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道为止

返回首页点道为止(www.longfu8.com) > 第十二章 武术之魂 刀枪之技已尘埃

第十二章 武术之魂 刀枪之技已尘埃

  “匕首用法就是贴身,然后快,轻盈,一触即发为主,点,刺。你的锄镢头这一招,有老虎捕食的意识在其中,不过老虎的爪牙极其厉害,人类是没有用,可加上了匕首那就不同。”欧得利让苏劫把刀捡起来:“刚才你什么感受?”

  “怕,胆怯,手足无措,任人宰割。”苏劫老老实实的回答自己感受。

  “匕首的压迫力比拳头大十倍,而枪的压迫力比匕首又大十倍。当然,枪就太危险了,只有一些疯狂的家伙才去进行训练。”欧得利似乎在回忆什么:“再来吧。”

  刷!

  苏劫壮了壮自己的胆子,再次出击。

  整整一天时间,苏劫都在和欧得利拼匕首。

  渐渐的,他似乎就不怕了。

  “这是短兵相接的匕首用法,接下来,是远距离的投掷。”欧得利在拼杀之间,突然变了,他猛烈奔跑,如一头豹子,刹那之间就拉开了距离,然后猛的一俯身,匕首已经投掷而出。

  苏劫都没有想到这一手,只看见对方手一扬,白光一闪,就擦着自己头发过去了,吓得他全身有一种大小便失禁的感觉。

  “这就是匕首有优势的地方,可以作为暗器投掷,这是最阴险毒辣的地方,也是古代杀人技的精华。在古代武术之中,其实拳脚,棍棒,刀剑,要论杀人都不是最快,只有暗器,才是王道。”欧得利道:“当然,现代社会有枪是用不到了,不过这种可以锻炼你的反应和敏捷。”

  接下来,两人的训练再次开始。

  在训练的过程中,苏劫他始终无法触摸到欧得利的半点衣角,对方的匕首神出鬼没,如鬼魅妖怪。他觉得,现在就算是几十个人追杀欧得利,都会被杀得干干净净。

  电视电影里面经常有武术高手一打二十,甚至更多,或者是“我要打十个”,现实中苏劫一直认为不可能。

  可如果加上了武器,那还真说不准。

  匕首实在是太可怕了,轻轻一掠,人头落地,断手断脚,远距离还可以投掷,寒芒一闪,喉咙上就多了一把匕首。

  “还有传闻中的那些手持长枪的高手,一点一抽,就可以要人命,难怪古代大将,多是用长枪,这么看来,常山赵子龙,一人一马,手持长枪,身穿铠甲,冲杀军队,七进七出,似乎也不是不可能。”苏劫心中思考,人家拿把匕首就可以把他吓傻,更何况一个人骑着大马,拿着长枪冲撞而来,面对这样的气势,几十人上百人的乌合之众,一冲就散,抱头鼠窜。

  这个时候,苏劫对于武术中的气势,也算是明白了。

  “打人先打胆。”欧得利道:“先有气势,再有胆量,有了胆量还不行,还得有冷静的分析,武术和兵法一样,以弱胜强也不是不可能。在历史上,很多几千人军队打败几十万人的例子,就是凝聚成一股,直接冲杀,敌人溃败起来,一发不可收拾,自己踩踏死自己人屡见不鲜。日本人就是把武功和兵法结合,总结出来孙子兵法之中的风林火山四字真谛。当然,这是文化哲学的东西,必须要你慢慢读书,才可以理解,武术要到达最高境界,最终还是要走向哲学的路子,而不是争强斗狠,擂台格斗。”

  苏劫只静静的听着,消化知识。

  他光着上身,身上贴了十多个创口贴,都是被匕首割的,欧得利极其有分寸,只是让他破皮流血而已,让他感受那种锋利刀刃划在身上的死亡感觉,而不是要真正的伤害他。

  这也是顶级教练的作用。

  这种训练,不是一般教练可以做到的。

  苏劫在网上早就查到,欧得利的确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教练之一,培养出来了好几位世界冠军,整个国内,没有比他更好的教练。

  当然,他本身也是一位武术顶尖高手,究竟强到什么地步,苏劫也不知道。

  他现在才是一个学习了二十多天的新人。

  当然,这二十多天的修炼,比起一般人的训练要好得多,因为他的教练是世界最顶尖的。普通的国家队职业格斗队员,都没有他这个待遇。

  这些天的训练,非常紧密而充实。

  欧得利要离开这里了,他自然会在最后的时间中,为苏劫安排最有意义的训练,除了每天大量的各种体能训练之外,就是刀法对拼。

  如果有外人来看,就会发现这十分惊险,两人手持锋利的匕首,相互砍杀对刺,连护具都没有带。

  苏劫的匕首运动大有长进,不过他始终就是一招,抬刀螺旋弧线起手,似裹非裹,然后朝前一劈,一扎,就是“锄镢头”的招式。

  这一个把式,他已经练得炉火纯青,反反复复,进退左右闪躲,然后扑劈。

  与此同时,在欧得利的指点下,他对于这一招也的确是领悟深刻,知道了很多要点,只要把这一母把式练习纯熟之后,其它武功都可以随意变化了。

  此把随意起手,身躯如猴跃,如虎踞,如蛇窜,如鹰盘旋,就是所有动物进攻的刹那,就算是螳螂捕食,也是先要积蓄力量,抬起双刀。

  “人走路的时候,双手下垂,遇到攻击,立刻就要把手抬起来,这是本能,此招把抬手进攻的本能强化到达了极限,更锻炼到了全身的手眼身法步,难怪说武学的万般变化,皆出于这一手锄镢头。”

  苏劫觉得借助刀法的练习,对于这一招数的参悟在心中已经深深的烙印上了。

  每天的拼刀,他对于锋利的匕首似乎完全克服了惧怕的意念,胆气大增,恨不得立刻回去,试试乔斯的拳头。

  匕首都不怕,还在乎拳?

  不过他知道,这些也是错觉,他虽然不怕了,可身体素质还是跟不上,很容易迎着拳头上,被人揍成猪头。

  胆子有了,身体素质也要跟上,否则就是有勇无力,依旧是枉然。

  对于这点,欧得利也告诉他,胆子练大了,很容易造成错觉,以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结果吃亏的是自己,要练得胆大心细,才算上道。

  不管怎么说,七天拼匕首,胆子是练习出来了,身法,体能也大有进步。

  而且苏劫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壮实了很多,而且长高了很多,几乎是一天一长,现在都快一米八了。

  这是因为他现在十七岁,正是长身体的关键时候。欧得利给他的营养餐又很丰盛,有很多长筋骨、补钙的食品在其中。除此之外,每天的体能训练,拉升也都是针对长高的,所谓是伸筋拔骨。

  他现在身体隐隐约约有了肌肉,很匀称,臂展也长,似乎是小说中的猿臂蜂腰,这是最完美的格斗身材,没有任何赘肉的负担,而且有极强的爆发力。

  “七月二十二日,除了日常的训练之外,多了一项匕首练习。开始的时候,我几乎被匕首吓得手足无措,可次数多了,胆子极大,现在我看见别人的拳,就好像小孩子过家家的儿戏。回去和乔斯练习,我觉得可以不带护具了。”

  “七月二十三日,现在我对每天的训练甘之若饴,一天不训练就觉得浑身难受,再也没有了最初的痛苦。依旧每天训练,面对匕首的锋芒,我必须要全神贯注,不能有丝毫懈怠,这还是明知道教练不会伤害我的情况下。那些古代的战士,在战场上是真的拼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那对胆子的训练该有多大?无法想象。”

  “七月二十四日,匕首格斗训练越是频繁,我就觉得兵器才是武术之魂。现代的各种格斗,都不是武术,而是体育运动,失去了兵器的功夫,不能够称之为功夫了。每挥匕进攻一次,我对于锄镢头这招的领悟就更加深刻。”

  苏劫的日记还在继续。

  七月二十五日,做完日常的训练之后,欧得利并没有和苏劫拼匕首了,而是拿出来了两杆长枪,木质的杆子,鸡蛋粗,精钢的枪头十分锋利。

  “今天对拼的器械是枪术。”欧得利道:“前面匕首的训练是短兵相接,而长枪刺杀是远距离的点杀,更为危险。”

  苏劫拿着长枪,看着雪亮枪头,知道轻轻送出去,就可以把人体扎个大血窟窿出来,如果对手拿着这个东西远距离戳自己,的确比匕首还可怕。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匕首是古代最实用最短的兵器,而大枪是最实用最长的兵器。现在,你跟着我,握住这长枪,站立好,向内画弧,向外画弧,然后向前平刺。枪法并没有什么秘诀,就是拦,拿,扎,用全身的力量来抖动。从内向外画圆弧,叫做拦,从外向内画圆弧,叫做拿。直接平刺,叫做扎。”

  欧得利做了三个动作。

  很简单,内外画两个弧,然后向前平刺。

  苏劫都照着他的样子不停的做。

  比划了一会儿,他就发现大点钢枪在欧得利的手里是活的,随时都可以钻出,而在自己手里,都是死的,没有一点灵气。

  在练习的过程中,欧得利在旁边观看,指点他的姿势。

  就这样枯燥的练习,足足练习了两个小时,苏劫觉得到了极限,欧得利才喊休息。

  休息了半个小时,欧得利问:“对于枪法的三个技术,你有什么心得感悟。”

  “其实还是锄镢头运劲。”苏劫越来越熟练:“拦的时候,其实就是锄镢头起手,身躯拧,向上画弧线钻,而拿枪的时候,就是向下画弧线劈,至于扎枪,就是向前送扑的那个劲,其实是一个东西。”

  “不错不错。”欧得利眼睛再次亮了起来:“现在你可知道,为什么锄地挖土是最核心的母拳锻炼了吧。无论是刀,还是枪,都是这一招,万变不离其宗。古代战争,最重要的就是刀枪,除此之外,就是弓箭,当然弓箭是属于暗器类型了,不是本身的力量,而是机械的弹力。”

  “还有棍呢?我看古代用棍的也很多,水浒传里面都是说某某好汉擅长拳棒。”苏劫做了不少功课。

  “棍棒是民间没有办法时候使用的,毕竟你拿着棍棒可以当扁担使用,挑着包袱上路,而你提着刀枪上路,就会被官府查。当然枪可以当成棍来使用,但棍不能够当成枪。但我这几天要教你的东西,其实也不是这个,还是胆量的训练,现在你拿枪来刺我。”欧得利道。

  “那我动手了!”苏劫猛的一抖,狠狠刺了出去,朝着欧得利的胸口。

  这个时候,欧得利手中的大点钢枪一抖,向外画弧,闪电一般,就把他那大点钢枪给打掉了,然后顺势一送,枪尖就刺到了苏劫的脸上。

  苏劫看见枪朝自己的眼睛刺了过来,整个人似乎都懵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还好,枪尖在他眼前停留下来,没有送进去。

  “好好体会,再来。”欧得利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再次训练开始。

  苏劫想了会儿,再度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体会枪法和锄头类似的地方,都是一种把身体当做杠杆,然后用一种全身协调性的发力技巧,使得速度更快,更省力,力量更大。

  只是枪法多变,锄头更沉稳,可核心的技巧都是一样。

  苏劫并没有立刻动,而是调整了下呼吸,使得自己处于一种极其平静的状态,然后他稍微一挑,就如扬起锄头。

  然后,这枪就刺了出去。

  “嗯?”很明显,欧得利倒是微微吃惊,但就在枪到达他面前的时候,他的枪又是一画弧,哪怕是苏劫早就准备好了,用力握住自己的枪,还是被一下打飞,然后枪就到达了他的眼睛地方。

  任何人,面对锋利的枪头刺到了自己眼睛前面,都会感觉到极其的慌乱。

  就如普通的人怕拳头一样。

  这可是大长枪,锋利的枪头,似乎一扎就会出现一个大血窟窿,到达了眼前,比刀可怕几倍。

  可是苏劫努力的锻炼自己不怕,可事到临头,他还是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

  面对长枪和面对匕首的时候,又是一番全新感受,一个是短兵器,一个是长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