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返回首页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第74章 雷霆与守望者(25)

第74章 雷霆与守望者(25)

  “兰斯洛特!兰斯洛特!”苏茜惊呼。

  她连喊了几声,这才想起她亲手切断了通讯,可就算她还能动,也没办法呼叫兰斯洛特了。楚子航给她那记重击的时候,挂在耳背后的通讯设备也脱落了,落地的时候楚子航跟上去一脚,把它踩得粉碎——他当然不希望苏茜还能呼叫救援。

  苏茜急得满头是汗,在兰斯洛特眼里,楚子航可能是比路明非还要恐怖的敌人,他应该已经遥控给不朽者们注射了龙王血清,此刻那些接近纯血龙类的狂暴生物正向着楚子航围攻过去,而那个眼神单纯的家伙还以为他要面对的只是攻城锤那种级别的对手。

  无论如何都得想办法重建通讯,只有她跟兰斯洛特通上话,才能把一切解释清楚。如果楚子航没有把她钉死在地板上她至少还能起来对着显示器比手语,可现在她稍微动动就疼得随时会晕过去。

  ***

  这个时候,相距十几海里的另一条货船上,乌鸦静静地躺在甲板上,望着天空中的乌云和浓雾。

  他还叼着烟,但纸烟燃烧到一半就熄灭了,今晚海面上实在太潮湿了,他那盒烟像是在海水里浸泡过似的,闻着居然是一股海盐味。

  但他对此全然没有觉察。他失败了,败得彻彻底底,此刻的心情就像一位古代的日本武士,当着千军万马的面被宿敌打败,宿敌纵马去追赶他那些逃跑的士兵了,他躺在寂静的、弥漫着血腥味的战场上,等待着自己的结局:援军来救走他,或者宿敌回过头来砍掉他的脑袋,都没关系。

  其实也没那么糟,他相信兰斯洛特的承诺,只要路明非不龙化了肆意屠杀兰斯洛特的手下,兰斯洛特也会确保他的生命安全。而路明非当然不会干出那样的事来,且不说他本就没有什么攻击性,就算他不愿被捕,也不会让诺诺陪着他冒险,真逃不掉的话,他会束手就擒的。

  有人从旁边递来一支烟,乌鸦瞥了那人一眼,是藤原信之介,之前乌鸦不知道这个圆脸的孩子也抽烟,在乌鸦面前他一直唯唯诺诺的,像个刚出学校不久的实习生。

  乌鸦翻身坐起,叼上藤原信之介递来的烟,是小支的陈年雪茄,还很干燥。藤原信之介把烟存在一个扁平的白金烟盒里,密封得很好,避过了海风的侵蚀。

  藤原信之介给乌鸦点燃雪茄,也给自己点燃一支,不久之前,乌鸦和兰斯洛特对坐在这里喝酒,现在跟藤原信之介对坐在这里抽烟。那架坠落的直升机的残骸还在不远处冒着黑烟,这可真是个充满转折的晚上。

  “很抱歉,佐伯君,这是兰斯洛特君拜托的事,我不能放你走。”藤原信之介的语气还跟以前一样,恭恭敬敬,“说起来我在日本的工作还是多亏有你才得以展开,我欠你的人情。”

  乌鸦心里微微一动,藤原信之介对他颇有感激之情,这家伙又是个学院派驻东京的代表,而不是兰斯洛特手下那帮长于战斗的专员,从藤原信之介的身上他也许能打开局面。

  说起来很简单,只要藤原信之介愿意帮他拨个电话报平安,鹤组的人就会意识到他出事了,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乌鸦只会跟一个人报平安,那就是他老爹。曾经还有几个他会想着报平安的人,不过都已经不在了。

  心思一起,乌鸦的演技就来了,紧紧地蹙着眉头,狠狠地抽着雪茄。

  “佐伯君也不必为路君担心,兰斯洛特君已经用自己的信用担保,学院不会再对路君采用极端手段,只要路君放弃暴力反抗,他就一定是安全的。”藤原信之介果然被他这一脸苦大仇深打动了,温言款语地安慰。

  “我明白,我也不是为了这个着急。不过是一个一败涂地的人有点不甘心罢了。”乌鸦叹了口气,“可我的作战,已经结束了。”

  “以您对路君的了解,路君不会激烈地反抗吧?”藤原信之介反倒显得有点忧心忡忡,“兰斯洛特君的许诺,前提是路君会配合,不会有学院的人伤亡。”

  “他要真是那种攻击性强的人,你们中有多少人能活到今天都是问题。”乌鸦冷冷地说。

  “可是那晚在街头,他看起来简直就是魔鬼啊。”

  “还不是加图索家让你送来的音频?”乌鸦的语气不耐烦起来,藤原信之介说话总是那么婆婆妈妈,什么时候才能进入乌鸦想聊的话题?

  “是啊,那段音频……诺诺小姐也在现场,看起来加图索家真是连陈小姐的死活都不顾了呢。”

  乌鸦心中一凛,这件事他也想到过,难道加图索家真的是那么不近人情?

  “加图索家已经不想要他们的新娘了?”他想从藤原信之介那里探些口风。

  “据说家族长老是非常暴怒的,恺撒还不知道。加图索家是那种从中世纪延续下来的家族,对于继承人的血统有着极高的要求,混血名门就是这样,一旦血统被污染,后代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大概是担心陈小姐和路君之间发生什么事吧。”

  “那就劝恺撒换个未婚妻!如果恺撒不同意,就换个继承人!”乌鸦不由得恼怒,“因为这个就想杀人么?”

  “是啊,可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谁敢说路君和陈小姐之间就真的什么都没有呢?”藤原信之介喷出一口烟来,“如果那个梆子声通过那条船的扩音器放了出来,兰斯洛特君又恰好赶到,看到的岂不就是龙化的路君了么?佐伯君你说,真要是那样的话,这件事会是什么结果呢?”

  乌鸦猛地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藤原信之介。一句话之间,这个年轻人就变了,雪茄的烟雾被风吹散,那张圆润可爱的脸写满了讥诮和讽刺。

  “你……”乌鸦的声音颤抖。

  “我跟佐伯君说过,加图索家的特使,已经来了。”藤原信之介慢悠悠地说。

  ***

  楚子航已经到达了船舱的最底层,正摸着黑往前走。这里感觉空间颇为开阔,头顶上应该是纵横的钢梁,两侧没有舷窗,因为底层船舱其实已经在水面以下。

  他还要再前进一段距离,去到接近舵轮机的地方,那里空间更狭窄,君焰的力量也就更大。最好能把船舱底部炸开一个大洞,这样海水涌进来,把他和不朽者们都冲出去。

  但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因为从刚才的某一刻开始,那些悉悉索索的声音忽然间都消失了,好像不朽者们都放弃了尾随他。难道说他们又回过头去搜索路明非他们了?但按理说不至于,以那些家伙退化的智力,很难说轻易地放弃诱饵。

  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响亮的“叮当”声,楚子航吃了一惊,瞬间俯身把那东西捡了起来,那是沾满了油污的扳手,不知道是谁丢在这里的。没有舷窗也没有亮灯,这里实在太暗了,暴血之后他的微光视力数十倍地提升,却还是看不清脚下。

  他犹豫了片刻,打了个无声的响指,指间立刻就有一点明亮的火光,他举高这个火光,想要看清周围。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了迎面而来的危险。

  那是某种极重也极快的武器,破空而来,但比它自己激起的空气流动更快!因此楚子航甚至连“劲风扑面”都感觉不到,他只能凭着某种本能意识到有东西迎着他来了。

  他下意识地后退,想要避开这次偷袭,但那件武器似乎根本不存在“攻击距离”的限制,如影随形地跟着他。楚子航极速的时候能比苏茜的黑刀更快,却没能避开这件武器。

  那是某种粗壮的铁钩,钩住了他的脖子后,把他带向空中。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整个人已经在半空中,刚刚点燃的那点火光脱手坠落。唯有在他的手中,君焰才是受控的,脱离他的控制,君焰落地立刻爆开。

  虽然不过是为了照亮而点燃的一点点火光,但落地爆开的瞬间还是如烟花般耀眼。

  就在这个瞬间楚子航终于看清了,看清了站在头顶钢梁上的那名双臂如巨猿般的不朽者,他挥舞的武器是一个吊车的铁钩,连着粗壮的钢缆,他把这个巨大的铁钩从半空里荡下来,以不可思议的准确钓起了楚子航,而下方接近二十名不朽者仰头围观。

  他们组成了一个圆,而这个圆的圆心就是楚子航被吊起之前的位置,原来这些不朽者一直围着他移动,却悄无声息,他们甚至把自己的心跳声都压住了!

  楚子航被吊在挂钩上来回地晃悠,如果不是暴血令他的骨骼强化,单是这样的秋千就能拉断他的颈骨。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忽然间不朽者似乎又有了血统的提升,但他很清楚这种时候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他会死在这个挂钩上。

  “君焰”以空前的威势爆发,船舱中仿佛顷刻间升起了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