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符

小说:《万域之王》
返回首页龙符(www.longfu8.com) > 第十章 大智若愚

第十章 大智若愚

  “太让我失望。”楼拜月道:“男儿最怕不立志,哪怕是在逆境之中,也不能自甘堕落,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难道你这都不懂?如果你立志有雄心,我楼拜月必定成全你,你要练功,我给你最好的丹药和最好的功法,有我楼家支持,你不会逊色任何一位皇子,但你没志气,那纵然天命在你身,也无济于事,不尽人事,哪来天命?”

  “天命所归?那是别的皇子,和我无关,千万不要扯到我身上来。”古尘沙越来越害怕:“我也不要你支持,你可千万别再害我。”

  “这么说你是真的要当扶不上墙的烂泥了?”楼拜月眼神中失望:“我知你母亲是献朝公主,多有禁忌,养成了你胆小怕事的懦弱性格,我楼拜月要嫁的男子,那是顶天立地之英雄豪杰,虽在荆棘丛中,仍谈笑而行。当今圣上在二十年前还不是私生子?出生比你还卑微,处境比你更艰难,还不是击败诸多对手,定鼎天下?”

  “我可没父皇那么大志向。”古尘沙眼神看向窗外,似在走神。

  看见他这样小心翼翼,生怕说错话的模样,楼拜月也索然无味,想了会儿,声音陡然加大了些,带着蛊惑的魔力:“既然你自甘堕落,我也没有办法,其实我告诉你,你现在的情况,想要平安是不可能的,当富家翁都不得,要么振衣而起,拼个轰轰烈烈,要么就以后被人一杯毒酒赐死,你是不是认为你没有机会?我告诉你,你其实是献朝皇室血脉,其中蕴含巨灵神的血脉之力。如果我有办法激发你体内的血脉神之力,你的武功一日千里!我现在问你一句,你愿意不愿意!”

  “什么?巨灵神血脉!”古尘沙呼吸急促了起来,似乎被楼拜月说动,献朝皇室是巨灵神的后裔,真正的嫡系体内蕴含有神之血脉,但很难激发,如果在机缘巧合之下激发,那短时间内就可以成为高手,不过这对他没有吸引力,但他知道火候已到,如果再装疯卖傻下去,未免显得太精明了,一个将计就计的念头升腾起来:“那依照你所说,我该怎么办?”

  真正的傻子,是被人一说就动,善于被挑拨。

  现在楼拜月明显是再试探他的反应。

  “哦?这么说,你心中倒还有些热血。”楼拜月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她看见古尘沙血都涌了上来,就知自己语言已凑效。

  “你要怎么帮我?”古尘沙直接问。

  “这是一葫芦培元丹和固本丹,还有洗髓丹,本来都是皇家供应,并不见得稀奇,你却被克扣而不得,我就替你补回。”楼拜月拍拍手,上来个婢女,端上盘子,里面放着三个葫芦,还有本小册子。

  “那本小册子,上面是献朝皇室秘法,巨灵神功,乃介乎于王品和帝品之间的功法。传闻修炼之后,力大无穷,堪比上古巨灵,但只有献朝血脉之人修炼才会事半功倍。这秘法是当年我楼家攻破献朝国都获得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古尘沙惊疑:“巨灵神功已经收藏进入皇室书库内,你这样做,得到了父皇同意的?”

  “你就算现在奋起直追,也和别的皇子相差巨大,只有修行巨灵劲,才可一日千里,激发你献朝血脉。再说,这东西属你也是物归原主,你也不用担心,此事我已经经过了密折禀报皇上,皇上已经同意。献朝皇室传闻乃是上古巨灵神的血脉,你如果真的修炼巨灵神功,把巨灵神的血脉凝聚起来,用于巨灵之力,那却就是罕见之高手了。”楼拜月语气凝重。

  “那好,我就收了。”古尘沙听见密折二字,就知楼拜月此女颇得皇上喜爱,甚至开始委任大事。

  密折是受宠信的臣子才能拥有,凡大小事情,都可以写入折子中,不计入档案,不对外宣扬。

  想不到楼拜月居然可以得到密折直奏之权。

  此权有的封疆大吏也未必有。

  他让小义子上来把三葫芦丹药和那小册子收了,“君父赐,不敢辞,既然如此,我就收下来了?”

  “这才算好,其实你现在的处境都是自己造成的,如果努力修炼,现在到了宗师之境,得到皇上赏识,获得功勋,开府建牙,岂会如此?”楼拜月似乎竭力在蛊惑。

  “好,没问题。”古尘沙毫不犹豫的点头。

  “那就一言为定。”楼拜月道:“来人,上酒席。”

  “酒席就不必,我这就回去苦练武功,准备建功立业。”古尘沙似乎真的被鼓动了心中热血,已急不可耐。

  “那好,男儿有此雄心是好事。”楼拜月再使了个眼神:“我看你囊中也羞涩,这里有钱一万,你可先拿回去,等过几月皇上赐下来宅子,再安顿府邸。”

  说着,那婢女又捧上来个盘子,中间放着叠纸钞。

  纸钞金黄颜色,上面印有漂亮的云纹,居然有淡淡的神圣气息。

  这就是朝廷印制的钞票,天工院的技术,没人能假冒。

  古尘沙也不客气,让小义子照样拿了,立刻下船,乘坐小船上岸,悄然离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那婢女道:“小姐,看来十九皇子并不蠢呢,真的是在韬光养晦。”

  “不,他这番行为就说明是真的蠢,如果聪明就会明白自己和别的皇子差距,任何丹药修行都无法弥补,尤其是巨灵神功,就算是当年献朝皇室嫡亲血脉修行起来也颇为困难,更何况是他?他真的聪明,就拂袖而去,不要我的赠予。”楼拜月摇摇头:“那样一来,我倒对他刮目相看,现在来看,他装疯卖傻是小聪明而已,遇到利益,就蒙蔽了本心,恐怕祸不久矣。”

  “哎,也不知道皇上怎么想的,明明对小姐要重用,却给小姐出这么个天大难题。十九皇子以后肯定会被赐死,到时候反而连累小姐,甚至楼家。”那婢女对前途有些迷茫。

  “也许这正是皇上对我的考验,若是这件事都处理不好,日后怎么处理国家大事?”楼拜月道:“十九皇子得到我的赠予之后,肯定苦练武功,然而铁定会为诸多皇子所不容。他如果被害死,那也就省去许多麻烦,他如果真的能够躲过去,那就证明他有本事。”

  “如果他真的修成巨灵神功,恐怕真能占据一席之地。”婢女眉目如画,小嘴琼鼻,也是高手,颇有智慧和灵光,“皇上胸怀博大,能容得下十九皇子的。”

  “巨灵神功修成,必须要激发上古巨灵神的血脉,献朝皇室英才辈出,百年都没能出一个,否则怎会被我朝所灭,要知一旦激发了巨灵神血脉,就能够通过献祭,沟通冥冥之中的巨灵真神,获得无与伦比之伟岸神力,献朝若是有此庇护,岂会灭国?”楼拜月看着大江之上船来船往:“不过皇上的修为,我看恐到不可思议之地步,只要获得祭天符诏,就可行天子之道,废除真神,那样巨灵神纵然为太古之尊,也无法以神力破世界之屏障,把神力在现世界显现,也无法获得祭祀,到时候就要被皇上所诛。”

  “小姐,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那婢女听见楼拜月自言自语,有些迷茫。

  “这些东西不是你所能听得懂的。”楼拜月挥手:“我估计这次和十九皇子会面也瞒不过那些皇子,过后就有那些皇子的人过来询问,你把他们都打发走,说我在闭关。”

  “是。”

  岸上。

  小义子提着那包东西,脸上却疑惑不解:“爷,你为什么要接受楼拜月的东西?按照你的性格,应该隐忍才是。”

  “原因有三,一我若是隐忍,不被利益所动,那反而被人怀疑,楼拜月何等聪明,肯定就洞若观火了,我只有贪图小利,忘掉韬晦才显得是真蠢。这叫和光同尘。二来,我练就了别的武学,现在却不能表露出去,现在借楼拜月的赠予,正好可以名正言顺的施展,不至于被人诬告陷害。这叫做将计就计。三来,是看看楼拜月和父皇的心思,为什么要让我修行巨灵劲?”古尘沙深沉思考。

  “爷真是善谋远虑。”小义子由衷钦佩:“那这些丹药和钱怎么办?”

  “有了这些钱,我们手头宽裕许多,一万钱不是小数目,哪怕郡王年俸禄也不过如此。”朝廷的纸钞颇为珍贵,一元钱能兑一两雪花白银,购买力非常坚实:“至于丹药,我已用不上,就给你固本培元,有些事情我不能出面处理,就要靠你。武功越高越好,这书我倒是回去细细观看,如真有可取之处,你也能练习。”

  古尘沙学会了“天子封神术”第一招“日月同辉”中的“日月炼”,已经不需要学习任何神功,但武学之道,可以博大而精深,观察许多武学,专修一门,况且“巨灵神功”传闻是上古巨灵所创。

  那上古巨灵是古天子护法,未必和天子封神术没有沟通之处。

  回到皇宫小院中,古尘沙翻开那《巨灵神功》,引入眼帘的是尊活灵活现巨人,全身筋肉虬结,铁拳紧握,肩宽胛厚,似有无穷精力。

  在这巨人的身上,穴道经络密密麻麻,有运劲之图形,除此之外,旁边还有小字注解了许多修行之法。

  这修行就不是武学招式,而是打坐,冥想,炼神,锻炼意志之道。

  古尘沙武学修为根基颇深,修炼天子封神术之后更神思敏捷,智慧顿开,现在看这《巨灵神功》更是高屋建瓴,没有什么深奥之处。

  他并没有修炼,不过是暗暗体会,在心中酝酿,思考。

  那些武学知识反反复复在脑海中锤炼,沉淀,最后的出来精华,照耀全身透彻,武学精神丝丝入扣,如星火之芒,闪烁不停。

  良久之后,他睁开双眼,体内筋骨气息涌动之间,人已落到窗外。

  他左手托日,右手托月,正是日月炼的绝学。

  他的身法飘逸,时而如秋叶飘零,时而如大河奔涌,时而如火箭冲天,时而如彗星坠地。

  刚柔之劲,已真正登峰造极,精神洗练可谓是纯洁如雪。

  久炼之间,他觉得身躯之中同时腾升起来寒热二气,相互冲撞,似有冰炭同炉之势。这就是天子封神术中的日月炼到了紧要关头。

  他恍恍惚惚,神游天外,灵肉分离,似乎看到了天地就是大熔炉,万物都在其中熬炼,那些超脱的都是精华,而有更多的生灵,就成了杂质,沉淀下去,万劫不复。

  “天地为炉,造化为工,阴阳为炭,万物为铜!”他突然明白了天子封神术中的几句口诀。

  任何人都在煎熬和痛苦之中,能够忍耐的,就会脱颖而出,成为天地之精华。

  砰!

  他的身躯之中,连番气爆,似破茧成蝶。

  百穴都相互吐纳,隐隐约约有接引天地元气入体的味道。

  这就是触摸到“道境”的征兆。

  当然,这只是触摸,拥有了“气感”,离真正的道境,服气辟谷,不食人间烟火,全凭吸收天地精华为生还差得很远。

  一旦如此,就再也不是凡人。

  凡人整日蝇营狗苟,说到底还是为一日三餐奔波。就算是朝廷大事,也无非是要先填饱老百姓的肚子。

  而道境服气,随时随地汲取天地精华,少了多少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