是在音乐界有些名气,但是,这次她靠着综艺博得了热度,而且她本身就长的不差,在秦久洲的力捧之下,自然也是明起上涨,商业邀约拿到手断。

    她喘着一身红裙,手勾着秦久洲的手臂出现的时候,大家的视线都被她吸引过去。

    商老爷子见到她的时候,脸色也不太好看,询问商陆:“她怎么来了?”

    之前那件事情闹的很是不愉快,商陆也没有跟叶希阳发请帖,这次她是跟着秦久洲来的。

    叶希阳抬着下巴趾高气扬的走到了商老爷子和商陆的面前,她伸出手将一个礼物盒子递过去,浅浅的笑着:“爷爷,这是我为您准备的礼物,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伸手不打笑脸人。

    商老爷子也就呵呵的笑,点点头让人把礼物收了,再看叶希阳身边站着的秦久洲,他说:“前段时间的事情我都听到了,那时候身体不好,也没有去送你父母最后一程,以后你若是有什么困难,就来告诉商陆。”

    “……”叶希阳心底冷笑,可到底没有将那话说出口,只是冷眼瞧着商陆,那眼神里是丝毫不掩饰的冷意:“那就不必了,我今天来啊,就是想来看看爷爷的,你可得好好地享受今天的寿宴了,以后你有没有机会再举办这样的寿宴,可就不清楚了。”

    她这话落下,商老爷子的脸色便是微微一变。

    饶是商陆冷峻的脸上也暗沉了几分。

    秦久洲和叶希阳却是淡定如常。

    “叶希阳,今天是爷爷的寿辰,你若是有什么想说的,以后再说。”他冷声警告。

    叶希阳看着商陆的时候,眼底里一点点的欢喜都没有,她到了现在若是还看不清的话,就真的是愚蠢!

    “你以为我今天是来砸场子的?”她摇摇头:“我今天是来真心实意祝福的呢。”

    她摇了摇秦久洲的手臂,粲然一笑,仰头瞧着商陆说:“你不愿意给我的,有人愿意给我,而且我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

    商陆点头:“那就恭喜了。”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想再说。

    这会儿就要到开宴的时间,大家都各自坐在了位置上面,司仪拿着话筒走到了台前,对外公布了孟响的身份。

    现场的人都颇为吃惊。

    不过在看到孟响那张与商陆酷似的脸时,大家又都纷纷的冷静下来。

    孟繁星没有上台,她现在到底是个公众人物,不想把自己的这些私事拿出来让人谈论,只是在台下默默地看着台上的人。

    只不过,她一直都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顺着那道视线望过去孟繁星对视上了叶希阳那双充满媚态又冷意十足的眼睛。

    叶希阳脸上的那种冷艳带着一种狠毒,一段时间不见,她好像是变了很多,整个人跟脱胎换骨了一般。

    孟繁星也没有管,收回视线后继续看着孟响,她吃过饭后去卫生间里面,叶希阳刚刚没有注意去看,等孟繁星起身的时候商陆站起来特意的扶着她,那只手贴心的放在她的腹部处。

    她再一看,清楚地看到了孟繁星微微的隆起的腹部,整个人瞬间僵在原地,她的脸色瞬间便是一白。

    孟繁星怀孕了?

    她竟然又怀了商陆的孩子?

    那五年时间,她多少次去勾引商陆,但是他都拒绝了自己,他拒绝她时候的那种样子,和神情,叶希阳到了现在都清晰无比的记得。

    商陆一次次的提醒她:“叶希阳,我们之间的约定你别忘了。”

    那时候她不顾父母的反对要去给商老爷子换肾,父母都在家里骂她。

    “叶希阳,你闹够了没有?你这样倒贴到什么时候去?商陆他爱过你吗?你这样不自爱的要凑上去?你到底要不要脸?”

    她不管。

    她跟商陆提出来了要结婚的条件,商陆虽然迟疑,但是还是答应了,那时候她多开心。

    现在想来,自己也真是犯贱!

    他和孟繁星又有了孩子,哈哈,过得还真是幸福啊!

    而商陆在踢开自己后,弄得他们家家破人亡,对比他们的惨状……叶希阳捏着面前的红酒杯,仰头,一口酒闷闷的就闷了下去。

    她的眼神恶毒的盯着孟繁星的肚子,一直都没有松开……

    想要把孩子生下来?

    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