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2 章(难事。)
    宁知星面前的考卷上为数不多的文字部分都是手写的字体,  油印的香气尚在,不过可能是印出来有一段时间了,手落在上头倒不会沾到什么。

    考卷最前面的题目全都是图形题,  类似找规律、找不同这样的题目,有的是要求选出选项,  有的则是直接要求在相应的图形上填充阴影。

    肖建国耐心地做了解释,也不催促,  静静地看着宁知星和宁知中低头看题,坐在他身边的肖烨半跪在了板凳上,虽然看不清楚可还是往这看个不停。

    宁家的屋子虽然扩建了几次,  可内里的屋顶等位置还是传统的木质结构,  结结实实的细绳牢固地绑在几根房梁上,  交接处系成的绳结上煤油灯稳稳地放在了里面。

    宁奶奶向来小气,不等这灯油烧得只剩下底了,  那是绝对不添的,  可刚刚她没耽搁,  一等两孩子进来,便把那用布料抱着的油瓶小心打开,仔仔细细地把灯油添到最满。

    生怕还不够亮,她又往屋里去,拿出了点过了几回只剩下一个半指节那么粗的蜡烛,只等着孩子们说看不清就点起。

    “妈……”宁振伟看到母亲的动作,  知道母亲心疼这些消耗品,正打算开口,腰间的软肉就被重重地掐住。

    吴凤英瞪了眼没眼色的丈夫,  挥挥手示意他有事到旁边去说,可不敢吵到了孩子。

    她上过扫盲班,  可文化程度也有限,对于这些考卷、读书人总有种莫名的敬畏,虽然她现在还不太明白做这份考卷和直接去念书有什么区别,可总觉得这是要紧的事情。

    她喜欢热闹,可起码在此刻,她就想要家里安安静静的。

    肖建国没注意到这的动静,温和地说道:“不要着急,慢慢选,看不懂的就问我,要是不会做了也没事。”

    当初为了肖烨的问题,肖建国给不少曾经的老师、同学去了信,也就是在这交流的期间,他成功地联系上了一位老友的师兄。

    这位师兄姓陈,研究的是国内现在很受重视的物理学科。

    陈师兄早年远渡重洋求学,后来归国后,便作为项目副手投入工作,长期和国内外的高端物理人才交流。

    面对国内学科发展缓慢,又有些“急于求成”的现状,陈师兄有了很多的思考,毕竟在科学的这个领域,天赋太过重要,这不是个勤能补拙的领域,所以在进行扫盲教育的同时,还应当要对那些有天赋的人,进行不同的教育。

    只是这几年国内形势不大好,他便一直压着这想法没提,私下做着这方面的研究,只等找个合适的时机,便和领导汇报。

    肖建国一问,陈师兄便直接把材料发了过来,而肖烨也因此在他这挂了号,这回肖建国又致电去问,陈师兄格外欣喜,特地要人送来的材料比上回的还要成体系一些。

    “好。”宁知星软软地应了一声,低头便准备做题。

    她还以为会是小学试卷呢,不过也是,他们明面上没有系统地学习过,说白了就是野路子,想来也不会拿小学考卷过来。

    纸张上的题目对于宁知星来说是有几分熟悉的类型,毕竟后世的每一个学生,那都是经历过内卷时代考考考生涯的。

    尤其是其中一些找规律的题目,要宁知星不由地想起了行测题目。

    想当年她快被996压榨得失去灵魂的时候,那也是做过梦去考个起码能少加那么一丁点班的公务员。

    不过嘛,这个想法很快就破灭了,谁让她这海绵根本就挤不出任何时间去干别的事情。

    临要开始做,她担心地看了眼哥哥。

    她当初想着哥哥未来的事情,便拐了哥哥学了不少的东西,她看得出,宁知中不敢说多聪明,但肯定不笨,只是也不知道他这些题目能不能做得来,毕竟对于他们俩来说,考试都理应是陌生的观念。

    可没想到这眼神瞥过去,便瞧见宁知中从容镇定的神态,他轻描淡写地答题,就这一会功夫好像已经做到了第三题。

    这要宁知星立刻就有些被人赶着的紧迫感,赶忙低着头,也开始做题。

    宁知星没有什么参照的标的,不过想来,应该要表现得比哥稍微要快一些才算正常吧?

    房间里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肖建国起初还坐得安稳,现在已经站了起来。

    两个孩子做题速度都很快,准确率却也没有落下,宁知中稍微差些,可也不算夸张,宁知星则快得有些惊人。

    他想起前段时间和陈师兄通话时陈师兄的话。

    陈师兄是为国为民的人,他最痛心的就是,国内太多优秀人才,包括他,比国外的科学家落后了“太多”,如果能早些发现自己的不同,早些投身科研,那都能多做出多少成就?

    当然,优秀人才也不仅仅天赋在科研之上,国内现在商业、医疗、军事……可以说是样样需要人才。

    不过感慨归感慨,陈师兄当时也说了人才难找,他其实心里也不是那么地相信肖建国能这么巧,一下逮着了好几个厉害人物,只是抱着试试的想法。

    当时肖建国也没反驳,毕竟他对宁家的情况了解不太多。

    可现在看来……

    他新找到的可能不只是一个,而是1.5个。

    ……

    肖建国的表情正正好都落在了宁振涛的眼里。

    他不傻,他看出来了,这位肖先生也觉得他们家知星聪明得厉害,而且知中看着表现也很不错。

    所以这以后到外面读书,那怕是板上钉钉的了。

    宁振涛笑眯眯地搭上了廖旭东的肩,半用了力气就把廖旭东往家门外拉。

    “好兄弟,来,咱们说点事。”

    廖旭东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宁振涛什么时候说话这么黏糊糊了:“什么事?”

    宁振涛轻咳了一声:“之前你说的那养猪场的事情,你要不具体说说情况?”

    “你不是不想去吗?不用勉强,这强扭的瓜不甜,我逼你干嘛?”

    “……”

    “好了回屋去吧,你家有没有什么大饼之类的?我这肚子饿得慌,现在还做考卷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吵着了他们就不好。”廖旭东有些后悔,他这是真忘了自己事先和姑父的交流,要不就该留着吃个晚饭,现在进也不是出也不是,肚子都饿得直作响了。

    “大饼没有,猪粪很多。”宁振涛低声地说了句,只是声音太小,廖旭东没听到,他看廖旭东看过来,立刻厚着脸皮开了口,“说正事呢,我这不是回来的路上越想越不对吗?”

    宁振涛一脸正色:“我觉得我太狭隘了!”

    这峰回路转要廖旭东都听愣了。

    “我之前不是说我想要留在村里好好养猪,先让村里的人吃上肉吗?可我越想越觉得自己这说的话不像话!”宁振涛一副痛定思痛的反思模样,“我在村里,顶天了,也就是养好这四十三头猪,可是到养猪场就不同,我面对的是几百头猪,这能让多少家庭都吃上肉?”

    “再说这实践出真知,村里这样本还是太少,到养猪场就连样本都变多了,那实践,才是真正有意义,能反复验证的!”宁振涛想拍一下自己没舍得,重重地拍了下廖旭东的肩膀,“而且我出真知是为了什么?我这是为了能有一份养猪经验好帮助其他的人,可既然如此,在村里养和在养猪场养有区别吗?”

    宁振涛完全没管廖旭东那被打了一下龇牙咧嘴的模样,一脸振奋:“而且我相信,你会和我说这个想法,一定是其他人多少认可了我这点微不足道的成就,我这么说不去就不去,这不是辜负了别人的信任吗?越危险、越辛苦的地方,我越是应当去,这才能做我们家知星和知中的榜样,做我家人的骄傲嘛!”

    廖旭东目瞪口呆地看着宁振涛的急速变向:“所以……你是后悔了?”

    “这怎么能叫后悔呢?旭东,不是我说,你这用词上还是得斟酌。”宁振涛及时指出好友的错误,“我这是在国家,在领导,在你的号召下,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改变自己的错误想法,争做一个对国家有益的人!我这是一种进步,你这样说,还好是我,要是别人听到了,那肯定要伤到别人的心!”

    “那我……对不起?”

    “对不起这就见外了不是?我们一起进步,共同前进!”

    我信你个鬼。

    廖旭东无语地看了眼宁振涛,这大概就是脸皮厚天下无敌的好吧。

    不过他本来就希望宁振涛能答应,自然也不会杠两句要宁振涛退缩。

    “那么,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达成一致,宁振涛已经开始哼歌,这不成调的曲子才一句就停下,他捂着嘴保持安静又想着进屋去。

    跟在后面的廖旭东有些无语,一把拉住了想要扬长而去的好友:“你倒是给我点吃的。”这还真是好朋友。

    宁振涛这才想起被他抛在脑后的廖旭东的需求,不好意思地笑笑准备去偷渡个硬饼子来给廖旭东吃。

    ……

    考卷的题目并不少,不过由于要填写的部分少,且后面文字多的都是肖建国口述提问,这卷子没过太久就已经做完。

    这种无声地等待很容易要人不耐,可宁家人却沉默着在那从头看到了尾。

    尤其是宁振伟,他心里着急,又怕自己一坐一站吵着了人,就直接靠墙找了个地方站着,动作都不带改的,呼吸都慢了。

    宁知星做得挺轻松,看着旁边同样神态放松的哥哥她松了口气。

    刚刚做到一半她还担心呢,就怕自己速度太快,要不是她勉强能靠翻页和写字声音确定哥哥的进度。

    ――不过说起来也奇怪,可能是活了两辈子的原因,又或者是上辈子她工作压力大,脑袋转不过来,宁知星总觉得这些题目特别轻松,就连那些逻辑转了弯的题目,也不用怎么思考,就一下能选出自己觉得合理的答案。

    肖建国后来直接用一问一答的方式问了下题目,比如说考察记忆力的念句子复述或是简单的逻辑倒装,甚至还蹦出了几句英文要他们跟读。

    两人的答题顺序是先宁知中再宁知星。

    宁知星本来还想故意表现得吞吞吐吐一些,没想到宁知中对答如流,这叫她便也不用特地隐藏。

    对于肖建国考察的知识全面程度宁知星心中有一丝的疑惑,但这疑惑很快就被打消。

    她当年陪过同事去接上早教的孩子,当时颇为新奇的她见识到了新的世界。

    那坐着的两排四五岁的孩子,个个能用英文沟通,还能速度速记能力,甚至还会心算,听同事说,这之后还要学什么编程,同事还感慨,她当年小时候学得不多,也就是学个民族舞、钢琴、珠算。

    宁知星当时可劲夸奖同事和她的孩子,却看到了同事展示给她看的真?天才履历,什么不到八岁熟读四大名著、九岁自学微积分、十岁自学完大学课程……

    所以这么一想,她都还算是普通的了,再说她刚刚的表现,就和她哥看着差不多嘛。

    “振涛,你带着旭东、阿星和阿中去吃点东西,厨房里留着菜和饭,小桌……”

    “我知道的。”宁振涛听到这话,便一手一个,抱着阿星和阿中往后头去了。

    他知道,这就是大人说话,不想让小孩知道了。

    跟在他后面的廖旭东脸色有一瞬的扭曲。

    天知道刚刚宁振涛塞给他的半张饼有多硬,宁振涛还懒得给他烧开水,他就这么冷水泡饼硬给吃了,可即便沾了水,那饼还是要他咬得腮帮子都疼,牙都差点崩掉了。

    要是早知道这么快就到了吃饭时间,他何苦呢?

    廖旭东狐疑地看向宁振涛的背影,宁振涛这不是故意的吧?

    人已经不见,宁奶奶还不放心,她将那扇通往厨房的木门给掩上,这才坐上了主位:“肖先生,他们俩表现得怎么样?”

    肖建国看着宁家人,很是认真:“我毕竟不是这方面的权威,但是我可以确定地说,你们家这两孩子都很不寻常。”

    肖建国直到现在心里还满是讶然:“这份考卷是我一个z大的同事发给我的,我这些年在教育肖烨上也对此有一定了解,我认为这两个孩子都很聪明,而且在天赋上有一定的差异。”

    “从考卷和刚刚的沟通中可以看出,知星对图形、数字都非常的敏锐,可以说是个理科型人才,而且之前旭东和我稍微提过知星,我对这孩子也有些了解,我认为这孩子是有科学思维的。”

    说到在数字上有天赋,宁振强嘴角便忍不住上扬。

    哎,他们家阿星像他,他早看出来了!

    还好没像振涛,像振涛那可不行。

    他看着几人有些云里雾里的模样,便又用通俗的语言稍作解释:“简单来说,就是知星这孩子是有做科学家的天赋的。”

    其实这话他不该说的。

    伤仲永的例子很多,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这句话是有现实依据的,可他就怕宁家人不愿意要送孩子们去念书。

    宁振伟激动的时候反而说不出话,求助地看向妻子和母亲。

    宁奶奶又问:“那知中呢?您说知中这孩子也聪明是吗?”

    这其实挺让他们惊讶,他们不是否定自己的孩子,只是吧……和知星乖巧爱念书不同,知中就和村里任何一个皮猴子没有区别,上蹿下跳,也就是知星喊他的时候才会乖乖读点。

    “是的。”肖建国思考了一下要如何说明宁知中的情况,“知中他就更要偏向文科一些,他做题的准确率不算差,所以应该不是很偏科,但最让人惊喜的是他的语言能力和记忆力。”

    刚刚他随便说的话,宁知中都能复述出来,连音节停顿之类的都是原样的,肖建国还特地混入了一个俄语的单词,宁知中还没学过俄语发音,居然也能说个□□成相似。

    不过这点天赋有时候不一定能在学习中体现,好在刚刚宁知中做题准确率还行,应该也不至于太长短腿。

    “我认为应该早些送两个孩子上学,这两个孩子都很有天赋,我可以帮忙写个推荐信,帮忙联系,看能不能要他们入学。”肖建国试图规划出合理的发展路线,“我刚刚也了解了,两个孩子对于小学的很多知识都做了了解,这要是找个人辅导一些,其实小学念个一两年,把考试应付了就行。”

    “如果孩子学得来,之后中学也不是不可以考虑跳级。”肖建国犹豫了下,还是没说出陈师兄的规划,之前陈师兄是和他说,十年之内,一定要推行自己的计划。

    肖建国只说自己能保证的:“您别看我现在年纪大了,我这身体还硬朗,您要是愿意信我,之后孩子们愿意到市里、省里我就帮着关照,我在省城大学有认识的教授,到时候可以让两个孩子先去学习点东西。”

    肖建国就差没说自己出钱了,他不差钱,只是今天这么一看,总觉得宁家人不会接受。

    宁振伟的手里动了一下,表情有一丝的犹豫,原本按照村里的惯例,两个孩子还能再晚个两三年上学。

    这提前上学就是一份开支。

    他的两个弟弟可都还没成家呢,这要是家里又多出来两个上学的孩子……

    吴凤英在桌下握了握丈夫的手,夫妻俩向来知道彼此的意思,她主动开口:“您说俩孩子聪明,不用这么照着念五年书,那其实晚个一两年上学也没事吧?孩子毕竟年纪小,学校在县里,那么小两孩子每天去县里我这也不放心。”

    肖建国的袖子被肖烨拉了一下,他对外孙摇了摇头。

    孩子还小,看事简单,按照宁家人这性子,真是借钱给他们送孩子上学了,恐怕宁家人这是要累死累活还钱的。

    还是只能从别的地方入手,肖建国可不是这么就放弃的性子,无论是出于自己对恩人的感谢,还是对人才的爱惜,他都打算继续干下去,不过具体要用什么方法,就得要他细想一下了。

    “书是得去念的,两个孩子上学,我去送就好了。”宁振强自然知道家人的顾虑是什么,他有时候都希望家里都是像他一样冷心薄情的人。

    有什么好觉得占便宜的?这有便宜就该占!

    大哥和大嫂怎么老这么实心眼?宁振强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好,我一个人不行,那咱们家三兄弟,轮着去送就是了,之前我和振涛念书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嫌我们俩每天就知道张嘴吃饭?后来我不念书就振涛念的时候,家里谁嫌弃他白吃饭了?”宁振强难得对家人没好气,“再说了,现在振涛可不像以前,工分都是拿足的,哪就至于送不起两孩子上学了?”

    “反正这事我定了,要是孩子们不去上学,你们放心,我也不成婚的,你们要是有本事,我不配合能找个媳妇给我,那也算你们厉害。”

    他说的最狠的话,可却全是为人考虑的心情。

    他也想只为自己考虑,可谁让他遇到这一家“傻子”,带得小侄女也傻,总是天天只知道替别人着想。

    那扇关着的木门忽地就被人推开,刚刚趴在后面偷听的宁振涛露了出来,他这是故意推开的门,迅速地走了进来,而后把门关上:“旭东看着两孩子呢,我就是进来说话。”

    “妈,大哥,大嫂,和你们说个好消息,今天旭东和我说,我以后要去养猪场工作的!到时候我就是吃商品粮的了!”宁振涛看着众人的目光集聚在自己身上,感觉到了非比寻常的骄傲,他的梦想实现了,他是家里真正的顶梁柱了。

    “你们要是不让他们去上学,也行,那我来供!我自己的钱,我总能自己安排怎么花吧?”宁振涛说话越说越小声,那什么,还别说,他没准真安排不了。

    “那大不了我少吃点,二哥少吃点。”他不能一个人受苦,“剩下的钱给阿星和阿中念书。”

    说了二哥坏话,却没等来二哥的杀气眼神,反倒是等来了宁振强那装载着感激和感动的眼神,宁振涛刚刚有些怂的态度立刻就不见了。

    他果然是家里最靠得上的人!看,二哥说不动,就该他来说。

    宁振强确实很感慨,他知道阻碍家人做决定的关键在于自己,老三这可总算是长大了。

    宁奶奶刚刚还纠结的眼神已经放松下来:“好,去读,两个都去!”她没忘欣慰地拍拍老三的肩膀,“老三,你这晚点可得谢谢旭东。”

    她热情地看向肖建国:“肖同志,您看我们该准备什么?直接送孩子去学校就成吗?”

    丈夫刚死的时候,她就行尸走肉,唯一能支撑着她的,就是三个还不能完全独立的孩子,这些年可真苦啊,可现在回想,好像一点也不后悔。

    只要有奔头,就没有什么是难事!

    &lt;a href=&quot;<a href="https:///book/11/11629/7439496.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629/7439496.html</a>&quot;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https:///book/11/11629/7439496.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629/7439496.html</a>&lt;/a&g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m.w.com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