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返回首页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第10章 全民公敌(9)

第10章 全民公敌(9)

  “没什么想问我的么?”十个小时之后,路明非终于打破了沉默。

  房车已经在高速公路上连续不断地跑了差不多十个小时,诺诺全程一句话也没说过。

  一路上都在下大雨,高速公路上的车不多,也都行驶得很谨慎,只有他们这辆宽大的房车全程高速行驶,超车过弯,溅起一人多高的水墙。

  看得出诺诺很着急,但情绪并未流露在脸上,她牢牢地控制着这辆动力澎湃的机器,也不要求跟路明非换班,像是根本不会疲倦。

  饿了她就叼着一个巧克力馅儿的牛角包继续开车,路明非偷看她的侧影,她重又变得那么威风凛凛,像是用最坚硬的白色大理石雕刻的女武神,除了那个牛角包有点可爱。

  “什么问题?”诺诺瞥了路明非一眼,“如果是无关紧要的问题,就别问了。保存体力,会有需要你替换我的时候。”

  “比如,我到底是谁之类的,”路明非顿了顿,“或者我到底是什么东西。”

  从醒来到现在,诺诺跟他唯一的一起聊天就是目送叔叔婶婶背影的时候,其他的话都是命令的口气,例如“跟着我”,或者,“离开这里,现在。”

  她一句话都没有追问那间医院里发生的事,好像那个恐怖的夜晚根本不存在,她看过路明非隐藏最深的那个秘密后,又都忘光了。

  “我猜你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不必浪费时间提问。”诺诺淡淡地说,“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人知道得比你我更多,等我们找到那个人,一切就清楚了,现在不必讨论。”

  “有人知道得比我们更多?”

  “EVA的底层命令库中,有几条命令是专门用来保护你的,在你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她甚至可以自动获得授权去毁灭能威胁到你的人。”诺诺扭头看了路明非一眼,“你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人,你是学院的重要资产,学院倾注了大量资源来培养你,让你成为他们的武器。只不过武器本身对此一无所知。”

  “重要资产?”路明非琢磨了一下这个词儿,无声地笑笑。

  那么长的时间里都觉得自己是个废物,死了还是活着都没有人关心甚至没有人知道,结果居然是某些人眼里的重要资产。

  一切忽然都豁然开朗起来,为什么自己一个菜鸟,却从一年级开始就总被派去屠龙的第一线,为什么自己能在那个精英云集的学院里活了下来,甚至爬上了学生会主席的高位。这根本就是一个怪物养成计划啊,养育一只大怪物,去吃掉其他小怪物。

  最后呢?最后应该是趁那个大怪物还没有明白过来的时候给它灌下毒药,从此一切的威胁都解除,人类亲密友爱地在一起,怪物们的尸骸被埋葬在大地的深处。

  “但那几条命令现在已经被撤销了,所以EVA没法保护你了。”诺诺又说,“全球缉捕我们的命令随时都会下达,他们不会放任一台人形屠龙机器在外面乱跑。”

  路明非沉默了好一会儿,“师姐你不害怕我么?”

  “害怕你?”诺诺瞥了他一眼。

  “能跟奥丁对抗的怪物,大概是龙王或者类似的什么东西吧?”

  “你觉得自己是么?”

  “我不知道,也许什么时候我忽然就丧心病狂了,只想毁灭世界。”

  “那时候我再杀掉你,现在不想这个。”诺诺从驾驶台上抓起一把钥匙丢给路明非,“与其跟我聊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去车后厢里看看,有件东西你应该有兴趣。”

  路明非茫然地拿着钥匙往车后厢里去了,登上这辆豪华房车到现在,他和诺诺都在驾驶室里待着,还没有见识过这车的豪华卧室。

  走了两步他才反应过来,诺诺根本就是懒得跟他聊这事儿,丢一串钥匙都把他给打发走了,而他习惯性地就服从了。

  你说咋还是那么不争气呢?分明老子是那种吼一吼世界都要抖三抖的大怪物啊!

  如果世界上真有命格这东西,自己的命格一定是个黑体加粗的“怂”字吧?

  “靠近的时候一定要小心,那东西不安全。”诺诺补充了一句,打开了车前灯,黑沉沉的夜幕已经降临。

  路明非愣了一下,点了点头,用钥匙打开通往车后厢的门。

  诺诺从后视镜里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没开灯的卧室里,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好像是那口气一直支撑着她到现在,呼出去之后,巨大的疲惫笼罩了她。

  不是因为这趟艰难的逃亡,而是因为路明非。

  她当然有很多问题想问路明非,他们现在身处巨大的危险中,没人知道他们走的是不是一条断头路。

  他们还身处巨大的谜团之中,从路明非的身份到昂热的遇刺,还有那位神秘的古神奥丁,如果谜团能够解开,他们就会多一些活下去的希望。

  可她不愿意和路明非聊这些,因为聊下去就必然会聊到三峡水库的事,还有北京地铁里的事,还有很多很多的事。

  不要跟我讲你的心事,因为我不能听。

  ***

  “所以路明非是一件武器?”贝奥武夫问。

  英灵殿的会议室里,秘党元老们聚齐。

  他们都看完了芬格尔皮带扣里的资料,他们都很想保持平静,但眼角止不住的跳动出卖了他们的内心。

  “一件武器,一件能够对付龙王级目标的究极武器!”芬格尔非常笃定,“而我,就是受命监视那件武器的人!我跟那个怪物可不是一路人,我也是糊里糊涂就上了贼船。”

  “你的意思是校长希尔伯特·让·昂热让你去执行监视任务。”

  “对!都是校长的意思!他不让我毕业,就是为了盯住路明非!”芬格尔显得痛心疾首,“可我根本没想过路明非是那么危险的东西!早知道我就趁他喝醉了手起刀落!”

  “执行部里有很多精英,如果需要他们可以是世界顶级的间谍,为什么昂热却锁定你去执行这个任务?”图灵先生问。

  “校长说路明非其实特别敏感,负责监视他的人不能是特别强的人,会激活他血统中暴虐的一面。校长觉得我特别适合,因为我是个真正的废物!”芬格尔挺胸收腹。

  元老们无声地对视。

  这确实是个合理的解释,高阶的龙族血统确实能敏锐地觉察到身边怀有敌意的人,如果监视者能力低下,反倒是更好的选择。

  “他的能力是什么?能够杀死龙王的能力,是某种超高阶言灵么?”

  芬格尔愣了一下,“这我倒真是不知道,除了游戏打得很好,说烂话说得特别溜,看不出有什么过人之处。”

  “他的情绪怎么样?是那种容易冲动的性格么?”

  芬格尔想了想,“那倒不是,以他的性格我觉得最适合当个网站管理员。”

  元老们陷入了沉默。

  这个情报看似解释了很多的事,却又让眼下的局面变得更加错综复杂。

  一个来自中国的男孩,其他一切都正常,唯一的问题就是发起火来会杀死龙王。

  他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从哪里来?

  一个掌管了学院近百年的秘党领袖,如果把全世界的屠龙者看作一支军队的话,他无疑是这支军队的将军,可他藏有一件恐怖的屠龙武器,却不愿秘党的其他人知道。

  他怎么找到路明非的?他的屠龙计划中有没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是什么样的人能在一瞬间重创他?

  所有的谜团相互勾连在一起,隐隐构成了一个庞大的迷宫。

  米诺斯的迷宫中困着米诺陶洛斯,那个牛首人身的恐怖怪物,这个迷宫里困着什么东西?

  “既然是能够杀死龙王的武器,那么务必立刻回收。”贝奥武夫打破了沉默,“对路明非和陈墨瞳的最高级缉捕令应该立刻下达,让EVA把所有计算资源集中用于搜捕他们!”

  恺撒霍地起身,想要说什么。

  他明白这条命令的言外之意,所谓最高级别的缉捕令,以往的对象都是龙王,这种缉捕令往往都伴随着武力授权。

  换而言之,它的意思并不是把谁谁平安地带回学院来,而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如果他是我们对龙王最有效的武器,我们应该首先确保他的安全。”阿巴斯抢先说出了恺撒想说的话。

  “先生们,一件自己有思想的武器,强大到可以毁灭龙王,这件武器如果不能被控制,那最好被毁掉。”贝奥武夫凝视阿巴斯和恺撒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