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八六章、弘暮
    “琅贵人如今不也坐在了郭贵人原本位子上吗?”

    懋妃冷哼:“那是郭贵人自己谦让的!你坐这个位置,可曾问过昭嫔是否愿意谦让了?!”

    粹嫔温婉一笑,看向对面正襟危坐的昭嫔纳喇氏,“是妹妹思虑不周了,姐姐若是习惯了这个位子,妹妹可以跟姐姐换回来。”

    昭嫔冷哼,“不敢当粹嫔这一声‘姐姐’!粹嫔有十阿哥,当然比我这个一无生养的嫔妃贵重多了!你就好生坐在那个位子上吧!”——最好坐上一辈子

    粹嫔白胖的脸上带着欢欣的笑容,“多谢昭嫔了。”——粹嫔海氏已经从善如流,不再称呼昭嫔为“姐姐”了。

    宁妃拨弄着手指上的金累丝点翠护甲,“皇贵妃娘娘拟定的封号,似乎是出自‘金昭玉粹’这个词儿,不应该是‘昭’在前,‘粹’在后么?怎么如今倒是反过来了?”

    姚佳欣淡淡道:“同在嫔位,又是同册为嫔,哪有什么先后之分?本宫是瞧着纳喇氏仪度昭华,与这个字眼很是相宜。”

    听了这话,昭嫔一瞬间收敛冷意,露出了谦恭的笑容,她弯下身子道:“皇贵妃娘娘谬赞了,不过嫔妾的确极喜欢这个封号。”

    说着,昭嫔站起身来,深深屈膝一礼:“多谢皇贵妃娘娘赐号!”

    见状,粹嫔海氏、琅贵人贾氏以及兰贵人也不约而同站起身来,郑重屈膝:“谢皇贵妃娘娘恩典!”

    姚佳欣笑着抬手虚扶,“本宫也是想着,十阿哥降生,是难得的喜事,多几个沾沾喜气也是好的。”

    粹嫔眼皮垂下,显然是不喜欢有人沾自己儿子的喜气。

    裕妃不免有些好奇:“嫔位多有空缺,郭贵人资历深厚,怎的无缘更进一步?”——至于自己宫里的云贵人,裕妃倒是真心觉得资格远远不够封嫔。

    但裕妃这话却挑起了云贵人心中的酸妒,海氏也好、纳喇氏也罢,明明都比她侍奉皇上晚,却都封了嫔,她却还在贵人的位子上!

    姚佳欣道:“本宫倒是也有提过郭贵人和云贵人,只是皇上觉得,该添个满人嫔妃。”

    姚佳欣说得委婉,但意思已经足够明显。

    这一瞬间,郭贵人苍老的容颜黯然了下去,云贵人更是直接红了眼圈,心中酸涩与苦楚几欲涌出,眼底泪水打转儿,“是婢妾出身寒微,禁不起抬举。”

    瞧着云贵人梨花带雨的样子,姚佳欣心生怜意。然而,云贵人却突然红着眼睛扫了琅贵人贾氏一眼,“婢妾是没这份福气了,倒是琅贵人得皇上宠爱,若是有朝一日诞下皇嗣,便跟粹嫔娘娘一样了。”

    姚佳欣:……这个云氏还真是会拉仇恨值啊!只可惜琅贵人是个小郎君,没有生娃的功能。

    粹嫔海氏粲然一笑,“我倒是盼着十阿哥能有个弟弟呢!”

    很可惜,粹嫔没有被挑拨到。

    琅贵人:……以后每五日请一次安,都要面对这种场面?女人都这么嘴碎吗?心好累啊!

    云贵人虽然未能挑拨成功,但起码将注意力都转移到了琅贵人贾氏身上。

    懋妃眼珠子瞟着琅贵人的那纤细的小腹,“琅贵人虽然瞧着娇弱,但身子骨倒是极好,如此得宠下去,用不了多久想必就能遇喜了。”

    姚佳欣:懋妃该不会又琢磨着抢娃了吧?

    琅贵人嘴角抽搐,只得娇羞低下头,语气无比谦柔:“哪里是人人都有粹嫔娘娘那么好福气,婢妾是福薄之人。”

    瞧着这娇弱楚楚的样子,怎么看都是个软妹子!

    姚佳欣不动声色将话题转移走:“说来昭嫔既然封了嫔,依例可以别宫而居,做一宫主位了。”

    听了这话,昭嫔有些心动,又恐懋妃不悦,便柔声道:“嫔妾这些年住在万方安和殿,有懋妃娘娘照拂着,还真有些不舍得。”

    姚佳欣看得出昭嫔不过就是表面推辞一下罢了,并非真的不舍得搬出去,便笑着说:“本宫知道你与懋妃亲近,不舍得走太远,那本宫便把万方安和殿北面的武陵春馆赐给你吧。以后你与懋妃来往也便宜得紧。”

    昭嫔大喜,连忙起身屈膝:“多谢皇贵妃娘娘!”

    懋妃露出了失落的神色,“昭嫔妹妹这一走,臣妾的万方安和也没个伴儿了。”说着,懋妃眼珠子咕噜一转,目光落在琅贵人贾氏身上,“不如——”

    姚佳欣心中呵呵哒,懋妃这一撅屁股,她就知道要拉什么屎了!

    姚佳欣没给懋妃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转脸看向粹嫔:“十阿哥还好吗?”

    粹嫔满脸洋溢着笑容:“多谢皇贵妃娘娘挂怀,十阿哥出了月子便胖了一圈,十分可人呢。”

    姚佳欣点头:“那就好。”

    被无视了的懋妃老脸石化中……

    宁妃突然幽幽道:“十阿哥都出了月子了,皇上却还不曾赐下名字,不知是何缘故?”

    粹嫔脸上的笑容顿时僵化了,她强撑着道:“许是皇上最近忙于朝政吧。”

    姚佳欣忙道:“从日的好字眼儿都让别家王府占了去了,皇上难免要多思虑些日子,昨日才跟本宫定下,说十阿哥既是生在暮色四合之时,不如便叫弘暮好了。”

    粹嫔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是啊,好字眼儿都让别人给用了,七阿哥的名字也只是取了一个‘旬’字,弘暮——倒是应景。”

    粹嫔的意思是,七阿哥的名字不但平平无奇,还不应景。

    宁妃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七阿哥的名字的确平常了些,但听着还算顺耳。弘暮?这个暮字虽然应景,听着却是暮气沉沉的!”

    被数落儿子“暮气沉沉”,粹嫔脸色不由铁青了。

    姚佳欣:这一波互相diss儿子,可比diss彼此更能戳中心头痛处啊!

    姚佳欣板着脸道:“名字只是个称谓,都不打紧,只要小阿哥健健康康就好。”

    宁妃、粹嫔赶忙低头应了一声“是”。粹嫔心中却腹诽不已,皇贵妃这话说得轻巧,皇贵妃膝下三子字眼儿可都好得很!说白了,还是皇上不看重她的十阿哥,想到此处,粹嫔不禁心疼自己襁褓中的儿子。

    宁妃忙笑着道:“说来还是皇贵妃娘娘的六阿哥名字取得最好,从日从九,实在是贵重得很,可见皇上对六阿哥寄予厚望呢。”

    一听这话,齐妃心里有些不大舒服,六阿哥贵重、被皇上寄予厚望,她的儿子一个体弱、一个不为皇上所喜,同是皇子阿哥,竟差别如此之大!

    姚佳欣笑着说:“弘旭还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