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卷 残忍的慈悲 第四十一章 大灾变(六)
    梁逸用剑缓缓割开蝉蛹,一具面色苍白的男尸包裹其中,男尸身穿特战迷彩服,看样子这个士兵的运气并不怎么样。

    “他为什么会被裹在蝉蛹里?”叶秋要伸手去碰,梁逸赶忙制止道:“小心了,这具尸体里面有东西。”

    “该不会是……蛊?”黄维刚颤声道。

    梁逸点了点头:“倒是有这么一种说法,根据组织上的资料显示,一些小型的虫子就是根据寄生的方式来繁衍,”说着他用剑,慢慢剥开迷彩服,在露出胸膛的一刹那,几人都没忍住打颤,翻白眼,浑身冒鸡皮!

    尸体的胸膛长满了一颗颗细小的肉瘤,密集程度堪比蜂巢,肉瘤还在轻微颤动,像是随时都能破茧而出一般……梁逸赶紧.合上了衣服,眼不见为净。

    “妈妈耶,要是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了,非得当场被吓死!”叶秋一个劲儿地揉搓着胳膊上冒出的鸡皮疙瘩。

    “梁长官,这种东西我们怎么处理?我听说蛊虫很毒的!”黄维刚也扣着发麻的头皮道。

    “这东西肯定不能留,但是……”梁逸看向廊顶悬吊的十几具尸体,“蝉蛹只是供虫子繁衍的器皿,真正催化的源头应该在于……母体。”

    蚂蚁有蚁后,蜜蜂有蜂王,选举并围绕一个领导人,是虫族繁衍的通性。

    “我们必须找到母体将之消灭,否则让这些成虫破茧而出,华夏势必再遭灾劫,”梁逸又对黄维刚和叶秋道:“你们就在这里看守尸蛹,我去前面找找看,如果10分钟后我还没有回来,或者尸蛹有什么异常,你们就放一把火烧了这些纤维。”

    “梁长官,我陪你一起去吧,让老黄一个人在这里看着就行了。”叶秋自告奋勇道。

    黄维刚扯了扯叶秋道:“你小子舍得丢下我一人啊?要去我们就一起去。”

    “你们就留下,这是命令。”梁逸冷声,又伸出左手道:“对表!”

    Pm15:27分。

    核对完时间,梁逸只身没入黑暗。

    ……

    越往前,纤维的数量就越多,渐渐,不仅是廊顶,就连左右墙壁与地面也缠满了白色纤维……这就是一个“盘丝洞”!

    人形蝉蛹不再局限于垂吊,左右墙壁都镶嵌得有,梁逸大概走了100m不到就已发现70多具尸体,期间他剖析了三具,分别有两具职工,一具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

    看来这些自以为是的科学家们,一不小心玩火**了。

    科研失败,导致病毒外泄,从而引发一场空前绝后的大灾变……不忍引发思考,这究竟是偶然,还是必然?

    “吱吱吱……”一阵细微的声音传入梁逸耳中。

    “看来就在前面了。”

    梁逸冷冷一笑,提着泛光的华夏之赞,顺着动静往前走去。

    走廊的尽头,纤维的源头,盘踞着一只体型巨大的蜘蛛,长宽高均匀在2m左右,口器盘旋转动,眼睛几十个不知,虎视眈眈地盯着造访的梁逸。

    纤维来出自于它身后的几十个大型毛孔,犹如一根根的吸管,从它硕大的身躯内汲取养料,再输送给裹成蝉蛹的尸体,从而达到培育子体的目的。

    巨型蜘蛛跟前堆积着好几具尸体,有男有女,有科研人员,也有职工和身穿迷彩服的士兵,尸体僵硬,面部发青,看样子死了很久,也极有可能是中毒而死。

    蜘蛛都有剧毒。

    这个祸害,不能留!

    梁逸没有犹豫,先下手为强,一道剑气划破凝结在走廊里的蜘蛛网,随即长剑脱手而出,宛如一道青光,直杀巨型蜘蛛的脑门!

    巨型蜘蛛张口喷出一道碗口粗的蛛丝,妄想抵挡飞剑攻势,可是相比华夏之赞的剑刃,太脆,太弱,太不堪一击!

    “噗呲!”

    剑捅进蜘蛛眼!

    梁逸人到,握住剑柄,顺时针狠狠一搅,再猛然拔出!

    “哗啦啦……”

    巨型蜘蛛的脑干和脊椎一股溜儿全给带了出来,它还没来得及惨叫,就已死透!

    梁逸用力一震剑身,抖掉剑上的污秽,转身回鞘就要离开,但就在这时,失去母体支援的纤维突然开始干枯,收缩,脱落!

    镶嵌在墙里的,悬吊在廊顶的蝉蛹通通滚下地面,随着纤维的干枯,包裹的尸体就此裸露在外!

    “叽叽叽……”

    刺耳心慌的声音从尸体嘴里传出,躯体开始迅速膨胀!

    梁逸转身就跑,并冲着走廊另一头的叶秋和黄维刚道:“快跑!跑进电梯里去!”

    “嘭!”

    尸体猛然炸裂,密密麻麻的小蜘蛛如泉水喷涌而出!

    ……

    “老黄!”

    梁逸才刚赶回来,就听见叶秋的惊呼。

    “怎么了?”他赶紧上前查看。

    黄维刚捂着手臂,话都没说上一句身体就软了下去,毒性之猛烈,可见一斑!

    叶秋赶紧拖着黄维刚的身体往后退,并道:“老黄他被刚刚爆出来的虫子咬了!”

    梁逸见情势紧急,拔出一颗高爆手雷就往走廊深处丢去!

    “轰隆!”

    走廊四壁坍塌,暂时挡住了蜘蛛群的侵袭!

    接着他又褪去外套点燃,借着烈火一边驱赶剩余的蜘蛛,一边掩护叶秋和黄维刚的撤退。

    蜘蛛体型不大,势头却极其凶猛,塌陷的走廊很快就被它们合力挤开几条大缝。

    蜘蛛像黑水一样无孔不入!

    “梁长官,用这个!”

    叶秋取下背上的rpg和一枚火箭弹,拼装好递给梁逸。

    “你们先进电梯!”

    梁逸扛着rpg并没有即刻发射,以这样狭隘的走廊,以火箭弹的威力,倘若爆炸开来,就怕是自掘坟墓!

    叶秋连续吞下两颗体能药丸,直接扛起黄维刚,一个百米冲刺,冲入电梯,回首冲梁逸比了个手势:

    “OK!”

    梁逸快速跑至电梯口,接着猛然转身,对准虫群扣洞推进器的扳机!

    “咻!”火箭弹咆哮而出!

    梁逸一个后仰钻进电梯,顺势抬腿踹了一脚紧绷的电梯门!

    “哐当!”

    电梯门猛然闭合,与此同时,走廊的火箭弹也彻底炸开!

    “轰隆!”

    巨大的冲击力让电梯的不锈钢大门也发生了形变!

    几道震荡,四周恢复平静。

    梁逸眉头紧皱,他最担心的伤亡,还是发生了。

    黄维刚的手肘被蜘蛛咬了一口,原本细微的伤口在短短几分钟不到就肿胀将近一倍,整天手臂呈灰黑色,毒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躯干上蔓延……

    “梁长官,这该怎么办……”叶秋捧着医药袋,不知从何下手。

    “截肢!”

    “截肢……可是老黄他……”叶秋紧咬着牙,话才说一半,剩下的只能咽进肚子里。

    黄维刚双眼紧闭,脸上已毫无血色。

    “管不了那么多了。”

    梁逸不是个磨蹭的人,抬手一剑,快得让叶秋还没反应过来——黄维刚的手臂被齐肩斩断!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止血包扎!”

    梁逸取出独家秘药“金创膏”外敷伤口,叶秋急忙扯开几只医药袋,用纱布缠绕断臂……黄维刚疼得浑身发颤,嘴里念叨:

    “老婆……老婆……”

    到最后还是那个念念不忘的女人占据着他的心,给了他活下去的信念。

    梁逸又往黄维刚口中喂下一颗白色药丸,顺水冲服后,很快,他脸上便恢复了一些血色,身体不再发颤,呼吸逐渐均匀。

    “还好发现地及时,要不然老黄这条命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叶秋颤颤巍巍点燃一根烟,一张脸也吓得泛白。

    “先不要高兴地太早,切断手臂不过是阻隔毒素蔓延,黄警官是否会继续感染还有待观察。”

    如果蜘蛛是疫情的起源,那么它的毒素就一定存在着感染性和变异性,黄维刚被咬,换句话说,已是凶多吉少。

    “唉……”梁逸重重叹下一口气,这个节骨眼上,稍有不慎,必死无疑。他又瞥了一眼腕表:

    P.m.15:57,白天已经过去大半,距离飞机抵达还有8个小时。

    “走吧,没闲工夫。”他催促。

    叶秋担忧地看着黄维刚:“那老黄他……”

    “我来背。”梁逸说着,率先跳出电梯顶盖,伸手拉黄维刚,叶秋则在电梯里向上顶。

    “梁长官你又没有想过,老黄他万一变成了感染者……那你的脖子不就成香饽饽了么?”把黄维刚送上去后,叶秋也在梁逸的帮忙下爬出电梯。

    “你放心,它咬不到我的。”

    梁逸往黄维刚的嘴巴上套了个防毒面具,并用黑科技绳索把四肢固定在自己身上,这样一来既预防了突发状况,还能腾出双手攀爬铁链。

    “负3楼爬满了虫子,负2楼又会是啥?但铁定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等着咱,唉……”叶秋吊着即将攀登的铁链,叹声中充满了抵触和胆怯。

    “你如果怕了,可以留在电梯井里,顺便帮忙照顾黄警官。”

    梁逸给出选择。

    “怕不怕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一回事,就像上次高空荡秋千一样,我虽然害怕,但我从未退缩。”

    叶秋慷慨陈词后,义愤填膺,仿佛所有胆怯都被打压了下去,他深呼吸一口气,抓住铁链,一马当先往上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