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开河先锋
    千渠盛夏, 赤日炎炎,热浪滚滚。

    太阳落山后暑气渐退,村人们结束辛苦劳作, 聚在古井边乘凉。

    风吹草垛, 漫天的星星亮起来。老人坐在木扎上抽旱烟,孩童结伴满地乱跑, 女人们摇着扇子笑。

    自从村里吃上饱饭,每日才有难得的轻松、快乐时光。

    众人团团围住刘木匠一家, 问新司农各种问题。人群中不时响起惊叹声。

    “仙官不能施仙术降雨吗?为啥还要等?”

    从前有豪族乡绅的代表常伴仙官左右, 如今则是刘木匠与那些“仙师仙子们”打交道最多。

    刘二略作思量:“仙官也不是无所不能。其实修士法力有限, 总有做不到的。如果灵力用尽, 就跟咱们一样了。有的身板还比咱们瘦。”

    这种说法, 令天然畏惧修士的凡人感到新奇又惶恐。

    村长忧虑道:“宋仙官引来水, 是不是法力用尽了?那他以后的日子咋过?你刚才说, 他还很年轻啊。”

    小虎怯怯地问:“仙官法力用完, 就要回天上去了?”

    刘二摸摸他脑袋, 安慰道:“仙官不会走。力气用完还长,法力也一样, 等等就好。”

    等, 又是等。

    请神跳大绳、跪地磕头叫“求”。

    有约在先, 对方一定会来, 有盼头有指望的事,才能叫“等”。

    刘木匠望天,神情困惑:“宋仙官等雨,我虽然不明白,但肯定有道理。”

    “那咱们也帮他等。”村长高声道,“以后每晚巳时, 手里没事的都出来,来这儿一起等!”

    “好!”

    不止小岚村,从南到北,从毒瘴林的边界到大荒泽之外,全千渠千家万户,每晚携幼扶老走出家门,结伴聚在露天处等候。

    夜幕沉沉,时而阴云密布,时而繁星满天。若一个时辰不下雨,各自散去,第二夜照旧出来。

    天城不断传出消息:“宋仙官今夜还在等,他还没放弃。”

    ……

    白日里,河道两岸烟尘飞扬,依然热火朝天的赶工。

    自从前几道渠成功通水,后面村子的农夫自愿赶来帮忙。

    暑气蒸腾,烈阳不可直视。凡人没有灵气护体,汗如水流,赤|裸脊背被烤得发红起皮。

    虽然有修炼冰属性功法的外门弟子帮忙运功降温,却因修为低微而功效有限,反被河工安慰:

    “仙长,别忙啦,从前最热的时候,咱们一样在田地里割麦,你们省点法力吧!”

    纪辰这天强行拉着孟河泽,来河道边看妹妹纪星。

    但他第一次见这种大型施工场面,目不暇接,看什么都好奇。

    “日头一天比一天毒,就算好吃好喝、有粮有肉,人也快干不动了吧。”纪辰眯眼望日。

    纪星说:“不会啊,我看大家都很有干劲。”

    “这段早一天完工,洪福那边早一天再开闸。”徐看山解释道。

    纪辰依然摇头,他总觉得能从“登闻大会”的奖励机制中学到一些经验。

    “凡事只有钱不够,荣誉才能真正凝聚人心。我得书画试魁首之后,与原先大不同。”他抓过孟河泽,伸手搭对方肩膀,“孟兄你是武试魁首,你说对吧,钱有什么意思?很没意思对不对?不如拿个魁首。”

    呵,又跟我来这套?

    孟河泽冷冷看他一眼,转头喝道:“打猎队跟我走,我们也开工!”

    一众外门弟子摩拳擦掌,浩荡而去。

    纪辰不肯放弃,对他背后大喊:“谁打猎最厉害,我也给他发奖牌啊——”

    孟河泽回头,比划了一个不文明的手势,无声唾骂。

    纪辰与底层修士厮混时间不长,竟没有看懂,回他一个抱拳。

    孟河泽这次彻底没脾气了。

    主意是纪辰想出来的,但他写字太丑了,只好拜托宋潜机写。

    宋潜机对他们的奇思妙想一贯包容。正巧为打猎队制作备用聚光符,画符间隙,提笔留下八字墨宝,纪辰喜滋滋地连声道谢。

    宋潜机笑笑:“举手之劳,不说谢。对了,刘鸿山给了十车缎子,你拿去用罢。”

    “感谢刘道友。”纪辰由衷赞美,“他真是个好人!”

    这时候,他已经不嫌弃刘鸿山用“粗茶烈酒”待客。毕竟修士的法器再好,奖给凡人也无用。

    绸缎运到,送鸡四人队当即组织一场表彰会,选出干活最认真、最快最好的河工发奖牌奖品。

    周小芸每发一块铁牌,纪星就说一句“感谢你为千渠做的贡献,大家为你鼓掌”。

    绸缎如霞,映日生辉。

    热烈掌声一阵高过一阵。无论得奖未得奖,都眼眶湿润:

    “这么好的洪福缎,从前都是给大老爷用的吧。”

    “这辈子再难再累都是命苦,哪被人谢过。”

    表彰会后,第四队休沐,队长李虎挑着装满的扁担,坐在驴车,黄昏时满载还乡。

    妻子喜出望外:“回来了?饿了吧?快吃饭。”她接过扁担,猛地吓一跳:“你咋带回这么多肉?”

    “不止猪肉,饭先不忙吃,给你看个好东西!”男人神秘地取下背后包袱,双手微颤地打开。

    缎面被窗外余晖照过,光泽晃眼,陋屋满室生辉。

    妇人浑身一震,下意识咽口水:“这是啥?会发光一样。”

    “洪福缎!”

    妇人喃喃道:“这、这就是洪福缎?真比水还光溜,我手粗,怕摸坏了。你说得多大的大老爷,才能穿这料子。”

    男人握着她的手去摸:“什么老爷,已经没老爷了!赶明儿请邻村张裁缝,裁一套被面,再给你和娃裁新衣。”

    女子谁不爱俏丽颜色,妇人来回抚摸缎子,神情恍惚。

    忽然脸色一变:“这么好的东西,你从哪里寻来的?”

    李虎挺起腰板,得意道:“当然是仙官赏的!”

    妇人将信将疑地念叨:“咋会有这好事?都一样去上工,别人全没有,只你一个有?”她着急起来,“你快给人还回去!仙长们多好的人,咋能拿人东西嘛!”

    “真是奖我的!”男人也急了,从怀里摸出一块铁牌子,“你自己瞧!”

    “我又不识字。”妇人嫌弃道,“黑乎乎沉甸甸的,谁知道写的啥嘛?”

    男人端了烛台来,只给她看:“这叫奖牌,只发两百块,真正的稀罕东西。上面八个字是宋仙官亲笔写的。正面,‘开河先锋’。反面,‘光照千渠’。看这儿,角上还有仙官府的印。”

    “哎呀!”妇人一把抢过,喜道,“开河先锋?是封你的功?!”

    “论功行赏,只给干得最好的!我都想好了,以后传给儿子,儿子再传给孙子,孙子再往下传。世世代代,都知道他祖爷爷是光照千渠的‘开河先锋’。”

    “仙官写的字?”妇人捧着铁牌来来回回细看,擦了又擦:“真是好东西,谁给我再多肉,再多缎,我都不换。”

    第二日,乡上的通告发到村中。一连半个月,李虎家中天天有客,邻村人慕名而来,眼红而去。

    “听说你们村,出了个开河先锋,让咱见见嘛。”

    “还是人家有出息,有本事。”

    “花岩村也有一个,刚回到村里,牌子一亮。亲事立刻说成了。隔天挑着米粮和两匹缎子去姑娘家提亲。那缎子又光又亮,全村都出来围着看啊!”

    “下次仙官府啥时候招工啊?等河道修完,搭不搭桥?挖不挖山道?”

    “有开河先锋、也得有搭桥先锋吧。啥时候能挣回一块光照千渠的牌子,才是真光宗耀祖了。”

    施工队热情空前高涨,进度竟比原先更快,每个人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和精神。

    纪辰大受鼓舞,踌躇满志地给孟河泽也打了一块铁牌,送去毒瘴林。

    孟河泽刚杀完一头一阶赤焰大蛇,浑身染血。背靠大树,一边懒懒地擦剑,一边嫌弃:

    “纪少爷,你脑子是不是被妖兽踢过?这东西又不是法器,又死沉,我带身上有什么用?增加负重拖慢速度?”

    “这是荣誉,荣誉是无价的。修士不怕这点重。”

    “‘打猎高手’?这字也太、太……”

    一言难尽。

    孟河泽好看的眉眼都皱在一起。

    纪辰摸头:“你这张特制的,小活不好意思麻烦宋兄。我自己写了,你将就看哈。”

    孟河泽拍他脑门,贴上一张避瘴符:“我将你个头,毒瘴林不是你玩的地方,走!”

    他嘴上骂人,还是把铁牌揣进怀里。

    纪辰:“舍妹你也见过了,我上次跟你说的,舍妹的事……喂,孟兄别走,再聊聊。”

    两人一追一跑,丛林鸟兽闻声奔逃。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是14号,15号早八点再更 m.w.com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