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返回首页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第71章 雷霆与守望者(22)

第71章 雷霆与守望者(22)

  诺诺抬脚就要去踹舱门,路明非强忍着断骨的剧痛把她给拉住了。不朽者们还在外面游荡,这一脚踹上去的巨响,片刻间所有不朽者都会聚集过来。路明非和诺诺打不开的门,对不朽者们却不是阻碍。

  他们已经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累得筋疲力尽,可这扇不锈钢锻造的门却纹丝不动。

  诺诺也知道自己那一脚是烦躁情绪下的狗急跳墙,并没有抱怨路明非的阻挡,低喘着退了回来,靠墙坐下,双手捂脸。单凭力量和他们现有的装备想要破坏这扇门是不可能的,原本她的背包里还有块塑胶炸药,不过刚才炸毁扶梯的时候已经用掉了。

  唯一的办法是路明非再度龙化,虽然大腿骨的折断暂时难以康复,不过瘸腿的怪物应该也可以撕裂这扇门。可诺诺也知道龙化对于路明非而言是多么危险的事,这样的提议她没法说出来。

  路明非也没提,他不是不愿意为楚子航冒险,而是他存在手机里的那段梆子音频不见了!

  “我也是为你好,”这个空间里的第三个人语重心长地说,“你已经有3/4是我的人了,可你老这么折腾自己,不是滥用我的财产嘛?龙化那种事对你伤害很大的,没准连灵魂都会碎掉哦。”

  如果不是诺诺在旁边,路明非真想胖揍这家伙一顿。

  当然是路鸣泽,就在路明非心急火燎地找音频的时候,有人在背后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我帮你删掉啦,那是饮鸩止渴,没准哪一次就变成恶龙再也变不回来咯。”

  今天的小魔鬼也如往日那样优雅,路明非和诺诺浑身是伤,就差衣衫褴褛了,小魔鬼还是一身考究的黑色西装,打着白色的蕾丝领巾。最可气的是他还在角落里铺开了一张精美的波斯地毯,银盘里摆着水果和茶点,冰桶里插着一支好年份的香槟,他甚至给路明非也倒了一杯,水晶玻璃的杯壁上凝结了一层露水,看着就很诱人。路明非很渴,但他就是不喝,他现在心里急得跟火烧似的,没心情陪路鸣泽玩。

  小魔鬼很久没来骚扰他了,眼下又是抉择的时候,他就神头鬼脑地出现了,大概还是想做成最后一单买卖。

  你要不要放弃自己去换你平生最好朋友的命?这个命题此时此刻变得格外严肃和苛刻。

  他忽然发现小魔鬼提供的交易根本就是一个陷阱,在他第一次、第二次,甚至第三次跟小魔鬼交易的时候,心中都存着侥幸,因为只要不交易第四次,小魔鬼就拿不走他的灵魂。可当他已经渐渐接受了这种借用力量的方式时,真正的考验来了,你答应,你就轰然死去,你不答应,你就得忍受内心的煎熬。

  他曾经为了诺诺而接受了最终的交易,虽然因为意外的原因交易告吹了,但那是否意味着楚子航在他心里的重量还是不如诺诺,他是个重色轻友的小人。

  或者换个角度去想这件事,他决定牺牲自己去救诺诺的时候,是亲眼看着命运的投枪刺向诺诺的心口,瞬间涌来的悲伤和恐惧压制了他的理智,所以他才会做那样冲动的抉择。如果换成现在在外面活动的人是诺诺,他会不会也不能那么干脆地放弃自己的生命?那么诺诺在他心里的重量,是不是依然比不上苟且地活着?

  是否那些死在战场上的英雄,他们所谓的牺牲精神只是杀红了眼,看着并肩作战的兄弟们如被收割的牧草那样倒下,失去了理智,所以才会吼叫着发动必死的冲锋。如果换作另一个环境,如果他们被封闭在独自一人的空间里,像做题一样给他生和死的选择,他们就会失去那种毅然赴死的勇气,因为不舍得苟活下去的小快乐而低下高贵的头颅。

  历史上那个叫洪承畴的男人不就是这样投降的么?如果是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这个曾被视为大明朝脊梁的男人也许就横剑自刎了,后世会留下他血荐轩辕的美名。甚至如果在他被俘后遭遇的是侮辱和酷刑,他也会宁死不屈,可皇太极恩遇他,甚至野史上说皇太极的庄妃亲自去牢里探望他,嘘寒问暖,以女人的温柔唤醒他对活着的眷恋,于是这个一代名臣就投降了满清。

  毕竟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连曾经的爱恨都失去了意义,那么你又为什么要为爱一个人或者恨一个人放弃生命呢?

  他烦躁地在舱室里走来走去,还得低着头弯着腰,因为这间舱室实在是太矮了。

  小魔鬼幽幽地叹口气,“你不用着急,我不是来跟你做交易的。”

  路明非吃了一惊,停步扭头,呆呆地看着路鸣泽。

  “我是怕你脑袋一热,做出什么连我都不能挽回的事来。”小魔鬼又叹了口气,“我跟你说吧,你师兄没你想的那么弱,有着奥丁烙印和受过龙血洗礼的人,战斗的本能就像种子那样埋在他的身体里。他仍然是过去的楚子航,是只独行的狼,只不过他自己忘记了。”

  “龙血洗礼?”路明非脱口而出。

  楚子航身上有奥丁烙印这件事他是知道的,但龙血洗礼还是第一次听说。

  他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为了不让诺诺知道这个空间里还有第三个人,他一直都不跟小魔鬼说话,眼下难道要跟诺诺解释说自己在自言自语?

  不过他扭头看去的时候,诺诺对此完全没有反应,她紧蹙着眉头,低低地喘气,仍在思考着打开舱门的办法。大概是小恶魔用什么特殊的方法屏蔽了她。

  “听说过齐格弗里德的故事么?”路鸣泽慢悠悠地喝着香槟酒。

  路明非点点头。齐格弗里德是北欧神话中因屠龙而成名的英雄,他以自己杀死的龙的血沐浴,获得了刀枪不入的身躯,唯独是沐浴的时候一片树叶落在他肩上,没有被龙血浸透,导致那个地方成为他唯一的死穴,他最后也死在这个死穴上。

  这类故事经过太多年,被太多的吟游诗人渲染,已经很难考证其真伪了。希腊神话中的阿克琉斯也有类似的传说,只不过换作母亲提着阿克琉斯的脚踵把他泡进冥河里洗澡,令他得到了刀枪不入的身躯,唯独脚踵是唯一的弱点,最后也确实死于这个弱点。

  “从基因学和炼金术的角度来说,龙血都是一种活性极高的液体,哪怕是普通人沾染上龙血,也会产生变异。而龙王的血,更是能制造奇迹的东西,绝大多数情况下,它是剧毒的,但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它能帮助一个混血种突破临界血限。龙类有时候会互相吞噬,就是要强行掠夺藏在对方血液中的力量。你的朋友楚子航天生就是个很不稳定的混血种,他有很大的概率成为死侍,但从他把折刀刺进耶梦加得的心脏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被这件事困扰过。”小恶魔又叹了口气,今天他叹气尤其地多,“那是夏弥留给他的礼物,被龙王之血洗礼过的人,怎么会被那些粗制滥造的伪劣品杀死?”

  “夏弥么?”路明非下意识地重复了这个名字。

  “耶梦加得、夏弥,其实都是一个东西,那个女人是个神经病啦,她模仿人类已经模仿得太久了,有时候自己都搞不清自己是谁。”小魔鬼幽幽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