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7章 烟花开处血光寒
    草原上的勇士,自古以来都是宁折不弯的硬汉子。投降这个词汇,不存在他们的意识中。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只有挥刀冲杀的死士,而绝对没有下马投降的懦弱者。

    惟其如此,他们很少打败仗。而打败仗的后果只有一个,那便是死亡。外号被称为“摩铁头”的大王子摩广,有一套特制的镔铁铠甲,每当作战,他便全身披挂,身先士卒,凶猛异常。这些年来,身经大小数十战,却是从来都没有受过伤。他的威名,也越来越为敌人所畏惧。

    而这次攻打蓟城,为了以防万一,手下们苦苦相劝,他终于还是披上了这套铠甲。虽然有些沉重,但在战马上披挂起来,立刻显得十分威武。铁头的名声可不是白叫的!他的这一身行头,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刀枪不入,铁箭难伤了。即便是陷入千军万马的重围中,他也能凭着这身铠甲的保护,勇敢地杀出来。

    然而,摩广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他竟然会掉入了一个陷阱。当蓟城的外城门轰然强行关闭,他所带的兵马大部分都被隔绝在内城中的时候,他还并没有感觉到太绝望。麾下儿郎有的是不怕死的勇士,只要拼了性命,就算是死伤一部分人,也能强行登上城头,破开城门,重新控制主动权。

    草原大王子就是有这样的信心。这并非是他的狂妄,而是由历次战争所积累起来的骄傲。草原勇士几百人就可以横冲直撞,来去自如。更何况他这次率领的是三万多精锐呢!

    但事实上,很快他就会感到绝望了。困住他的不仅是坚固的城门和四周的城墙,还有为他们量身打造的大杀器!当震耳欲聋的响声在拥挤的骑兵群中响起来的时候,那些人仰马翻、血肉横飞的场景,让他一下子就死死的瞪大了眼睛!

    这怎么可能?!这些英勇无敌的部下们到底遭遇了什么?霹雳横生,火光乱舞。难道真的是老天爷在帮助赵国人吗?

    他的疑问,却已经永远没有人替他解答了。随着火光开始熊熊燃烧,不过片刻之间的功夫,进城的大军已经伤亡惨重。面对着大火,这些在草原上连狼群都不怕的汉子们,很快就亡魂丧胆,拼命的往没有火的地方逃窜。但是,躲避只是徒劳而已。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火焰就好像是平地而生,追逐着战马和人群,直到把他们全身都引燃。不消一刻钟的时间,整个内城都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

    草原大军英勇善战,但很可惜,因为自身物质条件有限,很少有人能够配得上铁甲。对于普通的武士来说,最好的装备就是一身牛皮甲了。其实,如果从本质上来说的话,牛皮甲防护刀箭也不错。尤其是浸过好几遍油的牛皮,更是坚韧异常,在战场上,不小心被划一刀或者射一箭的话,很难对其主人造成致命伤。

    但在今夜的蓟城之内,这些穿牛皮甲的武士就倒了血霉。被火引燃之后,想脱都来不及。一个个葬身火海,悲惨哀嚎,死得惨不堪言。尤其是这么多骑兵被封闭在这片空间内,人喊马嘶,乱踩乱踏,想要重新组织起有效的进攻,势比登天还难!

    摩广没有被火烧着。但此刻让他重新选择的话,他却宁愿在第一时间就被箭射死,或者是被火烧死。因为,眼睁睁看着麾下大军一片一片的被火海吞噬,这种痛苦和恐惧,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而且,他心里很清楚。自己今日已经难逃绝境,死神的降临,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他在忠心耿耿的死士保护下,退到了靠近内城墙的角落里。他就如同一头临死前的恶狼,凶狠的目光透过烟幕和大火,盯着城头上的将军大旗。如果目光可以化成利剑,他希望把站在大旗下的那个身影穿个千疮百孔,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而这样的恶毒诅咒,他的敌人自然不会听到。城头之上,在重兵簇拥中的李穆,面无表情的看着脚下的这一片烈火地狱。即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城头上也已经感受到了灼热的炙烤感。可想而知,下面的受难者会有多么痛苦。但此时此刻的这位当世名将,却一点儿都没有怜悯之心。他的目标很明确,所有进入陷阱内的敌人,一个都别想活!

    与草原人打交道最久的李穆,非常清楚这些蛮族人的性情。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就是这样的人了。千百年来,他们虎视眈眈的觊觎着中原的一切,随时出击,烧杀劫掠,虽然经过了无数的战争和抵抗,却一直都难以阻止他们的一颗颗野蛮之心。

    这样的族群,想要驯服,恐怕是这世间最难的一件事。按照李穆与之作战所得到的经验,他认为如果有一天能够积攒起绝对的力量,把所有草原人全部杀光,让这个野蛮的族群灭绝,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然而,赵王楚江眠却给他出了一个难题。在这位越来越呈现出蓬勃气象的君王规划中,他并不想用这么残酷的手段灭绝一个族群。他给李穆的命令很明确,就是要让他想办法,让草原人从内心深处屈服。这样才是保持边境长治久安的最好办法。

    李穆当然明白楚江眠的雄心。正因为如此,他才绞尽脑汁思考了很久,最后采用了这种诱敌入城的方法,开始进行他的蓟城之战。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来的痛!这个道理,李穆比谁都明白。所以,当他设下这一局死棋,以自身为饵,把敌人引进城来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他们的命运。不管来的是多少人,他都会用最残酷的方法杀死他们!而老天爷果然暗中帮忙,今夜进入这个陷阱的竟然是草原大王子本人,以及他麾下最精锐的将近三万骑兵。

    即便是心硬如铁的李穆,看到眼前的情形,他也不禁仰天长叹一声:“生如蝼蚁,死若微尘,不过如此!”

    而与他心中的暗自感叹不同。城头上严阵以待的赵**队,则几乎都处在热血沸腾中。这样的战争可真是太爽了!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眼看着这些精锐的草原骑兵即将被烧杀殆尽。虽然原先的准备工作耗时耗力,但跟即将取得的巨大胜利比起来,也太值得了!

    四周城墙上的赵军弯弓搭箭,不时的射杀想要拼死冲上来的胡人武士。声嘶力竭的部将校尉们,奔跑指挥着命令他们堵住一切漏洞。不使一人漏网,全部消灭在北门的瓮城中!这是大将军李穆亲自发布的命令,谁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还造成失误,那可真就是万死莫赎了!

    将近半个时辰之后,依靠着忠心死士们用身体保护而坚持到现在的摩广,绝望的推开最后几名半死不活的保护者,他站起身来,挥舞着手中长刀,对着城墙上大吼大叫。

    “李穆!有种的你就和我单打独斗,那样输了我才输的心服口服!像你这样自己装死引人入圈套……算的什么英雄好汉?!我呸!”

    摩广感觉浑身煎熬,他声音尖利,竟然盖过下面乱糟糟的各种声音,传到城头上。李穆皱了皱眉头,有些奇怪的问道:“这家伙是谁……他在乱喊乱叫什么?”

    旁边的校尉连忙跑过来,大声禀告道:“大将军!穿铁甲的家伙肯定就是胡王摩珂的那个大王子了。他在垂死挣扎罢了……大将军不用理他,一会儿他就烤成焦炭了!”

    李穆点了点头,不再管他。不管下面的敌人是什么身份,都已经并无任何不同。因为,他们的结局注定都是一样的了。

    “时候差不多了。传令,城外两翼埋伏的骑兵开始进攻吧!”

    听到将军的最新命令,立刻有人弯弓射出了两只火箭。火箭带着尖锐的啸声直上夜空,然后在半空中砰然炸开。五彩缤纷的火花霎是好看。许多赵国人都曾经见过这种被他们大王命名为“烟花”的东西。赵王曾经说过,这种东西寓意着吉祥,可以给国民带来好运。

    然而,今夜当它在蓟城上空绽开的时候,却预示着一场无尽杀戮的正式开始!

    李穆在转身去往另一个城门之前,最后回头望了一眼被火焰吞噬的翁城。他看到那个先前叫嚣的家伙,已经倒在了大火中。即便是浑身铁甲,也挡不住烈焰焚烧。摩铁头很快就变成了“没铁头”。不用等到大火熄灭,铁甲包裹处,人已成碳灰!

    在城外几十里外的许许多多胡人,也看到了那腾空而起的两处烟花。更看到了蓟城方向熊熊的火光。侥幸命大没有进城的胡骑,逃回来了有几百个。他们刚刚惊魂未定的向留守的将军报告大事不妙!

    听说大王子带着军队被困在了城中。留守的两个将军立刻就开始调动军队,准备前去解救。然而,他们还没等出动呢,已经听到四周的黑夜中杀声震天,鼓响如雷。霎时之间,似乎天塌地陷,末日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