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返回首页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第72章 雷霆与守望者(23)

第72章 雷霆与守望者(23)

  所有的金属物体在同一瞬间向着楚子航疾射而去,蒸汽室里尽是刺耳的尖啸声。爆血之后,苏茜的剑御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原本她的极限就是控制十二柄黑刀,但此刻她把剑御发挥到了极限,服从她意志的金属物体已经超过了上百件。

  连金属的舱壁都在剑御的催动下开裂,铆钉和尖锐的碎片脱离舱壁,立刻就循着磁力线射向了楚子航。在这种高速之下,一颗铆钉的杀伤力都能和子弹相提并论,更别说那些断口锋利的管道和藏在金属风暴里的黑刀。

  苏茜没给楚子航留任何死角,尽管她有剑御和爆血两张底牌在手,但狮子搏兔必尽全力,战场上的慈悲心总是可笑的。楚子航立刻能做的只有释放君焰,极致的高温能把磁化的金属物品消磁,但那十二柄黑刀是装备部特制的,高温对它们的影响会大大地衰减,而且苏茜可以不断地调用蒸汽室中的金属物品。在爆血的支持下,剑御言灵获得了更强的续航能力,这样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苏茜自信能维持几分钟之久。

  楚子航低声吼叫起来。这一次君焰的释放方式又变了,一个黑红色的圆以他为中心扩张开去,蒸汽室内的温度在一瞬间被提升到上千度!膨胀的空气从每个出口激射出去,如果这不是一间蒸汽室而是普通的民房,必然会炸成碎片。

  跟君焰接触的金属物品立刻脱离了苏茜的控制,小些的金属碎片甚至呈现边缘熔化的状态,但那十二柄黑刀例外,它们根本不受高温的影响,依旧笔直地射向楚子航。

  苏茜把全部精神都灌注在那十二柄黑刀上,黑刀激烈地旋转起来,想要避免被楚子航击落或者抓住。然而就在这时,楚子航原地消失了。他以不逊于黑刀的速度冲天而起!再度释放君焰,直接摧毁了蒸汽室的天花板!

  两次君焰释放,相隔只有零点几秒的时间,苏茜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置身于火流之中。爆血后她的身躯还能抵抗这种高温,但脚下的支撑没了,她失去平衡往下坠落。

  她还没有时间找回平衡,已经迎面撞上了跃起的楚子航,楚子航用一记简单的勾拳打在她的小腹。但透进来的巨大力量却足够让她的内脏全部移位。

  下一秒钟楚子航平静地站在蒸汽室的地面上,一把接住了坠落的苏茜。十二柄黑刀早就落空了,它们的速度还追不上楚子航的速度,怎么可能命中目标?

  胜负只用了不到两秒钟的时间,苏茜不敢相信,呆呆地看着对手的脸……居然还是个公主抱,这何止是惨败,简直叫人无地自容。

  “你怎么知道我的位置?”苏茜咳出一口浓腥的血。

  对手从一开始就掌握了她的位置,而她爆血之后的战斗力仍然被对手完全压制。难道说这才是对手真正的实力?无论是仓库中那恐怖的近战能力还是瞬间摧毁攻城锤的君焰,都只不过是这个对手的冰山一角。

  难道说这个人形的家伙真的是一位龙王?这个恐怖的想法再度浮现在脑海中。不过如果是龙王的话,应该不会接住从天而降的她,只会在她狠狠地砸在地面上之后再一脚踩碎她的胸口。

  “我闻到你的味道了。”楚子航边说边把她放在地下。

  味道?苏茜一愣。难道说隔着一层船舱,对手都闻到了自己的味道?自己难道是只臭烘烘的狐狸么?

  “你的血液味道变了,有股特别的味道,我闻到了。”楚子航说。

  血液的味道?苏茜更加茫然,爆血确实会导致血液发生巨变,但她又没有流血,那种轻微的气息释放就能让这家伙觉察到?那是什么样的敏锐嗅觉!

  她忽然哀嚎出声。

  楚子航刚刚抓起一柄掉落在脚边的黑刀洞穿了她的左臂,把她钉在了地上,接着又是一柄,贯穿了右臂,恰好从大臂两根骨头之间的缝隙里刺进去。爆血的效果还在,身体的修复机能立刻起作用,但这么重的伤不是片刻之间可以康复的。

  “你的要害我都避开了,受这样的伤你不会有事的。”楚子航嘴里说着手里不停。

  这个有着孩子眼神的家伙此刻根本就是个经验老到的外科医生,做着把人切开来缝起来的事,满手是血,还在安慰你很快就会好的,忍一忍。

  接着又是两柄,分别刺穿双腿,四柄刀钉住苏茜的四肢。这还不算完,楚子航还捡起散落在附近的铁管,一根一根焊死在苏茜身边,蒸汽室的地面上铺着薄钢板,他又能精准地控制君焰,这不过是个焊工的活儿。

  他又花了点工夫把铁管拗弯,在苏茜身体的另一侧焊死,给她量身定做了一个铁笼子。

  “你是姐姐的朋友,我不想伤害你,但我也不能放你走。你的要害我都避开了,受这样的伤你不会有事的。”楚子航站起身来,“我还有点事要做,我做完了就回来放你。”

  他脱下自己的外衣盖在苏茜的身上,毕竟苏茜的作战服已经被他的烈焰烧毁了一半。

  这时候他才流露出了歉意的表情,“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对女孩子,可你太强了,不这样我不放心。”

  他其实只穿了一件帽衫,帽衫下什么都没穿,身躯精悍肌肉分明,被薄薄的鳞片覆盖着。看到那些鳞片的时候,苏茜的瞳孔瞬间放大。

  那毫无疑问是爆血的结果。一直以来苏茜都以为只有自己掌握了爆血的技术,她无意于把这种危险的技术对人公布。她像是一个练过绝世魔功的怪物,怀揣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出入不同的战场,飘零酒一杯。今天她遇到了同类。

  难怪对手的能力总是能不断地提升,因为他一直暗中爆血,把爆血的层次一推再推。苏茜无法确定他这是第几度爆血,按照道理说爆血到这种程度后他已经跟一个纯血龙类无异了,但偏偏他那副表情还是个高中生。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我好像就是知道该怎么做,第一次发现自己能变成这样,自己都吓坏了。”楚子航说,“我本来还以为这样的怪物就我一个呢。”

  他起身离去,留下苏茜独自躺在蒸汽弥漫的舱室里。

  坑边闲话:

  这一段更新的时间刚好是小长假的第一天,篇幅长些,算是给大家准备的一点福利,祝大家假期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