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卷 残忍的慈悲 第七十六章 好大的雕啊
    Am5:07分,-8℃。

    5辆机动车在兰斯小镇口熄了火。

    梁逸和叶秋先下车,冲身后众民兵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对身旁的叶秋道:“夜视镜戴上,和我一起去开门。”

    叶秋比了个“OK”的手势,戴上夜视镜,拔出军刺,和梁逸一左一右往小镇大门口走。

    厄夜死寂,肃杀的寒风不知拂动了何处何物,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声响,兰斯小镇的大门只剩下半扇,门遍体鳞伤,全是打穿的弹孔。门口垒起的战壕上,原本枪口对外的重机枪改对准了内部,战壕外散落了一大堆子弹壳,战壕内散发着阵阵恶臭!

    “看样子这里曾进行过一场非常激烈的防御阻击,有幸逃出的组织成员翻转枪口,开火歼灭涌出的狂暴者……结果他们失败了,放弃据点开车逃往乌鸡镇,这样也就有了两天前组织残党的突袭。”

    梁逸把战场大致模拟和分析了一遍,率先翻入战壕,落脚时“吧唧”一声,踩到一滩腐坏的烂肉里……战壕里的尸体东倒西歪,被粉碎的肢体也不计其数,拼拼凑凑大概死了20多人,全都是身穿军服的组织成员。

    以沙漠高温的分解速度,他们的身体就像坏死了的柿子,不仅湿滑易碎,还爬满了蛆虫,嘎嘣脆!

    “进来吧,慢点,不排除有浑水摸鱼的感染者。”梁逸甩去脚下的污秽,轻声招呼叶秋。

    叶秋抻着战壕侧翻进来,可脚下刚好踩到只断手,滑溜溜儿,他一个重心不稳,就要扑趴进尸堆中,梁逸及时出手,扯住他的后衣领,只让他和尸体打了个照面,没来个亲密接触。

    “尼玛,一来就看见这么恶心的东西,我没带防毒面具啊。”叶秋骂咧着,赶紧捏住鼻子,还好他带了夜视仪,否则眼泪都得被臭气熏出来。

    “嘘……抓紧补刀,后面还有兄弟等着进来。”梁逸轻声催促着,用剑开始割脑袋。

    “梁长官,我敢说那秃鹫绝对不会吃这些腐烂的肉,太tm臭了,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叶秋也用军刺开始对尸体进行补刀。

    梁逸轻叹道:“但愿如此。”

    战壕里的尸体横七竖八,出了战壕往大门口走,恶心场面简直无法形容,残肢断臂与干涸的污血,为地面铺上一层“人肉地毯”,不单单是恶心,更不幸的是,想要进门还得从这条“人肉地毯”上踩过去。

    “唉……我看了都觉得恶心,不知道后面的兄弟们会吐成啥样子。”叶秋叉着腰杆苦着脸,估计胃里也不太舒服。

    “继续补刀。”梁逸率先踩上“地毯”,“只要没有打断脊椎,感染者都有攻击性,脚下最容易被人忽略的,以防万一,辛苦点。”

    叶秋把脖子上的围巾裹得更紧了些,一边办事儿一边苦笑:“梁长官,你的内心可真强大,你要知道,一个男人太强大了,女孩子是不会喜欢的。”

    “何以见得?”梁逸问道。

    “因为她们会觉得你没非人哉,甚至还会因为你不觉得恶心而觉得你很恶心,还有就是……”叶秋顿了顿,面相逐渐淫.荡:“男人太强大了,女人会受不了。”

    梁逸斜眼一笑:“你总能把话题扯到两性关系上来。”

    叶秋摇头晃脑道:“所谓少年强则少女扶墙,少女强则少年躺床,我说的是不争的事实,梁长官,你说凭你的体力和身子骨,冯小姐她能受得了么,嘻嘻……”

    “专心做你的事。”

    梁逸润了润发干的嘴唇,哪怕是在这么恶心的地带,他也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脑子里闪过的每一帧画面都是与冯小艺的打闹缠绵……一碰就会瑟缩的含羞草,怎经得起狂风的肆虐?

    梁逸十足是个闷骚的人。

    “梁长官小心!”

    叶秋突然一声惊呼,梁逸即刻从幻想中回到现实,可见脚下一句只剩半截的尸体猛然苏醒,张口就朝他小腿咬来,他急速后撤步,一剑同时落下,有惊无险地砍断了尸体的脑袋。

    “梁长官,你在想啥呢?”叶秋被吓得不清。

    “我在想冯小艺。”梁逸直白道。

    “呃……唉,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况且,冯小姐也算不上啥大美人,还没希琳妹子好看呢,”叶秋说着,又赶忙补充道:“梁长官你别生气啊?我只是说单单从相貌上而言,冯小姐其它地方还是很优秀的。”

    梁逸笑道:“我知道,从我们闻着尸臭,踏着尸堆,还在这里谈论她,这大概就是她的魅力所在吧,难以琢磨却无可厚非,呵呵……”

    叶秋挠了挠头:“虽然不知道梁长官你在说什么,但总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梁逸笑了笑:“抓紧。”

    ……

    从战壕到兰斯小镇大门,梁逸补了23刀,叶秋补了11刀,其中有7只沉睡的感染者。地毯式清理,危险完全解除,时间已来到凌晨5:29分。不曾想,在尸体上补刀都这么浪费时间,要完全清理掉鲜活的感染者,恐怕还要费点儿精力。

    梁逸冲不远处已冻得打颤的民兵们比了个手势,示意危险解除,可以放心通行。

    “这帮二愣子,就不会躲进车里吹暖气啊,站在寒风中傻等。”叶秋递给梁逸一支烟,手已经冻得麻木,烟都点不燃了。

    “这叫做愚忠。”梁逸掏出打火机,笑着替叶秋点燃了香烟,“用古代的话叫做士气,用现代的话就叫做军魂。”

    叶秋吞吐着烟雾道:“我只知道,腿冻麻了,跑不动,狂暴者一出,他们铁定嗝屁;手冻麻了,连扳机都扣不动,瞄准和后坐力就更不用说了,也得翘辫子,哼……还军魂呢。”

    “你倒是给我上了一课,”梁逸抿了抿嘴,“待会儿,有你们热血的时候。”

    民兵们纷纷踏着“人肉地毯”来到大门前,30个人,呕吐的就有一大半。

    “你看你看,现在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了,待会儿还有力气热血么?”叶秋摇头叹气道。

    梁逸撇了撇嘴,见人都到齐了,也不再耽搁时间,开始拟定歼灭计划。他先用本地话对民兵道:

    “你们30个人,分成7个小队,由拥有实战经验的保镖当队长,带好充足的弹药,待会儿进入兰斯小镇后,你们就沿着铁丝网,依次占据,东,东南,西,西南,北,东北,南,这7座瞭望塔;”

    “我和叶秋会在中央街道安置定时.炸弹,通过声音吸引小镇的狂暴者,炸弹无法将它们全部灭杀干净,这时就需要我们各自用枪清理——记住了,在炸弹引爆之前绝对不能轻易开火;

    “炸弹引爆后,你们再根据情况自由开火。狂暴者肯定会根据枪声找到你们,你们必须坚守瞭望塔……我想,炸弹消灭3分之1.我们八方的火力清理剩下的3分之2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但是!在尘埃还未落定之前,任何事情都可能存在意外,你们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不要让狂暴者靠近瞭望塔,也不要肆意远射浪费子弹,understand?”

    “握草,老干部竟然会说英文!”叶秋捂嘴偷笑道。

    “严肃!打断军令,严惩不贷!”梁逸呵斥道。

    叶秋赶紧捂住嘴,憋着笑意不敢吭声。梁逸转身,做了个前进的手势,招呼道:“开始行动。”

    ……

    “嘎吱嘎吱……”

    进了小镇大门,刺耳的声音也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清晰。来源很明确,是极个别不长脑子的狂暴者,卡在了小镇的电子拦截网上,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就是挣扎不出。

    “嗤,一群倒霉崽子,死得惨烈,死而复活还遭罪,就是特么活着的时候造了太多孽!”

    叶秋拔出军刺,正想给就近的感染者补上一刀,梁逸出声阻止道:“让这些民兵去清理吧,就当练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也好。”叶秋收回军刺。

    梁逸冲民兵嘱咐了几句“注意安全”“不要开枪”“小心瞭望塔里面”,保镖队长接连点头会意,按原先的计划,左4组,右3组,各自带队展开行动。

    “梁长官真是个细心道极致的人。”叶秋和梁逸往中央大街走。

    “细节往往决定成败,”梁逸说着,拍了拍手中的C.4炸药包,问叶秋:“除了这个,我们现在还差一样东西——能把狂暴者引诱到炸弹旁,但又不会对我们造成麻烦的东西,你可有什么好法子?”

    叶秋道:“把梁长官的粉红色HelloKitty小手机贡献出来,设置个闹钟,到点儿了就滴滴答答,吸引狂暴者,boow!!!”

    梁逸掏出手机,却不忍打开手机锁屏:“连最后一件信物也要送出去了么?”

    “呵,呵,呵,我开玩笑的梁长官,你别当真了哈,”叶秋笑着帮梁逸把手握紧,“再说了,就你这款老式手机,音量开到最大也吸引不了狂暴者。”

    梁逸皱眉:“这是个决定成败的细节。”

    叶秋抿着嘴唇,思考道:“要是能找个活的诱饵,放点儿血会不会起作用?”

    梁逸点点头:“我做过实验,感染者对鲜血非常敏感,可这座小镇差不多都死透了,哪里还有活物?”

    “咕咕咕……”

    就在二人一筹莫展时,一只秃鹫突然落在了不远处的电线杆上。

    “好大的雕啊!”

    叶秋和梁逸相视一笑,诱饵大概是有了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