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一章:战争
    萧明衍把这里的消息传到了京城。

    萧明瑞即刻吩咐宣布进入到战争状态。

    京城虽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边防是动起来了。

    林小鹿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现在和拓跋珪打仗,不知道冬天的时候能不能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林小鹿已经开始习惯担心这个人了,好像已经成为自己的一部分了,就算现在没有在她身边。

    林小双就看着自己的妹妹在院子里面绕圈子:“你这样也是不行的,七王爷带兵打仗这么多年了,在加上你治好了他的腿伤,这件事情现在北漠那边还是不知道的,这个就是出其不意,知道吗?”

    林小鹿虽然知道这些道路,但是还是少不了担心。

    “店铺的事情还没搞定呢,我就知道是因为你现在没有事情做,才这样想东想西的。”林小双说到。

    随后就被林小双给拉出去了。

    计划的图纸是林小鹿一手操办的,不管是林小双还是冷芝,都看不懂林小鹿画的是什么,但是知道林小鹿做事向来是靠谱的,也就不是很担心了。

    “大概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这样算起来,到时候小桃也回来了。”林小双笑着说。

    说到小桃的时候,仿佛才能看见林小鹿脸上的笑意。

    这个时候,从外面好像进来一辆马车,这个时候?

    这个马车还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这个是谁啊?”林小鹿问到。

    穆青正在指挥人把柜子给搬进去,看见马车的时候。

    “好像是大皇子回来了。”穆青说到。

    林小鹿疑惑的说:“陛下不是没有孩子吗?这个大皇子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

    穆青说到:“宫廷里面的事情怎么可能都让外人给知道了,这个早就被送到祖地守墓了,本来一辈子都是不能回来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回来了,看来这个京城也不会安静了。”

    “那周怜肚子里面的孩子,不就...”林小鹿说到。

    “应该是不会影响的,更何况周怜肯定是知道这个事情的,所以她应该是有心理准备了。”穆青说到。

    “我知道你担心,但是现在你可以做的无非就是帮着周怜把肚子里面的孩子给照顾好,其余的事情,就不是咱们能够管的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这个,我可是入股了的。”穆青笑着说。

    林小鹿这才缓过神来。

    慕容雪知道容寒回来的时候,马车已经到京城外面了。

    “你说容寒回来了?”慕容雪有点不敢相信。

    “是,马车已经到宫门外了,不知道为什么陛下不知会我们凤鸾宫。”那嬷嬷有些担心的看着慕容雪。

    慕容雪笑着说:“我现在毕竟是他名义上的母亲,陛下知道之前的事情,心里面多少都是有些芥蒂的,现在边外战事吃紧,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让容寒回来。”

    “晚上陛下会有安排的,小心为上。”慕容雪说到。

    很快,马车上的人就到太极殿了。

    “儿臣给父皇请安。”是个清俊的孩子,和萧明瑞有五分像,但是眼角眉梢好像是有心事的样子。

    “回来了?”萧明瑞说到。

    “是,儿臣修行回来了。”容寒现在说的是把看守祖地的事情变成是自我的一种修行。

    似乎变聪明了。

    “回来就好,知道为什么让你回来吗?”萧明瑞说到。

    容寒摇头:“儿臣之前冲撞了玉妃娘娘,让她丢掉了肚子里面的孩子,本不应该回来的,兴许是父皇怜悯儿臣,所以就让儿臣回来了。”

    玉妃,也是一个传奇的女子,只是现在受宠不如从前,就是因为这个孩子,她记恨了容寒五年的时间,前段时间郁郁而终。

    其实容寒也是这么想的,难道是父皇因为玉妃娘娘死掉了,所以才把他给接回来。

    “我接你回来,是因为你是我的儿子,之前把你送出去,是要你知道,不是什么错误我都可以原谅,或许我会原谅,但是我更希望你能从这些事情里面得到教训,知道吗?”皇帝说到。

    容寒下意识的觉得皇帝在骗他,但是既然这样的说辞都拿出来了,自然要顺着萧明瑞的意思了。

    “还是回之前你那个地方住吧,朕累了,你下去吧。”萧明瑞说到。

    李全这个时候懂事的递上来一杯参茶。

    “你说这个孩子真的会改吗?”萧明衍说到。

    李全是知道额,当初并不是因为玉妃的原因,是因为一个预言。

    玉妃那个孩子是个野种,皇上本来就不会留下来的,就让自己的儿子把这个事情给做了。

    玉妃为什么死得这么巧,还是因为萧明瑞安排的。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这几年能让容寒逢凶化吉啊。”萧明瑞说到。

    容寒慢慢的走出宫门,好像还是五年前的样子。

    这次回来,便不会再回去,自己失去的东西,也应该找个机会拿回来了。

    “你说,现在宫里面的怜贵妃和丽妃有孩子了?”容寒问到。

    “是,两位都是皇子离开之后进宫的,其中这个怜贵妃十分的受宠,就算是现在,也是陛下心尖尖上的人。”旁边的人说到。

    “那就说明,这个女人的背后没有多少的势力,对吗?”容寒了解萧明瑞,就像是萧明瑞了解他一样。

    “是。”旁边的人呢并没有隐瞒这个事情。

    “最近还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吗?”祖地实在是太苦了,容寒现在年纪还小,总是喜欢知道些新鲜的事情。

    “要说到新鲜的话,最近皇上新封了一个安平郡主,本来是县主的,但是因为说到御史大夫侯仁怀的事情...”一路上就把林小鹿的事情告诉给容寒了。

    容寒确实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做法。

    “这个可是一个有趣的人。”容寒笑着说。

    “皇子,三日之后便要去书院报道了,咱们还是要提前做好准备啊。”旁边的人说到。

    容寒点点头:“这些事情你去操心吧,到时候告诉我一声就是了,一路上太辛苦了,我想回去休息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