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八五章、昭嫔、粹嫔、琅贵人
    十阿哥的降生,让雍正九年的冬天格外热闹。

    这孩子落地的时候,哭声洪亮,足足有七斤多重,是个十分健康的小阿哥。

    四爷陛下也十分高兴的样子,洗三礼办得十分隆重,还赐下了无数珍宝珠玉,令六宫眼红不已。

    虽然这个年节,海贵人要在坐月子渡过,但仍然不妨碍海氏成为内外命妇口中所提及次数最多的人。

    雍正十年正月底,十阿哥的满月礼办过之后,天气便不那么冷冽了。

    姚佳欣笑着问四爷陛下,“十阿哥的名字,四爷可想好了?”

    胤禛抿了一口茶水,脱口道:“就叫弘曕。”——朕也懒得再想别的名字了。

    姚佳欣笑着打趣道:“海贵人单名一个‘晏’字,十阿哥取同音的字眼儿,怕是不太合适吧。”

    胤禛一愣,差点忘了海氏名叫海晏了。——不过恬儿怎么知道朕口中的“曕”,与海氏‘晏’只是同音,而非同字?海氏的‘晏’也是从日的字……

    难不成……胤禛眯了眯眼,恬儿跟朕一样,百年之后魂魄逗留宫中多年?所以才会知道朕晚年有一子名弘曕吗?

    不过朕前世百年之后,在这宫中并未见到其他游魂,难道说恬儿在朕驾崩之后便赴地府,想要与朕九泉相会,结果……朕的魂魄却留了下来,眼睁睁被个不孝子气得险些魂飞魄散。

    胤禛叹了口气,恬儿前世竟等了朕那么多年……难怪上天要补偿恬儿,让她重来一世。

    “恬儿,朕此生会好生待你。”胤禛忽然柔声道。

    姚佳欣圈蒙地眨了眨眼,怎么突然就表白了??

    她稀里糊涂应了一声“哦”,又问:“四爷先前许诺过海贵人产后封嫔,如今都出了月子了,也该加以册封了。”

    胤禛唔了一声,“恬儿看着安排便是了。”

    姚佳欣笑着说:“我想着,倒是不妨趁着这次机会,给后宫那些年轻嫔妃一份恩典,也算是补偿了。”——补偿她们再也无法承宠。

    胤禛略一思忖,淡淡道:“四妃已满,嫔位上倒是可以添上一二。”——至于贵妃,胤禛这辈子都不打算再封了。

    姚佳欣点头:“贵人之位上,除了海贵人,还有那贵人、云贵人和郭贵人。”她倒是不介意一下子批发四个嫔。

    胤禛蹙眉:“云氏和郭氏出身不高,不必再加恩了。”

    “额……”云贵人出身包衣,而郭贵人是汉军下五旗小门户之女,虽说郭贵人是一等一的老资历了,但四爷陛下一直没宠爱过她,郭贵人又没有生养,在宫里存在感是愈发低了。

    胤禛道:“四妃不是汉军旗就是包衣旗,海氏也是汉军旗,也该晋个满人嫔妃上来了。”

    姚佳欣道:“那么就让那贵人和海贵人一并封嫔,贾常在也封个贵人吧。”

    胤禛颔首,“嗯,就这么安排吧。”——既然抬举了贾氏出来,给他提一提位份也好。

    然后,姚佳欣就琢磨着挑好字眼拟封号了,不只是纳喇氏和海氏,姚佳欣也有心给贾常在也取个封号,一则昭示恩宠,二则也是表示有她这个皇贵妃罩着。

    几日后,姚佳欣将拟好封号交给四爷陛下,“那贵人封为昭嫔、海贵人封粹嫔,正应了‘金昭玉粹’的好意头,还有贾氏,我给他拟了个‘琅’字,唤做琅贵人如何?”

    胤禛一愣,“恬儿怎么给贾氏也拟了封号?”

    姚佳欣道:“他这个姓氏不太好听,叫起来像是假的嫔妃似的。”

    胤禛不禁笑了,本来就是个假嫔妃嘛!

    不过胤禛也不至于为这点小事驳了姚佳欣的建议,点头道:“那就琅贵人吧。”

    琅贵人,这也是有寓意的——这个贵人是个如玉小郎君。

    四爷陛下回头便下了诏书:“贵人海氏,诞育皇嗣有功,着封为粹嫔。贵人纳喇氏,系出名门,着封为昭嫔。常在贾氏晋为贵人,赐号‘琅’。钦此。”

    海氏封嫔,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所有人都没想到,那贵人居然也一并封了嫔!甚至贾氏那个狐媚子也晋了贵人,还特特赐了封号!

    翌日,嫔妃齐聚碧桐书院请安。这回请安人员里多了琅贵人,显得热闹了不少。

    四妃、二嫔、三贵人,八个真嫔妃、一个假嫔妃齐聚一堂。

    “皇贵妃娘娘万福金安!”一众嫔妃齐刷刷屈膝下去,恭恭敬敬。

    姚佳欣端坐上位,面带微笑道了一声“免礼”,“都坐吧。”

    这一瞬间,新鲜出炉的昭嫔娘娘纳喇氏眼珠子一动,正犹豫要不要跟粹嫔海氏整一整四妃之下第一人的座次。

    这犹豫一瞬间,粹嫔海氏已经上前坐在了左侧第三张椅子上。

    昭嫔纳喇氏脸色一沉,先前做贵人的时候,她的座次都是在海氏之上,仅次于左侧第二位置懋妃娘娘。如今做了嫔,竟是不如以往了!

    昭嫔心里顿时火气窜起,却又不敢在皇贵妃娘娘跟前发作,只得咬牙切齿坐在右侧第三张椅子上。

    剩下几个贵人都十分谦让,都以目色示意琅贵人贾氏先座。

    琅贵人推辞不得,只好坐在了粹嫔之次的椅子上,郭贵人、云贵人这才依次落座。

    姚佳欣扫了一眼底下的座次变化,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对。四妃的座次是早就定下的,依次是裕妃、宁妃、懋妃、齐妃,以左侧为尊、右侧次之。

    粹嫔这个诞育了皇子的嫔,理所当然是嫔位中最高的,坐在懋妃之下是应当的,昭嫔纳喇氏坐在齐妃之下。琅贵人是贵人中唯一有封号的,后来居上也是应该的。

    但懋妃却不这么认为,她冷眼扫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粹嫔海氏,冷冷道:“从前都是昭嫔坐在本宫旁边,如今换了粹嫔,本宫还真有些不习惯!”

    宁妃露出了一幅刚刚才发现的样子,“哟,粹嫔怎么抢了昭嫔妹妹的位置?”

    粹嫔海氏却是温柔一笑,“宁妃娘娘说什么抢不抢的,皇贵妃娘娘这里座次又不是没变过。”

    说着,粹嫔海氏扫了一眼身旁的贾氏:“琅贵人如今不也坐在了郭贵人原本位子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