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品正文卷 第134章戏耍了别人
    “皇上……你看咱们孝阳郡主是不是特别的漂亮?哀家就说,冥王府的小姐那可是各个都是天姿国色,虽说比起摄政王还略显逊色了一些,但是也当真是美得惊人呢!”

    身后不知何时窜出来的人影,适时的又替那此间正在花丛之中扑蝶的步云裳开口说话。

    步非宸不觉慢慢的攥紧了掌心,儿那上官扶苏始终将视线在二人之间来回穿插。

    “母后倒是没说错呢!”

    此时虽说是站在院子里面表演的步云裳,却也不免支棱起耳朵听着这番话。

    皇上夸奖她漂亮了,她就知道,像她这样的容貌,这世上还会有什么男人不动心了?

    想到这里,她得意的又在花丛中勾起了嘴角。

    “裳儿啊,快过来,皇上来了呢!”

    赵太后此时像是已经将自己那份多出来的慈母之心都放在了步云裳的身上,满脸柔和的笑意,朝着那边轻轻的招招手。

    步云裳急急走了过来,手中捧着一束花朵,看向了上官扶苏。

    “皇上,臣女见过皇上……”

    那格外显得娇羞的表情在看了一眼上官扶苏之后,步云裳就急急躲在赵太后的身后,就好像是一朵含羞带怯的花儿一般。

    “裳儿,你手上采摘了这么多花,是打算要做什么?”

    赵太后故意提醒着,而步云裳马上抬起头:“太后娘娘,这些花裳儿只觉得是异常的美丽,没多想就将它们给采摘下来了。”

    “没多想?孝阳郡主,俗话说得好,这花也是有生命的,就为了你一句没多想,你就让它们无辜丧命,似乎有些过于残忍呢!”

    听听,这说的是什么话?不过就是几只花,难道她也摘不得了?

    步云裳抬起头望向说话之人,却在步非宸那双寒冷的眸色之下又再次被吓得低下了头。

    “呵,哀家素来都听闻摄政王在战场上杀人如麻,却没想到私底下摄政王还是如此怜香惜玉之人呢!”

    “太后娘娘谬赞,难道你不觉得,越是像本王这种常年满身血污之人,就越是向往着平安与祥瑞吗?本王杀人,那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但万物有灵,若情非得已,本王不会轻易夺去它人的性命。”

    步非宸为何今日要事事都针对自己?她可是好不容易才从太后这儿得了这么一个好机会,他怎么能这样呢?

    心中愤恨,步云裳不觉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步非宸,继而转身又看向了始终一脸笑意的男子。

    “皇上,臣女刚刚没想这么多,只觉得这花是异常的漂亮,若是皇上觉得臣女……”

    “没事,花这么多,又是开在太后的凤鸣殿中的,你想摘便摘,不必问朕。”

    心中一喜,摆明了有些得意的看向了一旁的步非宸,眼下皇上怕是已经将自己记在心中了,那日后她进宫选秀之事,也就用不着找他了。

    想到这里,步云裳慢慢的将手中的花束举起来,朝着上官扶苏递了过去:“皇上,若是皇上喜欢,臣女日后愿意每天都未皇上采花!”

    这么说来,皇上就该知道她的心……

    可没等她将花顺利的递出去,却突然间被一个大大的喷嚏喷了一脸。

    瞠目结舌的愣在那里,只觉得眼前的花儿也在一瞬间凋敝了许多。

    “你刚刚说什么来着?你要怎么着?”

    “皇上?”

    “朕生来花粉过敏,无法与之亲近,刚刚还真是抱歉了,阿嚏……”

    说话间,上官扶苏又朝着步云裳手中的花儿连打了几个喷嚏,转眼便苦哈哈的看向了步非宸。

    “皇兄,朕这鼻子十分的不舒服,朕难过。”

    又在趁机撒娇了?

    步非宸似是面沉似水,却还是柔和的从怀中掏出一条帕子,轻轻递了过去。

    上官扶苏掩住口鼻,看向了对面,眼见着赵太后此时脸色有些阴沉不定。

    “皇上,哀家记得你好像从小并没有对什么过敏的事情啊?”

    “嗯?是吗?那兴许是太后你记错了,朕是真的花粉过敏,这可是天生的,怕是太后以前一直都只关注濮阳公主,朕这边你没大留意吧!”

    这句话又是在提醒自己并非是他亲生母亲吗?

    赵太后心中此时也犯了嘀咕,而后又看向身旁那一脸尴尬之色的女子。

    “云裳啊,你不知道,刚刚皇上还夸奖你貌美如花呢!你瞧瞧,你们两个真是郎才女貌,是天生的一对。”

    显然今天的赵太后就是为了要撮合皇上与步云裳之间的姻缘,步非宸虽然心中早已知晓,却还是有些郁闷到了极点。

    “臣女多谢皇上夸奖,臣女哪里敢当貌美如花这四个字,臣女在府上也不过就是略显有些姿色罢了。”

    谦虚的话语却不时透着一股情谊的看向了上官扶苏,但却全然没料到上官扶苏竟然也跟着点头开口。

    “嗯,很好,孝阳郡主能够将自己的姿态摆正,知道自己的地位,这还是不错的。”

    诡异的表情此时在赵太后与那步云裳的脸颊上浮现,她刚刚不过就是一句谦虚的话语,却没想到上官扶苏竟然就直接应承下来,所以说在上官扶苏的心中,她步云裳长得实际上不怎么样?

    眼见着那快要下不来台的步云裳尴尬的站在那里,赵太后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勾起嘴角。

    “皇上,您不必害羞,方才哀家还听到你站在这里称赞郡主的美貌呢!”

    “有吗?朕怎么不记得了?”

    “你……呵呵,刚刚不是哀家说冥王府的几位小姐都长得天姿国色,孝阳郡主更是美艳无比,你不是还赞同了这句话吗?”

    赵太后用力的说了这句话,以此来袭击能够唤醒上官扶苏那像是老年痴呆了一样的记忆。

    奈何,上官扶苏却是一脸迟疑的侧目看了她一眼。

    “太后,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方才你是跟朕说郡主这容貌虽出众,却不及皇兄,朕答复的是肯定的言辞。”

    这,这什么意思?敢情她刚刚在夸奖步云裳,而他却是在逢迎步非宸?

    眼见着赵太后此时的脸色已经被气得犹如风中一般凌乱不堪,再看步非宸此时就站在上官扶苏身侧,虽然脸上并没有任何过分的表情,但却不难看出他眼底隐藏的笑意。

    什么意思?难道说在皇帝的眼中,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还比不上步非宸那一个硬邦邦的臭男人了?

    步云裳满眼恼火的盯着上官扶苏,而后者却是一脸谄媚讨好的看着身侧的步非宸。

    似乎一瞬间刚刚营造出来的好气氛都被打碎,赵太后僵硬了身躯就站在那里,若不是最后洛嬷嬷出场用一顿晚膳解除了这部分尴尬,恐怕此时几人都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一天的时间,不管赵太后想尽了任何法子,但那上官扶苏却好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他对待步云裳的态度始终是不温不火,就好像是在温水煮青蛙一样,实在是让人备受煎熬。

    临近宵夜,赵太后举目看向了那无比衰败的步云裳,便再也坐不住身子,起身开口道:“皇上,眼下哀家听说太皇太后有意要为你选妃,本来这件事哀家不想过问,可是后来想想,哀家既然身为皇上的嫡母,就有责任爱护皇上。”

    爱护?现在才说这个字眼,未免显得有些过于可笑了吧?

    上官扶苏睨目,却并没有打断赵太后的话语。

    看着他那双早已彻底冰冷的视线,赵太后虽心有余悸,却还是一把扯住步云裳的手。

    “皇上,哀家以为,既然你与摄政王的关系如此的密切,那倒不如咱们来个亲上加亲,哀家以为孝阳郡主不管是从身份上,还是从样貌端庄等各个方面,与皇上都是十分的匹配,要不然……”

    “要不然?太后是打算让她参加选秀?”上官扶苏摇晃着手中的茶杯,似笑非笑的看向了赵太后。

    选秀?难道说她这个太后亲自推荐,步云裳还要去参加什么老什子的选秀吗?

    “皇上,哀家觉得既然是摄政王的妹妹,那选秀一事不如你就直接跳过去。”

    一脸森然冷笑,上官扶苏逐渐又恢复了他真是的面目。

    “太后娘娘,摄政王的妹妹?据朕所知,摄政王在府上排行第四,他下面可是还尚有五个妹妹,若是每一个都仗着他的身份来央求朕,那朕是不是应该连冥王府那只有三岁幼龄的九小姐也接进宫来纳为贵妃啊?”

    “你,皇上,难道说哀家的面子也不行吗?孝阳郡主可是曾经救过哀家的性命,难道你不该知恩图报吗?”

    好一个知恩图报,她赵太后似乎又忘记了自己之所以能活下来,究竟是因为什么。

    上官扶苏想到这里,阴恻恻的一声冷笑,慢慢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形,强大的气势压得太后透不过气来。

    “她既然救了太后你的性命,要不然你自己以身相许吗?朕对于这一点,可是没什么不满的。”

    “皇上,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哀家?哀家可是……你的母后!”赵太后义正辞严的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