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返回首页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第70章 雷霆与守望者(21)

第70章 雷霆与守望者(21)

  楚子航抓着那个烧熔的头盖骨,转头看着爱德华。现在轮到爱德华战栗了,即使是嗜血的猎食者,也会在更高级的猎食者面前感觉到恐惧。

  焚毁攻城锤的整个过程中,楚子航始终静静地看着攻城锤的脸,那眼神,就像是这样的事他已经做了很多次。

  他现在也是静静地看着爱德华,等着这个不朽者主动退走。根据那份资料,这些不朽者还没到彻底失控的地步,也就还知道恐惧。爱德华不退却也没关系,对方是怪物,他自己也是怪物。

  离开中国之后不久,他就发现自己有着掌握火焰的能力,准确地说他开始并不是能强有力地掌握,而是能够引发不可控的爆炸,渐渐地他才把这种恐怖的力量掌握住。这种能力好像刻印在他的记忆深处,并不需要多么复杂的程序就能调用。他只要集中精神,那种古奥森的咒文般的东西,就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无论他念出还是默念那段咒文似的语言,就能制造出燃烧弹般的大范围烈焰。唯一的问题是偶尔这种力量会失去控制。

  一次他趁着路明非和诺诺休息的时候,远离房车在附近的小湖边做试验。他选择湖边是因为在湖面上引发爆炸的话不会引燃附近的灌木——蒙古草原上的灌木林实在太多了——但那次出现了意外,他引发的不是一场凭空降临的爆炸,而是一条扭动的火焰龙卷。他眼睁睁地看着火焰龙卷脱离他的控制,移动到了湖面之外,所到之处草原熊熊燃烧,草原燃烧造成的热量又进一步强化了火龙卷的力量,最后差点酿成一场自然灾害。楚子航自己也险些葬身火海,路明非和诺诺更是被吓到了,坚定地认为是学院派来的人使用了燃烧弹之类的武器。

  楚子航没告诉他们真相,不是他信不过这两个人,而是不敢。

  他相信这种能力是奥丁残留在他身上的,拥有这种能力并非值得高兴的事,而是说他随时可能变回奥丁。他身体里藏着一尊恐怖的魔神,那尊魔神甚至曾经杀死他的父亲。

  但他还是不断地试着去掌握这种力量,虽然害怕,但在必要的时候他还是会拿出来用的,他从来就不是个坐等别人保护的人。

  爱德华张大嘴,露出异化的长牙,对楚子航嘶吼。但同时他一步步地后退,退到门边的时候,猛地转身逃离。他并不想跟楚子航战斗,他眼睁睁地看着攻城锤死在对方的一击之下,更可怕的是,他能感觉到对方透出的某种危险的气息,那是一种……比不朽者更像不朽者的气息!

  楚子航丢下那个渐渐冷却的头盖骨,想要再度爬回通风管道里去。这个时候,他忽然觉察到什么不对。

  不朽者们并未蜂拥而来。这很不可思议的事,这条船上至少游荡着二十名不朽者,他们并不像爱德华那样亲眼见过他摧毁攻城锤,蒸汽室里的动静周围游荡的不朽者不可能听不到,但他们一个都没有赶来。

  恰恰相反,周围一片死寂!

  楚子航集中精神,片刻之后,他感觉到了另一个人的存在。事实上对方也并未隐藏自己的身份,白色的蒸汽中闪着轻微的电火花,这种电离现象是因为某个言灵的缘故。

  就像攻城锤避开爱德华那样,不朽者们都选择远离这个舱室,不是害怕楚子航,而是这里有个更恐怖的怪物,在捕猎这件事上,他有着更高的优先级。从刚才到现在,这个怪物一直盘观,直到此刻,他无声地发出了某种信号,驱离了所有的不朽者。

  低低的吟诵声中,楚子航的身影变得模糊,那是因为蒸汽室中的温度骤然升高,空气高速地对流起来,言灵·君焰已经开始准备了。

  “据说很多年没有人能够掌握‘君焰’这个言灵了。”不知何处传来女孩清冷的声音,“你还真是一个藏得很深的人,你到底是谁?”

  楚子航立刻就认出了那个声音,那晚上在仓库里,他们见过。认不出也没关系,因为那些黑色的利刃已经浮了起来,十二柄利刃如同钟表的十二个刻度排布,而楚子航站在圆心的位置。

  楚子航没有回答,他扭头四顾,却没有看见苏茜。

  但苏茜距离他应该很近,她的领域完全地覆盖了蒸汽室,到处都是流动的电弧,在金属容器和金属管道之间飘动。跟诺诺战斗的时候空气的电离程度没有那么高,显然那时候她是留有余地的。

  在她的领域里一切金属物体都有可能成为武器,这些黑色的飞刀固然危险,但那些看着不起眼的金属管道,甚至藏在墙壁中的金属管线都能被她调用;黑刀当然致命,但一根身后飘来、无声地套住脖子的金属线也同样致命。剑御这个言灵的用法可以很多样。

  楚子航深呼吸,闭上了眼睛,把所有的精神集中在听觉上。对于他这个级别的混血种来说,不必经过严格的训练就能做到耳听八方。

  这是一场危险的对峙,谁都不愿先动手,剑御的力量固然可怕,但苏茜也见识过楚子航在近身战中的爆发力,现在他还有了更加危险的君焰在手。

  苏茜和楚子航之间的直线距离最多不超过四米,但她不在蒸汽室里,她在蒸汽室正上方的舱室中。她其实是通过蒸汽室里的监视器在观察楚子航,她跟楚子航说话也是通过这条船的呼叫器。

  所以楚子航没有任何机会探查她的位置,她是隐形的,这是她手中最大的筹码。

  楚子航当然忌惮苏茜的剑御,但苏茜也同样忌惮楚子航。他摧毁攻城锤的那一幕,任何亲眼目睹的人都会恐惧。如此平静的暴力,挥手之间爆发。

  君焰这个言灵虽然罕见,但苏茜还是见识过它的爆发,这些不朽者中就有人掌握了这个言灵,用它引发的大火现在还在底层船舱中熊熊燃烧。但通常君焰的释放都是爆裂不可控的,与其说是引发一场大火,不如说是凭空制造出一枚燃烧弹。但在楚子航的手中,火焰被控制得极其精确,就像以操纵一枚绣花针的精准操纵着长枪重戟。这不能不令人联想到龙王,尽管明知道青铜与火之王已经陨落在三峡水库,但楚子航摧毁攻城锤的时候,委实像是一位为火焰而生的王。

  在火场中和楚子航近距离接触过之后,苏茜凭记忆画出了楚子航的形象传给了EVA,EVA在全球的数据库中做了搜索,却没有搜到跟这名男子相关的任何信息。芬格尔也说不知道这个男人从哪里冒出来的。

  路明非和诺诺当然不会在亡命天涯的时候随便带上个什么路人,那么这个男人一定非常特殊,甚至……如果路明非是龙王,那这个神秘人会不会是另一个龙王?

  苏茜关闭了麦克风,跟楚子航一样闭上眼睛,全神贯注。

  兰斯洛特正在麦克风里对她下达命令,让她避开跟楚子航正面作战。她出现在这条船上的原因,是学院有规定,每次出动不朽者都需要一个“领路人”。领路人的工作是监督不朽者,以免他们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楚子航摧毁攻城锤的那一幕已经通过卫星传给了兰斯洛特,兰斯洛特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女友和这样一个身份不明的怪物冲突。怪物就应该交给怪物去对付,而那条船上最不缺的就是怪物。

  苏茜不想跟兰斯洛特争论,所以她关闭了麦克风。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她几乎从不跟人争执,但她决定的事,也没有人能改变,既温柔又固执。她可以容忍朋友一错再错,却可能在第三次犯错误的时候无声无息地离开,从此再不把你看作朋友。

  而诺诺是她最好的朋友,因为诺诺永远不会持之以恒地犯同样的错误,她生来的性格似乎是想把全世界的错误都各犯一遍。

  苏茜决定要去挑战一下这个操纵君焰的神秘男人,很少有人能令她产生这样的好奇心。

  她有信心取胜,这并非自负,而是她在暗楚子航在明。找不到对手,楚子航就只能和苏茜的黑刀们搏斗,君焰对于它们是毫无作用的。楚子航唯一的机会就是猜出苏茜的位置,借助君焰或者强大的近身战斗力一击必杀。

  但这个机会苏茜也不准备给楚子航,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某种变化在她的身体里发生了。全身骨骼发出轻微的爆响,看起来柔弱无骨的身体表面,肌肉的线条骤然间清晰起来,细小的鳞片钻出身体表面,无声地扣合,当她再度睁眼的时候,黄金瞳的光照亮了周围的黑暗。

  她引爆了自己的血统,人类的意志被暂时地压制,龙血却躁动起来,进攻性和驾驭言灵的能力都在片刻之间成倍地强化。这种古老的技术由狮心会的创始会员们从古籍之中研究得来,只凭个人意志就能暂时地强化自己,虽然事后要支付颇高的代价,但用在战场上,却能绝地求生或者反败为胜。苏茜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才掌握了爆血的要诀,这也是她作为斩首者能够屡屡从危险的战场上平安返回的原因,她并不只是个隐秘的刺客,当她引爆血统之后,她甚至有实力和不朽者正面对抗!

  连兰斯洛特也不知道这个秘密,这也是苏茜要中断通讯的原因。

  蒸汽室中的大气电离更强了,黑色利刃们震鸣起来,地板和墙壁开裂,细小的金属零件缓缓地浮起,楚子航置身于无数武器的包围中,却还是低着头闭着眼,像是一个做错事被老师罚站的孩子。

  ***

  直升飞机正贴着海面高速地飞行,兰斯洛特暴躁地摘下头上的麦克风,麦克风里再也没有苏茜的声音了。

  他很懂女友的性格,也就很容易猜到苏茜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他对苏茜有信心,但是对上那个能驾驭君焰的怪物,他有种没来由的恐慌。外人看来他永远都是云淡风轻的,唯独在跟苏茜有关的事上,他才会有焦躁不安的情绪。

  “全速飞行!”他定了定神,下达命令。

  直升飞机骤然加速,下面是波涛起伏的大海像是刹那间升起又破碎的群山,海鸥在浪尖上惶急地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