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符

小说:《万域之王》
返回首页龙符(www.longfu8.com) > 第二章 何为天子?

第二章 何为天子?

  “这么多书,一辈子都看不完。”

  古尘沙随意坐在地上翻看一卷破书,他周围是重重大殿,每间大殿内书卷堆积如山。

  这是编撰“天符大典”堆放天下图书之地。

  他被罚整理书籍三天。

  皇帝炫耀文治武功,一是要开疆扩土,是为武功。二就是编书,那就是文治。

  天符四年就开始召集无数饱学鸿儒,征收天下图书,编撰大典。

  这十年之间,一车车书从全国各地拉到京城,堆满大片宫室。

  当然有价值的武学典籍和道书仙章都已经被筛选出来,收藏进入皇室秘密之地,剩下都是三教九流杂书。

  因为是挑剩下来的,书籍就疏于管理,渐渐生虫。

  他虽被罚来整理书籍三天,但几个小太监在这里游走,也没来管他。

  他在随意看书,这书是前朝老资料笔记,介绍修行和武学。

  “修行分为凡境和道境。凡境四重,初窥门径,登堂入室,出神入化,登峰造极。再向上,那就是以武入道,踏入道境,有三十六变。

  如一变‘服气辟谷’,不食人间烟火,汲取天地灵气。

  二变“九牛二虎’,全身九牛二虎之力。

  三变‘铜皮铁骨’,刀枪不入。

  四变‘吞金化石’乃内脏强大如熔炉,吞服金石都可熔化。

  五变‘百窍聚灵’,人身有一百零八穴窍,非常隐秘,气不能达,如能修到灵气充盈百窍之境,那整个人会有脱胎换骨之变化。

  六变‘炼气成罡’,灵聚百窍之后,灵气在体内循环不息,渐渐培养壮大到极限,就可喷薄而出,化为罡气,发出百步神拳,隔空碎人。所谓罡气,又名真气,乃真实之意。

  七变‘离地腾空’,真气再度壮大,环绕周身,可托起身躯,站立在空中,拥有短暂飞行能力。

  八变‘三昧真火’,全身真气鼓荡,产生内府真火,由内向外,寸寸焚烧,熔炼身体。

  九变‘琉璃玉身’,真火炼体之后,过最后一关,全身晶莹如琉璃,无病无恙,长命三五百年而不死。

  人随着修炼深厚,会开发出种种能力,上古先贤把这些修行的改变记录下来,就形成了三十六变。

  三十六变到最后,更是能够‘断肢再生’,‘滴血重生’‘不死之身’‘元神出窍’,‘借尸还魂’,‘大小如意’,‘虚空造物’,‘开辟洞天’那却就是真正的仙人手段了.............”

  看完这本笔记,他合上低声道:“道境变化真是奇妙,可惜我现在武功平平,只不过初窥门径而已。算了,这些老生常谈也没啥看头。”

  把笔记扔下,他又重新寻找书看。

  关于道境的三十六变,自古以来有很多记载,但修炼到的人凤毛麟角。

  他左看看,右看看,到处找书,突然跘了下,哗啦啦....一堆书倒塌下来,灰尘笼罩,迷了他的眼睛。

  “人倒霉起来真是喝凉水都要噎死。”

  他连忙从灰尘堆里整理破书,突然觉得手摸上去有异。

  “这是什么材质的卷?非丝非麻,也不是皮?”

  他从角落里面抽出本泛黄卷轴,看不出名字,处处被虫蛀出来小孔,上面字体很小,如蚊蝇似也。

  “何为天子?集某家学问之大成者,方可称为子,如上古诸子百家。而天子,乃集天道之大成者,手握天权,口含天宪,一念生灭,万法由心,册封诸神,此乃天子。而今之皇帝,以阴谋杀戮权术立国,治理区区凡人,也称为天子,岂不可笑............”

  “原来天子的含义是如此!”古尘沙读了这不知名卷书笔记两句,觉得有趣,“天子,就是天道化身,的确不是人间皇帝所能比拟的,人间皇帝,根本不能称为天子,子,学问大成者,甚至是开辟学问之祖师,如法家祖师,称为法子,儒家祖师,就是儒子。那天道祖师,就是天子。天子最强的地方是可以册封诸神,上古有很多真神,都是古天子册封的,到现在还享有香火。”

  心想之间,他继续往下看。

  “上古有祭天符诏,受命于天,乃天道精华之凝聚,给与众生之一线之机,众生皆可成天子,只要能得祭天符诏,以此沟通上天,逐渐修炼,可懂天道..........”

  古尘沙看到这里,合上残破卷轴,“祭天符诏我知道,谁能得到,谁就是天子,后来符诏丢失,皇帝就用玉玺来代替。玉玺上面的四个字,受命于天,就是祭天符诏上面的字体。”

  皇帝祭天,开头的话就是:“臣某某,受上天符诏,总理河山...........”

  但自太古以来,这符诏就已经消失,历代皇帝其实是并没有得到上天册封,只不过凭借武力和权谋来坐稳江山。

  现在大永王朝皇帝古踏仙,年号为“天符”,意思就是要寻找到祭天符诏,好名正言顺成为天子。

  “这本书带回去看看。”他拍拍身上灰尘,把书揣在兜里,转身回院子。

  眼下他才十四岁,只能住在皇宫旁边偏僻院落。

  而十五岁成年后,就能开府建牙,成家立业,同时册封个爵位,领取固定钱粮,那时候日子就会好过些。

  当然以他的身份,想受封亲王和郡王那别想,得封个奉恩将军就不错了。

  朝廷宗室爵位分亲王,郡王,镇国公,辅国公,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奉国将军,奉恩将军。

  只有特别受宠的皇子才能出生就封王,普通皇子则先封低等爵位,并不世袭,以后递减。

  他的小院子在皇宫最北方边缘,只有两三间房,空空荡荡,看不到伺候的宫女和太监。

  他并不得宠,月例钱还经常被克扣,更没有母族支持,倒霉蛋一个,谁会跟他?

  不像有的皇子母族富可敌国,出手大方,培植势力,纵横宫闺。

  院子里也很杂乱。野草遍地,从石板缝隙中钻出来,在风中摇曳,还有麻雀等鸟儿在寻草籽吃。

  夜晚狐獾出没,蛇虫爬行。

  皇宫北面人烟稀少,连接着一片片树林和湖泊,白天都阴森森的,到了夜晚更是鬼影重重,连大胆的侍卫都有些心悸。

  古尘沙也不在乎,躲在这里避祸更清净。

  刚进小院,迎面走过来个小太监,手里提只大公鸡,喔喔喔叫着,看见他立刻弯腰:“十九爷,今儿有鸡吃了,尚膳监今天采买很多新鲜菜,我好多歹说,总算给我们匀了只鸡。”

  古尘沙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叹口气:“小义子,你跟着我这么久忠心耿耿,我好处也没给你,你还四处被人欺负。”

  这小义子是唯一肯跟着他的太监,已有多年。

  “爷千万别这么说,我本来也是个可有可无的癞皮狗而已,只有爷把我当个人,我敢不忠心?”小义子连忙跪下:“爷,这院子也太荒了,要不要把草拔下?整治得干干净净,住着也舒坦些?”

  “常言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就是让这里荒凉些,让人觉得我颓废如死,这样少许多烦恼。”古尘沙深得韬晦之术:“起来吧。”

  “小的明白。”

  小义子站起,冷不防手滑,那大公鸡突然飞起,朝古尘沙扑来。

  咯咯咯咯!

  鸡爪狠狠抓到了脸上。

  古尘沙慌忙之中,用手去挡,爪子就血淋淋的把他手上皮肉抓下来大块。

  刷!

  他从袖子中抽出匕首,以“横扫千军”的招式割中大公鸡脖子。

  他武功平平,却也苦练过,缚鸡之力还是有的。

  大公鸡脖子被割破,鸡血洒在身上。

  “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小义子吓得魂不附体。

  “起来吧,这算什么。”古尘沙倒无所谓:“你把大公鸡收拾烹煮了,我回房间包扎伤口,换件衣服。”

  他鸡血鲜血混合着,身上实在不像样。

  回房脱下衣服,吧嗒!那本书掉下来,上面也沾了血液,隐约有清光闪过。

  古尘沙弯腰捡起来。

  手刚触碰到这书,嘭!上面居然燃烧青色火焰,书已经焚尽,出现青色卷轴,这卷轴非金非铁,非丝非麻,上面有四个字,似乎飞鸟在翱翔。

  “上古鸟形文字?”古尘沙认出来了,这是上古最神秘文字,鸟可以飞,沟通上天。

  文字做鸟形,就是秉承天意。

  “受命于天!这是!祭天符诏!”

  他嘴里结结巴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因为那卷轴上面四个字《受命于天》。

  想不到,历代皇帝毕生追求的这东西居然就隐藏在破书之中。

  得此符诏,刻苦修炼,就可成天子。

  没有此符,哪怕权势再大,疆土再广,也是皇帝,而不是天子。

  皇帝是皇帝,天子是天子。

  因为皇帝只能命令凡人,而天子手持诏书,可以册封诸神!

  天子封神。

  只有手持此诏,册封的神,才是真神,除此之外,都是伪神。

  哪怕是现在,天符大帝的十大功绩之一“废淫祀以封诸神”,都只是清理那些没有被古天子册封的邪神恶魔,而不是自己真正册封真神,他没有祭天符诏。

  天子真正的权柄,不是管理凡人,而是册封诸神。

  否则,又怎么能称得上天子?

  古尘沙把这东西收起,心情从最初的激动平复下来,长长嘘了口气:“社稷神器,有德者居之,未必也就需要什么祭天符诏。”

  就在收起之时,符诏上突然出现了大公鸡虚影,流转流动,吸入其中。

  嗡嗡......符诏吸了大公鸡影子后,就有莫名暖流隔空传递而出,注入古尘沙身体。

  他忍不住呻吟出来,只觉增加了一头雄鸡之力。

  “上古史书记载是真?上古人皇,杀生灵滴血在符诏之上献祭上天,就可以获得那生灵的力量?”他恍然大悟。

  刚才他杀死大公鸡,那鲜血沾染在破书上,而大公鸡又把自己抓出血来,同样沾染,混合在一起,就形成了个小小的祭祀。

  这等于是古尘沙在向上天祭祀,自然就获得上苍馈赠。

  祭天符诏也因此而被激发。

  古尘沙是皇子,多次跟随皇帝祭天,却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异象,上天也没有赐给皇帝什么东西,这是没有祭天符诏的原因。

  没有此符诏,任何人都无法沟通上天。

  得到传说中的祭天符诏,古尘沙并没有当皇帝的心思,以他现在小小力量夺嫡无疑是自寻死路。

  况且他对皇位也没什么想法,当下还处于活命阶段。

  古尘沙毕竟是皇子,这些年虽然装疯卖傻,其实暗中读书习武,武学限于资源不能进步,读书却着实不少。

  “我身为皇子,本来练功有应得的丹药补品,却全部被克扣,眼下才武学才初窥门径,有了这祭天符诏,我就能够效仿上古天子,杀猛兽献祭苍天,祈佑万民,修成神功。不过在皇宫内不能祭天,否则被人告一个行巫蛊之术的罪名,铁定被赐死。看来只有去南山狩猎了。”

  皇宫最忌讳巫蛊之术。

  古尘沙万万不能被人抓到把柄。

  他也没有想过把祭天符诏献上去。

  如果献上去,肯定轰动朝野,也立下盖世奇功,被册封亲王是肯定的,但那有什么用?自身没有实力,亲王也随时都会剥夺,被人陷害一句话赐死,你能反抗?

  甚至有可能在以后被人弹劾个私藏神器,图谋不轨的罪名。

  等我利用祭天符诏,先修成道境,实力强大起来,才不会任人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