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品正文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小野猫撒泼
    “妈,这些照片都需要保密的,要等杂志出来才行。”宋泽铭试图挣扎一下。

    周韵脸上敛去了笑容,“我给你半个小时。”

    “……行行行,我去想办法。”

    宋泽铭去了公司果然的把这种难题交给了秘书。

    他的秘书是个毕业没多久的小伙子,平时工作兢兢业业,很努力认真。

    “宋总,你这么关心这次的杂志照片啊?”

    “是我妈想看。”宋泽铭正在看文件,头都不愿意抬。

    宋泽铭回来仅仅三个月,就已经从经理升到了副总,期间谈下了两个大合作,还都是跨国的。

    他父亲估计再管公司两年,就要退休了,到时候就会交到他手上了。

    “啊?可我要怎么去要底图啊?”小秘书愁眉苦脸,这种难题为什么交给他了。

    “随便邹些理由。”

    “……”小秘书讪讪的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洛以夏一觉睡到七点半,八点半还有课。

    都快到了八点,她才爬了起来。

    下意识的打开手机,发现昨天晚上给宋承颐发的信息也没回。

    手机上面有宋承颐凌晨打的三四个电话,怎么不回信息,打电话啊,昨晚睡觉的时候手机好像静音了。

    洛以夏随即就回了电话过去,但是并没有人接听。

    他现在是在忙吗?

    洛以夏虽然有些疑惑,但也并没太在意。

    当一天的课程结束,回到公寓时,洛以夏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现在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了,怎么还没下班,而已,已经一天了,整整一天,洛以夏都没收到他的信息。

    以前明明黏人黏的厉害。

    随即,拨通了宋承颐的手机,结果那边无人接听,再多打几次还是一样。

    什么情况?

    洛以夏还准备今晚给宋承颐做好吃的,还特意去了超市,买了许多的食材,虽然都是自己爱吃的。

    打了个电话给之前科室的朋友。

    才知道,宋承颐今天休息,压根没去医院上班。

    所以,人跑哪去了?

    是不是还没回来?

    洛以夏去了厨房,开始捯饬着晚饭,说不定自己做好,他就回来了。

    她并不擅长做菜,在家一直都是宋承颐做的,她想着宋承颐回来,要是看到她做的菜,说不定还会夸奖她呢。

    天渐渐暗了,城市的霓虹灯早已亮起,洛以夏还是没等到人回来。

    她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不会的,从没这样过,宋承颐从来不会一声招呼不打就不回来的。

    明明昨天,昨天早上,二人还在车上拌嘴。

    洛以夏拿起手机,又尝试的打了几次,发现还是打不通。

    最后打给了宋泽铭。

    这次电话倒是很快被接通。

    “泽铭哥……”洛以夏开口很是慌乱。

    “怎么了?”宋泽铭微微蹙眉,他听出了她声音中的慌乱,无措和恐惧感。

    “你知道宋承颐在哪吗?他已经一天没联系我了,我打电话去医院,他同事说他今天休假,他也不接电话,是不是在家里啊?”

    那头沉默了良久,之后,宋泽铭愧疚的说,“我昨晚告诉了承颐……你在外面拍杂志,他今早四点下班后,直接在医院开车回了家,然后问你的事。”

    洛以夏立刻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这次,宋承颐是真的生气了。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他因为生气所以躲自己远远的,上次生气,他只是和自己分开了住,这次就连见都不想见自己了吗?

    “夏夏……对不起……是哥多嘴了……”

    “没事哥,迟早他都会知道的,不过,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洛以夏急匆匆的关上了门,出去了。

    “你别急,我想办法给你找找。”宋泽铭其实找人很简单,手机定位,或者查看银行卡消费记录。

    他打了两通电话出去,最后得知,他弟竟然在外面开了房间?

    这得醋意多大,才会躲着自己的媳妇呢。

    随即,把酒店的地址给洛以夏发去了。

    洛以夏跑到路边打上车就开了过去。

    一路上她都在紧张,在反思,这是第一次他生这么大的气,气到都不管自己了。

    可是自己真的只是想之后再和他说,之前怕宋泽铭先告诉他,就是担心他有这些反应,但没想到这反应这么大。

    这酒店,洛以夏并不知道,不过也不清楚是不是宋氏名下的。

    匆匆的跑去了前台。

    “顾客,晚上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样的服务。”

    洛以夏一路狂奔了过来,到现在还在大喘气。

    “我……我想找人……”

    “这位顾客,很抱歉,我们很注重客户的**,所以不能向您透露我们顾客的信息。”前台挂着招牌式笑容,摇头拒绝。

    “我知道他的所有信息,宋承颐,九七年,身份证号码,34242519970324……”洛以夏一连串的报出了宋承颐的身份证号码。

    前台疑惑的跟着查询了一下,就发现了今天登记的这个高瘦帅哥,只是碍于对客户的保密,前台还是笑着说,“不好意思,您要是找朋友的话,麻烦您先和他联系一下,我们有我们的规定。”

    “可他不接电话啊。”洛以夏语气着急。

    “那就很抱歉了。”

    洛以夏着急的攥着手机,然后又给宋承颐打了两通电话纷纷还是无人接听。

    最后只好带着染红的双眼,可怜巴巴的看着前台,“我……我和我老公吵架了,他生我的气,所以就跑来了这里,是知道他就在这栋大楼的,我只想知道在哪个房间。”

    “我们真的很抱歉。”前台继续胃药摇头拒绝。

    洛以夏抿了一下唇,立马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麻烦给我开间房。”

    洛以夏开的是一件普通套房的。

    她手里攥着前台递过来的房卡,总觉得宋承颐也就是今天才来入住的,所以肯定就在自己房间附近。

    自己是706,宋承颐可能就是705,704……

    应该隔的不远。

    想尽办法的坐上了电梯,到了楼层后,就开始一个又一个的拍开了自己之前的房间门。

    只换来了一声又一声的谩骂或者白眼。

    一直探了十几分钟后,酒店的老板们,就开始着急了。

    这姑娘是不是有点傻啊?是不是疯子?

    许多工作人员,都跑来了七楼。

    宋承颐刚从外面吃了晚饭过来,手里还拎着一杯奶茶,虽然自己不喝,但也许已经成习惯了,只要看到就一定会买一杯,好像自己身后总会有那么根尾巴。

    就算明知道,今天因为赌气所以跑出来只有自己一个人住。

    但还是买了一杯,一会自己一定要尝尝,到底有多好喝,每次洛以夏一喝,魂都被它吸去了。

    只是没想到原本冷清的电梯,一下子上了这么多人。

    而且一个个看样子还是不好惹的。

    怎么来啊?来酒店打群架的嘛?

    但是在路过七楼的时候,还是停了脚步,跟着大家一起去看热闹。

    宋承颐从小就是对八卦还有凑热闹不沾边的,但是这次总觉得自己要是不来,或许会失去什么。

    谁知道站拥挤的人群中,就看到了小姑娘坐在地上撒泼的样子。

    宋承颐努力挣了好几下眼睛。

    “这确实是家里的小野猫可是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他们这是在闹什么嘛。”

    谁知道还没走近,就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你们就告诉我人到底在哪个房间,这样我就不会在骚扰其他人了。”

    “小姐啊,我们对客户的私人信息保管的很好,既然您是他朋友,你就要和他去好好沟通。”酒店工作人员想去拉她起来。

    可洛以夏还是使劲晃悠的,“不对,是老公老公,不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