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卷 残忍的慈悲 第八十四章 扮猪吃老虎
    枪子正巧打在阿娜斯塔的军刀把上,“嘭!”的一声,刀从她耳朵旁蹦了出去,她一定听到了“嗡嗡”的刀颤声,她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中弹了,她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睁大眼睛,像是丢了魂儿。

    “放心吧,梁长官如果真的要杀你,现在枪子儿早就卡在你头颅里了。”叶秋摇头轻叹,走到阿娜斯塔身旁,伸出手笑道:“来吧,琴小姐,华夏男人都是很温柔的。”

    阿娜斯塔没理会叶秋,自我沉淀了一会儿的心情,才缓缓地问梁逸:“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因为你不想死,我也不想你死。”

    强者,杀人与救人皆在一念之间,梁逸收回左轮,转身继续前进,并招呼道:“走了,趁着天还没黑,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

    “琴小姐,你知不知道‘扮猪吃老虎’这个成语的意思?我们大概就是那只猪……哦不对,我们大概就是那只老虎……哦也不对,”叶秋挤眉弄眼,弄不太清楚字面意思,挠了挠头,指着梁逸笑道:

    “总之跟着梁长官,没坏处。”

    阿娜斯塔冷冷地瞥了叶秋一眼,目光中的偏见荡然无存;她又望着梁逸渐行渐远的背影,目光中浮现出一丝敬佩……“滚开,下流胚子,我自己能起来!”她打开叶秋的手,自顾站起身,快步跟上梁逸。

    “琴小姐,你……你屁股上好脏,要不,我帮你拍拍?”叶秋当然是开玩笑,老虎屁股摸不得,特别是母老虎。他笑了笑,赶紧跟上。

    阿娜斯塔赶上梁逸,与之并肩而行,几番开口想问些什么,可话到嗓子又给憋了回去。

    梁逸嘴角微微一翘,既然有人说不出,那他就先开个头,他问:“琴小姐,你杀过人么?”

    阿娜斯塔道:“我当然杀过人,还杀过不少人!”

    “你杀过老人,小孩,妇女,平民么?”梁逸又问道。

    阿娜斯塔皱眉道:“那是畜生才会做的事情。”

    梁逸又问道:“魔鬼组织中有很多畜生,你为什么还要加入他们?”

    阿娜斯塔沉默了很久很久,才轻声回答道:“我是为了复仇。只要能报仇,什么事情我都能接受……”

    梁逸眯了眯眼睛。叶秋却疑惑道:“复仇?你和谁有深仇大恨?”

    阿娜斯塔攥紧拳头,回忆道:“莫扎菲组织,他们杀害了我的父母,凌辱了我妹妹,整个喀什尔都笼罩在他们的罪恶统治下……直到有一天,‘大将军’在喀什尔建立了魔鬼组织,我们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惩治莫扎菲那群畜生!8年,莫扎菲终于被赶出了喀什尔,”她又咬牙憎恨道:“可惜那个土匪头目还在逍遥法外!我一定要亲手杀死他!我一定会亲手杀死他!”

    梁逸问道:“但是凭你一人之力肯定不行,所以你才加入魔鬼组织的对么?”

    阿娜斯塔摇头道:“大将军从来都没和华夏军队有过什么大的冲突,魔鬼组织的首要宗旨就是驱逐莫扎菲,夺下喀什尔。是大将军给了我们复仇的机会,我会誓死效忠与他!”

    叶秋这时道:“她说得没错,一般与维和警察起冲突的就是莫扎菲,他们是中亚国家的走狗,故意来咱西部搞破坏的,至于魔鬼组织……很少听见有什么风声。”

    “那魔鬼组织又是属于谁?你知道?”梁逸问阿娜斯塔。

    阿娜斯塔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叶秋道:“像这样的小组织肯定有人在背后支持,中亚支持莫扎菲,那魔鬼组织又是谁的走狗?难道是欧罗?不会这么缺德吧?华夏前几年才对东欧进行过人道援助嘞。”

    梁逸皱眉,心里想,如果“大将军”是夜鬼,那么显然魔鬼组织背后的主人就是夜族,他们为什么要来争夺这么一小块贫瘠的土地?难道是和西部的“无人之境”有关?无人之境又与蛮荒者有挂钩……近段时间所发生的事就好像一颗颗珠子,差一条线索就能它们串联起来。

    真相究竟在哪儿?

    “你知道大将军为什么要赶走莫扎菲组织么?”他又问道。

    阿娜斯塔摇了摇头:“我只是个小队长,无权过问组织上层的事,大将军又是个非常神秘的人,就连几位首领也很少有机会和他见面。”

    叶秋骂道:“操,真把自己当神了不是?”

    阿娜斯塔呵道:“不许你说大将军的坏话!”

    叶秋不屑道:“嗤,干坏事还不让人说了是么?不管你们有没有和华夏起冲突,那都是在侵占我国的领土!要不是看你是个女人,我特么早就一枪崩了你,还能让你客客气气地在这里和我俩对话?”

    阿娜斯塔扬起棱角分明的下巴,挑衅道:“那你来啊,有种你就杀了我!现在全世界都是怪物,回去也是死路一条,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叶秋“切”了一声,叉着腰道:“打死你不就浪费了?等我以后换把枪,让你生不如死……哦不,是欲仙欲死,嘿嘿嘿……”

    “我阉了你!”

    阿娜斯塔眼疾手快,拔出叶秋腰间的军刺,一刀往叶秋小腹下切去!叶秋瞠目,赶紧翘起屁股,躲开那要命的一刀,“哇塞塞,大姐大,我和你开玩笑,你和我玩儿真的啊?”

    阿娜斯塔见一刀不成,准备举刀再刺,谁知叶秋不退不躲,反而小跳一步,用双腿夹住阿娜斯塔的手,再那么轻轻一扭,阿娜斯塔暗叫一声疼,“哐当!”军刺落在了地上。

    “琴小姐,扮猪吃老虎的人可不止梁长官一个哟,我虽然梁长官厉害,但还是有把握把你制得服服帖——嗷~”

    叶秋最后那个“帖”字还不曾说出,胯.下就传来一阵剧烈的酸爽,他中气不足地叫唤了一声,痛并快乐着。

    原来阿娜斯塔趁机使出“龙抓手”,抓住了每个男人都存在的致命缺点,“怎么样?这滋味还可以吧?”

    “放……放手……你快放手,嗷……”叶秋的男子气概瞬间嫣儿了下去,改口求饶道:“大姐大,女侠,女王,你饶了我吧,我开玩笑的,我都是开玩笑的……梁长官,救命呀!”

    梁逸单单瞥了一眼身后二人,这不就是两个小孩在过家家么?他完全不想搭理。

    阿娜斯塔用额头贴着叶秋的额头,目光深邃凌厉,冷声警告道:“你不要把我当成普通女人,否则我就让你变成不完整的男人。”

    叶秋服服帖帖,委屈巴巴地憋着嘴,一个劲儿地点头称是。

    “哈哈哈,可真小……”阿娜斯塔松开手时,还不忘大笑嘲讽。

    叶秋脸都绿了,疼痛是一回事,男人尊严是另外一回事,他不服气:“你碰都没碰过男人,你就知道小了?”

    阿娜斯塔冷笑道:“我不碰男人是觉得你们男人很恶心,但我亲手阉割过不少男人,你的确不够看。”

    叶秋嘀咕道:“总所周知,驾驶坦克,在于技术。”

    “你在骂我?”

    阿娜斯塔凌厉一眼,瞥得叶秋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下意思捂住裆.部,问道:“你这么憎恨男人,你是个同性恋么?”

    阿娜斯塔无言片刻,回答道:“这个世界没有谁值得我去爱,我只爱我自己。”

    叶秋嘀咕道:“原来是自卫军啊……”

    “你说什么!?”阿娜斯塔又瞪眼睛。

    叶秋直顾摇头道:“没没没,我就是挺纳闷儿,”他眼手并用,比着阿娜斯塔的身材画了个“S”型的标志,疑惑道:“其实你挺有女性特质的,甚至说……非常完美?为啥非要把自己打扮成男人的模样?还把头发剪这么短,你声音也是故意压低的吧?”

    这一次,阿娜斯塔倒没有刻意谴责叶秋在自己身上的贪婪目光,反之还在叶秋的称赞声中找到了一点点自信,一点点骄傲。的确,女人都喜欢男人的夸奖,都期望自己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但这种状态仅持续了几秒钟,她又恢复了那般冷漠的神情,沉声吐出四个字:“为了生存。”

    喀什尔的确的女人,似乎从一出生就确定了她们卑微的社会地位,不论是莫扎菲组织还是魔鬼组织,“改朝换代”也没能把对女人的偏见所消除。不成文的规定,女人一生下来就是为了取悦男人的。

    “我真想看看你留长发的样子。”叶秋深吸一口气,这回他用的可是用正儿八经的语气。

    阿娜斯塔没有吭声,而是默默地望着天边的夕阳,如果不是为了仇恨,如果不是为了生存,哪个女人愿意剪掉长发,拿起武器,故意把声音压低,故意把皮肤塞黑,故意伪装成男人?

    “琴小姐是东欧人么?”梁逸突然开口问道。

    阿娜斯塔点了点头:“父亲是东欧人,母亲是中亚人,”她又疑惑:“梁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

    梁逸浅笑道:“你的长相,你的眼睛,你说本地话时的口音,还有最有力的证据——闪耀在夕阳下的短发。”

    夕阳非常柔和,顷洒在阿娜斯塔的短发上,是一头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的金发,隐隐散光。

    阿娜斯塔沉声道:“梁长官原来听得懂本地话……”

    叶秋冲上去与梁逸勾肩搭背,并在其耳边小声发问:“梁长官,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个金发美妞儿?”

    梁逸点点头,斜眼一笑:“她如果留长发,你一定流口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