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符

小说:《万域之王》
返回首页龙符(www.longfu8.com) > 第十一章 生死九转

第十一章 生死九转

  整个院子中旋风升腾,人影晃动,野草全部伏倒,似经过了狂风摧残。

  草丛中的许多虫豸纷纷被劲风震死。

  这是古尘沙在苦练武学。

  他揣摩天子封神术,观摩《巨灵神功》,又有心得,获得气感,实已不输于苦修多年的武学宗师。

  这样的进展已经不能用神速来形容,堪称奇迹。

  但他获得“祭天符诏”,拥有沟通上苍之能,这样的进步也能理解。

  武学之精要在心头流转,古尘沙全身都处于物我两忘之境界,气机混元,武学修为更上一层楼。

  砰!

  他身躯前扑,如纸鸢没半点重量,乘风而起,扑到院边大石之上。

  那大石坚硬如铁,遇到了古尘沙的手掌却就变成豆腐,在上面出现掌印,深入三寸,纹理清晰。

  而大石并不裂开。

  古尘沙再一抹掌,那掌印就被抹掉,硬石在他手掌之下如泥巴。

  功夫已到“化石为泥”之境。

  “爷的功夫越来越神妙,我看皇子之中也是罕见。”小义子看得心神动摇,不停叫好。

  “也不见得什么神奇。”古尘沙并没有自傲,反而凝重起来:“我不过是闭门造车而已,没有经历过血腥实战,和那些战场上和蛮族厮杀浴血滚过来的皇子还是不能比。”

  眼下虽然天下太平,百国已灭,但在大永王朝之外的蛮荒塞外却还有妖蛮作祟。

  所谓妖蛮,那就不属于人类。

  先说蛮,他们和人类一模一样,但却人面兽心,不认为自己是人,拜的祖先也是野兽。比如塞外就有蛮族,自称祖先是狼,祭祀的图腾和祖先也都是狼神,他们茹毛饮血,甚至还吃人。什么仁义道德,礼义廉耻一概不知。

  所以就算像人,也没有人认为他们是人。

  不像以前的百国,比如献朝,虽和永朝对立,却也都是行仁义礼法治国,还是属于人类。

  明礼法,知进退,守秩序,敬天命,才叫做人。否则就是禽兽。

  这些蛮族时常入侵,杀之不尽,他们的背后更有邪魔作祟,隐藏在莽莽蛮荒深处,始终是人类的心腹大患。

  哪怕是以天符大帝的雄才大略也不能除尽,只能修建巨石长城以抵抗蛮族入侵。

  每每到天下大乱之时,那些蛮族背后的妖孽魔王就出现在人类国度,传播歪理邪说,蛊惑人心,让人变为禽兽。

  这些在史书中多有记载。

  每每读到这些,古尘沙也很是心痛。

  平蛮乃是第一国策,皇子成年之后,甚至要去边关和蛮族征战,磨练武技,建功立业。每隔五年,皇帝更要御驾亲征,对蛮族进行征战。

  眼下朝廷有几位皇子位高权重,册封为亲王,那就是因为跟随皇帝两次御驾亲征,击杀无数妖蛮,取得赫赫战功。

  “爷也不要妄自菲薄,朝廷每五年就要对蛮族进行征战,明年就是天符十五年,皇上肯定会御驾亲征,再次平蛮,成年皇子也要跟随在身边,到时候爷就可建功立业,大展宏图,捞个亲王稳稳当当。”小义子在想着如花似锦的前程:“别看十八皇子那天耀武扬威,和那些封了亲王的皇子比起来,却也不值一提。”

  十八皇子古鸿沙成年之后可以册封个国公,但离郡王,亲王还差了很多。

  而被封为亲王的皇子,在古尘沙看来,恐怕有的已踏入“道境”,深不可测。

  他虽练成神功,到底缺乏实战经验,真正的强者都是在搏杀中步步历练出来的,他知道自己还差得很远,不敢妄自尊大。

  “皇上让那个楼拜月和我亲近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我就成为众矢之的,京城已成多事之秋。我觉得眼下应该离开这里。”古尘沙想了想:“稍后,我就会向皇上提出为国建功立业,前往边关击杀妖蛮。”

  “爷,这样不是很危险?你不离开京城,许多人对你就没法下手,一旦离开,各种阴谋诡计接踵而来,恐怕就危在旦夕。”小义子有些震惊。

  “我知道,但京城虽好,却也是困字格局,在这肘腋之地,我的武功却不得施展,更处处受制,不如去边关,虽然清苦,却也能磨练武功,天高任鸟飞。”古尘沙心中已经思考清楚。

  在京城久居,势力错综复杂,自己处处受制,干什么事都不方便。

  当然京城繁华安逸,边关清苦危险,很多皇子其实都不愿去,对于古尘沙来说,边关却比京城要安全许多。

  其实古尘沙更有心思,到了边关,自己就可以尽情发挥祭天符诏,获得大量虎狼丹,同时收集人才,成就功业。

  “爷考虑周全。”小义子也思索:“那现在现在就写本子交给宗人府奏给皇上?就怕宗人府从中作梗。”

  “无妨,这件事情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怎会作梗?”古尘沙摆摆手:“当然,我现在不能写,还过几月再说,现在我要做成假象,就是得到楼拜月的赠予苦练武学,有所成就,按耐不住心思,蠢蠢欲动。”

  他修炼的天子封神术乃惊世绝学,不能见光,现在将计就计,也可以解释武功来源,当然此事不能操之过急。

  秋去冬来,渐渐寒冷,北风呼啸,树干都光秃秃的,到处都是萧瑟之气。

  古尘沙的日子倒好过了起来,每日读书习武,院子中杂草拔除得干干净净,更购买大量的物资,使得整个家里焕然一新。

  这就造成了他精神振作的气象。

  却引起有心人注意。

  京城之外三十里地的一座庄园中,处处亭台楼阁,却并不古典,都用新鲜玩意儿装饰,在内湖湖心处建立的一座高塔,居然全部都是大玻璃结构,阳光晒在上面,闪烁生光,如水晶之塔。

  就在这座塔内,十八皇子古鸿沙正在垂钓。

  他居然不用鱼饵,长长线甩下去,深入水底,自身精神就通过鱼钩,把水底的情况感知得历历在目。

  突然,他手轻微抖动,那鱼钩在水底猛窜,直接钩到了一条大黑鱼。

  这大黑鱼重有数十斤,满口獠牙,潜伏在淤泥之中,却被他鱼钩扎入口中,一甩而起。

  别人钓鱼都是让鱼来吃饵,他则是运劲如神,那鱼钩似乎活物,在水底穿梭。

  “爷的龙王劲可谓是神乎奇迹。”奴仆站在旁边,垂手呆立,毕恭毕敬的赞叹着。

  “古尘沙那边到底如何?”十八皇子古鸿沙问道。

  “他接受了楼拜月的丹药,一万纸钞,还有本《巨灵神功》之后,日日夜夜都在苦练武功,似小有成就,由此可见,他以前都是在装疯卖傻。”那奴仆打听得清楚。

  “这才是真傻。”古鸿沙脸上出现冷笑:“被楼拜月耍了,他以为有丹药和功法就可以弥补时间上的损失么?功夫要从小开始千锤百炼,错过最佳时候,怎么都于事无补。”

  “爷,明年就是天符的三次大征蛮,皇上再次御驾亲征,这次规模之大,超越以往。皇上这五年积累已经有了庞大资本,要灭掉狼蛮,蛇蛮,猿蛮三族。”那奴仆把打听到的消息再次说出来:“我从内廷那边打听到,皇上似乎要看哪个皇子的功劳最大,准备了生死九转仙丹赏赐给他。”

  “生死九转仙丹。”古鸿沙倒抽凉气:“这是传说中的上古之丹,不属于人间,传闻乃古之天子杀妖孽祭天,获得的延寿之丹。父皇当年灭了生死宗,获得这枚仙丹,我以为服用了,却想不到还在。”

  那奴仆不说话,让古鸿沙思考。

  良久之后,古鸿沙挥挥手,“下去吧,那古尘沙就不要盯着了,免得浪费人手,你主要是盯着老七,老十,老大他们,知道了么?”

  “属下明白。”奴仆单膝跪地告退。

  与此同时,在“元国公府”,楼拜月也听着汇报。

  古尘沙的任何举动似乎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小姐,情况就是这样,十九皇子每天勤奋练功,不分昼夜,眼下差不多是登堂入室之境了。”女侍卫拿着记录的纸张,“不过他似乎还没有激发巨灵血脉。”

  “激发巨灵血灵似不可能。”楼拜月接过纸张,看着上面写的节略。

  “那我派人继续盯着?”女侍卫道。

  “当然,他的任何动静都向我汇报。”楼拜月道:“这是小事,我让你办的大事如何了?”

  “我们已经按照神秘地图寻找到远古遗迹,任何人都不知道,接下来就是进一步挖掘。”女侍卫道。

  “好,那个遗迹是上古战场,传闻古天子‘虚’和妖军大战之地,你们要防止妖气入侵,我过几天就赶过去。”楼拜月十指交叉,言语有些兴奋。

  天符十四年的第一场雪终于降落下来。

  开始是细碎的小粒子,下了半夜,到早上突然转大,铺天盖地如鹅毛,转瞬间天地洁白,再无其它颜色。

  古尘沙就坐在雪地里,修炼精神,他根本不冷,就穿件单衣,身上却并没有丝毫热气,就如木石,雪花落在上面并不熔化,转眼把他变成雪人。

  只有他双目炯炯,望向天空。

  精神和大雪相互融合,每片雪花形状在他感知中都清晰的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