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返回首页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第66章 雷霆与守望者(17)

第66章 雷霆与守望者(17)

  “很抱歉我亲爱的朋友,我知道你无法原谅我,我也不请求你的原谅。我跟你通话只是因为兰斯洛特先生让我这么做。”果然是阿列耶夫那股带着乌克兰味儿的日语。

  “所以你做了什么?”乌鸦握着话筒的手微微颤抖。

  “那条船出海后不久我和我的船员们就离了船,我下了锚,放空了燃油,凿穿了所有的救生艇。”阿列耶夫说,“在开船之前,兰斯洛特先生交付了我一批货物,是一些里面冻着人体的大型冰块。”

  “你的家人还在我的手里!”乌鸦低吼,声音凶煞可怖。

  他把阿列耶夫的家人送去了白羽天狗神社,号称是让他们去山中度假,那些武装神官们负责照顾和看管他们。

  “兰斯洛特先生说,他会确保我家人的安全。”阿列耶夫说,“但是如果我不这么做,他会把我走私的证据寄给警方,我会被判终生监禁。对不起了佐伯,我真的不想这么做。”

  阿列耶夫挂断了电话,乌鸦呆呆地站着,忽然狠狠地摔碎了电话。

  “那些化身为剑的人,龙血已经侵蚀了他们的心智,他们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却对同样流着龙血的猎物极其敏感。他们好战而且易怒,血液温度越高也就越狂暴,所以必须保存在冰中,低温状态下他们是稳定的。”兰斯洛特缓缓地说,“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是学院最密集的一支武装力量,他们被用来针对最危险的目标,就像用野兽去猎杀野兽。他们可以被消耗掉,因为他们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唯一的缺点是他们只能被投放在无人区,因为在苏醒之后他们会无差别地猎杀各种生物,甚至相互攻击。他们被回收的时候,往往周围已经是血海了。所以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还不敢启用那些怪物,无天无地之所,正是适合他们的战场。”

  “你要用那些怪物杀了他们?”乌鸦狂怒,却又存有一丝怀疑。

  就算兰斯洛特想辣手除掉路明非这个怪物,却不能不考虑到跟他同行的诺诺。诺诺如果死了,恺撒的报复是兰斯洛特无法承受的。

  可如果兰斯洛特是加图索家的密使呢?

  加图索家敢让路明非在诺诺身边龙化,似乎并不介意让这位未来的女主人置身于危险之中。不能把恺撒的立场误判为加图索家的立场,这位继承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为了跟家族作对而生的。

  加图索家也许宁愿诺诺从来没有存在过!

  “不,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他们的本能还是捕猎流着龙血的目标,他们合作可以使用至高的‘皇帝’言灵,所有的龙类和混血种都被那个言灵压制。”兰斯洛特说,“他们只会在血液温度升高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出现暴虐的倾向,所以我把陷阱布置在一间冷库里。在那种温度下,他们只要捕获目标,就会停止攻击。就像是受过训练的猎犬,不会轻易吃掉猎物。”

  ***

  路明非等三人呆呆地看着那些从火海中站起来的蛙人,他们并没有直扑过来,而是缓慢地行走着,缓慢地左顾右盼。

  这一幕看起来很熟悉。诺诺忽然想了起来,路明非被那种诡异的梆子声诱导着龙化的时候,也是类似的行为模式。就像是新生的婴儿那样,对着身边的世界充满着好奇心。

  可胶衣被烧毁之后他们的真面目暴露出来,覆盖着鳞片的身躯,覆盖着骨质装甲的头部,有的背部高高隆起以容纳体积惊人的肌肉,有的膝关节逆生,形成类似昆虫的反关节,有的后脑高高地隆起,应该是为了容纳巨大的脑部。

  对于不知道龙族的人,大概会以为全世界恐怖电影里的怪物集中在这里开派对,而对诺诺和路明非来说,很明显,这是一群被龙血侵蚀极其严重的混血种,变异的方向各异,但所有个体都比赫尔佐格培养的那些蛇形死侍还要接近龙类!

  通道中不时地闪过一道电弧,这是气体在电离,狂风从冷库中吹出,好像利刃割面,好像冷库里藏着一台喷气式战斗机的涡轮发动机,温度忽高忽低,眨眼之间就像是过了一个冬夏。

  是元素乱流。在更大的空间范围内,元素乱流通常会变现为气候异常,而发生在这样狭窄的空间里,感觉各种极端气候都被塞进了这条通道。

  从火场中爬起来之后,这些怪物的实力似乎陡然提升,单是他们这里游荡都会严重影响到周围空间中的元素平衡。

  “快!快走!”路明非大吼。

  他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有种糟糕的预感,这才是这些蛙人的真实形态。刚才他们好像是被加了某种限制器,尽管实力恐怖,但行动中还有所保留,此刻这个限制器已经解除了,这些怪物从此可以肆无忌惮了。

  楚子航扛起路明非就跑,诺诺拖着脚步跟在后面,伤口止血之后她的行动能力还要强于大腿骨折的路明非。

  这时候冷库里的怪物已经发现了目标,他们不再无目的地游荡,而是笔直地走了过来,越走越快,下一刻他们就野兽突击般狂奔而来,有几个甚至四足着地奔跑,那个长着反关节双腿的则像螳螂那样跳跃着。

  诺诺拼尽全力带上一个舱门,下一刻利爪就贯穿了舱门。对于这些怪物而言,任何障碍物对他们而言都是一时的,钢铁都是一种可以徒手撕裂的柔软材料。

  三个人通过连接两层船舱的扶梯来到上一层。几秒钟之后,一个高亢的吟诵声中,底层船舱彻底化为火海,灼热的气浪喷涌而出,片刻之后,地面就已经热得无法落脚。

  某个怪物释放了一个操纵火元素的强大言灵,把底层化作了炼钢炉,领域之广匪夷所思。

  楚子航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像是被吓傻了。

  “走!”诺诺推了他一把,把塑胶炸药贴在烧得发红的钢制扶梯上。

  几秒钟后,随着一声巨响,通往船舱底层的扶梯被炸毁了。但这能挡住那些怪物多久,诺诺自己也没有把握,不同层之间的通道还有很多。而且船舷外侧已经传来了恐怖的刮擦声,其中的几个怪物似乎已经撕开了船体,正沿着船的外壁爬行。

  这条船已经变成了漂浮在海上的地狱,恶鬼们在火焰中横行,磨砺着吮血的长牙,四处都是他们恐怖的脚步声。

  生活区的一间舱室里,三个人并排靠在舱壁上,喘着粗气。这是一个位置很偏的舱室,暂时还没有那些怪物的脚步声,大概是位于某个力学支撑点的缘故,四壁都是钢制,还有一扇颇为厚实的钢门。

  唯一的问题是高度连一米五都不到,根本站不直,只有蹲着或者坐着。不过已经是很难得的藏身处了。

  那些怪物并没有统一行动,他们分散开来在不同的区域游荡,一路逃到这里他们曾经遭遇过其中的几个。实力完全不在一个量级,大概只有龙化的路明非才是他们的对手,可他要是再龙化,这条船上大概会多出一个更可怕的怪物,所以远远地射击,然后转头逃走。

  每个人都背了好几处伤。诺诺身上尤其严重,不过没有之前那种致命伤了,楚子航是三个人里最干净的,诺诺把他当小孩子,遇到怪物的时候总是让他先走,要不是杀胚自己冲上去帮诺诺挡了几下,他没准会毫发无伤。

  不过这个藏匿处也很难用上很久,怪物中有几个的听觉嗅觉似乎异常灵敏,他们随时可能出现。

  诺诺忽然狠狠地抓住路明非的衣领,低吼,“走了就走了!还回来干什么?”

  ***

  路明非沉默。

  他不是百感交集,而是有苦说不出。他跑回来根本就不是有什么放不下。要是由着他心里的惰性,诺诺去哪里他就去哪里,漂泊到被抓住那天,也算享受人生。可他不再是以前的路明非了,决定了的事,他不会再改。

  但谁料到会出幺蛾子呢?

  半个小时前,他听着歌想心事,千愁万绪正萦绕心头,芬格尔忽然尖叫起来,“别他妈的凹造型了!快看看怎么回事!这破船漏水了!”

  他一惊,这才发现救生艇的底部已经积水快有20厘米了。仔细检查才发现,救生艇的船舷接缝处被凿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不过恰好是被一堆杂物堵住了,否则他漂不出半公里就会沉到海里去。

  他当时真的是有点慌,四望一片黑漆漆的大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芬格尔这家伙看起来是部手机却偏偏没有打电话这个功能。

  他心里大骂乌克兰人靠不住,救生艇都是坏的,好在是离岸不远,要是在大洋深处遇上事故,大家不得一起玩完?

  算算时间他距离海岸线至少还有三四公里,漂到陆地之前救生艇肯定是沉了,不得已只好抄起船桨拼命划,出了一身汗终于看到前方有灯光了。正高兴呢,忽然看到巨大的船身出现在浓重的海雾中,船头还用乌克兰语写着船名,正是他不久前刚刚离开的那艘船。

  路主席这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慌乱中他划错方向了……不过这也委实不能怪他,在茫茫大海上划一条小船,很难说船头始终指向一个方向。他没有航海经验,这种时候他应该始终让芬格尔开着导航。

  但这时他也意识到了事情不对,以那艘垃圾船的速度,不该是他划着小艇能追上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这艘船并没有如原计划航行,它停在了这里。

  路主席跃入海中,玩了命地游向人蛇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