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逃生
    东谷森林里刚下过一场大雨,偌大的沼泽被积水淹没,只剩一点草尖露出水面。

    “这儿不能走,绕路的话怕是得再绕两天。”苏先归望着这片沼泽,眉头紧皱。

    没有得到回应,苏先归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江以宁,见她幽幽地看着左侧的林子深处,刚想问话,江以宁便“嘘”了声,拽着她躲到了一棵巨树上。

    江以宁修为高,对周围的情况也十分敏感,她既然有此举动,那说明有情况发生。苏先归虽然被这个高度吓得两腿发软,但还是抱着树干安静地等待着。

    不一会儿,便有一些窸窣的声音伴随着一道尖锐的鸟鸣声传来。

    眨眼间便有一只红羽青尾,头顶黄色羽冠的鸟从林木间飞窜出来。它的速度很快,但是后面喷射出来的蛛丝更快,瞬间就追上它。要不是它拐了个弯,那蛛丝就粘到它了。

    苏先归一眼便认出这是珍稀灵兽尘灵鸟,不过这只成年的尘灵鸟已经受了伤,本来又长又漂亮的尾巴只剩半截,一只鸟爪也断了,鲜血直流。

    追赶它的是一只五阶妖兽沼泽蛛。

    沼泽蛛生活在沼泽周围,体型极大,且它本身的爬行速度不快,但它会吐出蛛丝缠住远处的一棵树,再收缩蛛丝,几乎是一瞬,就能爬到那棵树下,然后朝下一棵树吐出蛛丝……

    苏先归仿佛看见了蛛型蜘蛛侠。

    饶是江以宁也不敢跟它对上,只能躲在树上等它被尘灵鸟引走。

    但许是拥有倒霉体质的苏先归在树上,那尘灵鸟飞行的方向是朝着她们这边来,沼泽蛛喷出的蛛丝也粘在了她们脚下的树枝上。

    苏先归“……”

    江以宁“……”

    江以宁几乎是在蛛丝粘上树枝的同时,便提着苏先归跳到了另一棵树上。只可惜沼泽蛛还是注意到了她们。

    比起灵兽,还是她们身上的元气更加吸引沼泽蛛的注意力,于是它改变了捕猎的目标,朝二人发起了攻击。

    若不是她们的出现,以速度快著称的尘灵鸟都没法逃过沼泽蛛的追捕,更遑论她们了。但她们光是躲避蛛丝便已经十分勉强,要想转头对付它那是难上加难。

    苏先归道“我引开它,你找机会逃。”

    江以宁眸光一沉“少逞能。”

    苏先归与她分析“我会飞龙拿云步,还有把握逃掉,带着你,我们的速度都会降下来。待我引开它,你安全了,我再找机会逃掉。”

    江以宁没说话,一把将苏先归扔到地下,堪堪避开蛛蛛丝,然后拔出青要剑朝沼泽蛛劈去。

    苏先归摔了个狗啃泥,她疼得龇牙咧嘴“江以宁你……”

    一抬头便看见江以宁朝沼泽蛛杀了过去,将所有的话吞回了肚子里,她也急急忙忙爬起来,抓着闻思剑就去帮江以宁的忙。

    沼泽蛛的捕猎手段不仅仅蛛丝蛛网,它的外壳十分坚硬,八条腿也跟刀剑似的,坚硬又锋利,它会将落入蛛网的大型猎物的身体绞断后才进食。

    江以宁有青要剑在手,几次都挡住了蜘蛛腿的攻击。沼泽蛛大抵也清楚青要剑的厉害,转而用喷蛛丝的方式不让她靠近。

    “这沼泽蛛比牛还大,蛛丝什么时候才能吐完?”苏先归觉得江以宁迟早会被它耗死。

    沼泽蛛的蛛丝可不容小觑,像针线那么小的一根,只要将目标粘住,哪怕是使上九牛二虎之力都无法挣脱。且它的韧性极好,刀切不断,火烧不融。

    苏先归想,怕不是要找章鱼博士来才对付得了它哦!

    她回忆沼泽蛛的习性,目光最终落到了沼泽上。

    沼泽蛛虽然是以沼泽命名,但是它只在沼泽周围生活,却从不涉足沼泽。或许正因如此,那尘灵鸟才会往这个方向飞。

    电光石火间苏先归就想到了对付沼泽蛛的办法。她对江以宁道“我想到办法对付它了,你帮我个忙!”

    江以宁与她已经处出了默契,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问“你有把握吗?”

    苏先归粲然道“有。”

    江以宁退开,苏先归则将乾坤袋掏空了,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翻出来,巨蟒肉、炮竹、赤沙狐的臭腺等都一股脑地往沼泽蛛身上砸。

    但是五阶妖兽又怎会被这些小玩意给引诱和吓退?

    它不仅不怕,还被苏先归成功惹怒,然后调了个头朝她直奔而去。

    苏先归引着它往沼泽地跑,当它发现苏先归已经踩进了沼泽地时,速度立刻慢了下来,并且站在平地上朝她发出了“嘶嘶”的威胁声。

    它犹豫着是否要回去找江以宁,苏先归可不想前功尽弃,果断地拔剑往自己的手臂上割了个口子,鲜血登时将衣袖染红。

    血腥味使得沼泽蛛越发狂躁它必须要捕获这个猎物!

    它朝半截身子已经陷入沼泽的苏先归吐出了蛛丝,牢牢地黏在了她的衣裳上。也是这一短暂的间隙让江以宁看到了破绽接近了它。

    它意识到江以宁的接近,高高地抬起一条腿准备抵挡她的攻击,她却没有发起攻击,直接退开。

    沼泽蛛虽气恼她偶尔的骚扰,但它觉得江以宁只是在试探它,并不敢贸然进攻。它已经捕获了苏先归,故而并未将江以宁的试探放在心上。

    等它准备用蛛丝将猎物拽回来时,苏先归拿出一张符“阴阳之术,昭昭移行!”

    瞬息之间,苏先归便跟沼泽蛛换了个位置,几乎是同时,江以宁将她的外衣剥了下来,那衣服便被蛛丝拽进了沼泽地里。

    半陷进沼泽里的沼泽蛛挣扎着要爬出来,然而它拽着蛛丝却拽了个寂寞。

    “嘶嘶——”它发出了更加尖锐的威胁声,似乎想不到它五阶妖兽会被两个三、四重境界的修士玩弄于股掌之间。

    它本还有机会朝周围的树木吐丝,奈何江以宁在苏先归吸引它的注意力时,她就已经将那些树切断了。它的蛛丝没了吸附物,在剧烈的挣扎下,很快就沉了下去。

    再次逃过一劫的苏先归瘫软在地,手臂火辣辣的疼痛提醒她刚才的惊险逃生都不是幻觉。

    “大自然的力量还是可怕的呀!”

    江以宁蹲在她的身侧,抓着她的手臂,皱眉问“你的计划里有这一出?”

    苏先归抬臂,那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但毕竟是为灵剑所伤,红白的肉外翻,使伤口看起来十分狰狞。

    “横切创口小,血会很快止住的,不打紧。”苏先归嘴上说着,却疼得龇牙咧嘴。

    江以宁没说话,从乾坤袋拿出一瓶治愈外伤的药给她“敷于伤口处,好得快点,也不会留疤。”

    苏先归敷了药,还想撕下衣服的一块布包扎伤口,但后知后觉地发现身上就只剩一件肚兜。下半身的裤子虽然还好好的,也已经沾满了泥巴。

    苏先归扭头看江以宁,后者缓缓地移开了视线。

    苏先归“……”

    回想起江以宁对她做了什么的她捂着胸口“江以宁,你变态。”

    作者有话要说苏咸龟你也太猴急了吧?好歹找个舒适的环境嘛!

    江大佬……,滚!

    ——

    感谢在2020110816:50:29~2020111514:54: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沉默咆哮者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最爱吃火锅2个;沉默咆哮者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思凡17个;不易4个;一只奶糕3个;最爱吃火锅、慷慷、nono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执笔流年50瓶;166254、豆瓣鯉魚、1732668320瓶;魇熊13瓶;九雨、御冶、橘里橘气、土豆、景墨、blx、晚上风大10瓶;温fo鱼丸9瓶;选选选选选一、花花世界、游九、花花草草也想你5瓶;蛇皮怪3瓶;萌新驾到、42616709、yg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