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零六章
    水牛的出现, 在竞技场内掀起巨大的声浪。

    意识到叶安要做什么之后,包括铃兰和紫荆在内,都禁不住挥舞手臂, 发出阵阵欢呼。

    习惯斗兽场的杰森等人更是摩拳擦掌, 要不是被萧玧的眼神制止,早就争相冲入场内, 先活动一番筋骨再说。

    变异水牛出现后,叶安没有继续召唤别的变异兽, 而是朝靠近竞技场大门的女人们示意, 由上方放下吊索。

    在钝响声中, 厚重的木门从天而降, 上方缠绕着青绿色的藤蔓, 拦截在走廊尽头, 堵住变异水牛离开的道路。

    发现没有逃走的机会, 生出危机感的水牛群登时大怒。它们陆续聚集到最强壮的水牛身边, 挺起牛角, 准备死战。

    叶安没有立刻放开丰城人,而是朝着紫荆和木棉示意。

    后者领会他的意图, 先后从长椅上跃下, 抓住捆绑丰城人的绳子, 临时将他们关到场边的笼子里。

    这里原本是给裁判人提供保护, 如今却便宜了他们。

    “好了?”叶安头也没回,视线锁定为首的公牛。

    “好了!”

    木棉大声回答,其后和紫荆返回原地,利落地翻过木栏,按照叶安的指示,避开即将开始的战斗。

    场内的声浪不断增强, 众人被气氛感染,不断发出高呼。

    叶安活动两下脖子,十指交握,反向压了几下,关节发出咔吧声响。姿态放松,却令对面的变异水牛更加警惕。

    此时此刻,它们面对的仿佛不是人类,而是一头来自荒古的恐怖凶兽。

    水牛群迟迟不动,反而有后退的迹象,叶安收起轻松的表情,微微压低身体,朝牛群勾勾手指。

    牛群仍是不动。

    这样的谨慎小心和平时给人的印象截然不同。

    别说是岛民,连猎人们都感到惊讶。向来以鲁莽蛮狠闻名的变异水牛,什么时候改了性子?

    不去管水牛为何突然变得聪明,叶安不耐烦再等,双脚在地面用力一蹬,身体如离弦的箭冲出,快到近乎留下残影。

    水牛发出慌乱的叫声,摆动着巨大坚硬的牛角,试图对他差生威慑。可惜收效甚微。

    众人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场内。

    下一刻,叶安如鬼魅般出现在水牛群中,没有使用任何武器,赤手空拳面对一群庞然大物。

    不等变异水牛反应过来,一记重拳挥出,强壮的公牛发出哀鸣,脖颈和肩胛连接处发出清脆的声响。隔着厚实的牛皮和强健的肌肉,坚硬的骨头竟被一拳砸断。

    叶安没有停手,趁公牛站立不稳,母牛被震慑,单手抓住牛角,翻身跳到公牛背上,对准公牛的脖颈和后脑,一拳接着一拳,如重锤接连轰出。

    公牛在场内横冲直撞,使尽浑身解数,仍无法甩掉背上的叶安。

    牛群被公牛冲散,既惊且怒,眼睁睁看着公牛被叶安砸碎头骨,想要上前搭救,却找不到任何机会。冒险冲上去,几次差点被公牛的角划伤。

    在愤怒和剧痛中,公牛的双眼被血染红。它已经丧失了辨认和思考能力,重伤使它意识混沌,视线模糊,将所有靠近的生物都视为敌人。

    伴随着又一记重拳,公牛再也坚持不住,轰然倒地。

    短暂的寂静之后,欢呼声几乎要掀翻竞技场。

    和野牛群不同,三角洲内的水牛不可能被驯化,找到机会还会攻击外出狩猎的岛民。

    在外遇到水牛群,岛民都是如临大敌。

    叶安站在倒地的公牛旁,单手握拳,高举起手臂。

    雨水从天而降,冲刷过他的全身,带走拳头上鲜红的血,蜿蜒交织成浅红色的细流,仿佛英雄的勋章披挂在他半身。

    欢呼声告一段落,叶安转过身,指了指靠近竞技场东侧的水牛,朝萧玧和猎人们发出邀请。

    “头儿,我去,让我去!”

    杰森和铁斧双眼放光,恨不能立即冲下去。叶安方才的战斗让他们热血沸腾,体内暴力的因子压制不住,脖颈和额角都因兴奋鼓起青筋。

    可惜他们注定会失望。

    萧玧没有指派任何一名猎人,而是亲自走入场内。

    和叶安一样,他没有使用武器,也没有使用异能,同样赤手空拳面对水牛。白得近乎透明的手指堪比刀锋,轻松划开水牛的胸腔,攥住水牛的心脏,五指用力,生生将其捏碎。

    上一刻还在前冲的水牛,下一刻就轰然倒地。

    过程实在太快,快得许多人来不及反应。

    叶安看着萧玧,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后者以这种方式战斗。不过,比起用刀和冰刃,这样的萧玧更加危险,危险到令他心跳加速,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两头水牛倒下,余下的几头水牛聚集到一起,打定主意,不再冲向前方两头人形凶兽。

    叶安没打算对它们动手,而是径直走到笼子前,视线逐一扫过丰城人。

    在他的目光注视下,丰城人噤若寒蝉,脸色难看到极点。料到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他们想要求饶,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们没有条件请求原谅,对小薇几人造成的伤害,足够他们死上几个来回。

    咔哒,笼子上的锁被打开。

    叶安丢掉铁链,拉开笼门,退后半步,朝里面的人抬起下巴。

    “自己出来,还是拽你们出来?”

    丰城人没有选择,只能铁青着脸走出笼子。在孩童面前耀武扬威的家伙,看向场地中的水牛,都开始双股战战,抖得几乎站不稳。

    叶安朝紫荆示意,后者不是太情愿,还是抛来三支木矛。

    木矛从天而降,被叶安逐一-插-到地上,其后朝对面的丰城人笑了笑,从口中吐出的字句,仿佛包裹着蜜糖的诅咒。

    “三根木矛,你们自己分配。谁能独自杀死一头水牛,就有资格活下去。”

    话声落地,丰城人满面不可置信,眼神中充满怀疑。

    “不用怀疑,我需要一个人替我带话,记住,一个。”

    留下这句话,叶安不再理会丰城人,没有去往预先安排的位置,也没有坐到萧玧身边,而是越过木栏,在铃兰让出的位置旁落座,抱过逐渐恢复精神的小薇,掌心覆上她的双眼。

    小薇不能视物,他可以代替小薇的双眼,让她“看到”即将发生的一切。

    对生活在和平环境中的人来说,竞技场内发生的一切称得上残忍。但是,在大灾后的世界,则是另一种概念。

    亲眼看到伤害自己的人落到如今下场,能有效驱散孩子的恶梦,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被保护着,有叶安在的三角洲,再没有任何人能伤害到他们!

    如叶安所料,丰城人为争夺木矛出现矛盾,彼此之间动了手,水牛反倒被抛在一边。

    看到这一幕,众人发出的不是欢呼而是嘘声。

    嘘声影响不到丰城人,为了活下去的唯一名额,他们已经什么都不在乎。

    与此同时,赵翁的车队进入三角洲,距离孤岛越来越近。

    透过雨幕,隐约能看到矗立在岛屿四周的城墙。

    惊讶驱使车队众人推开车天窗向前眺望,熟悉的岛屿被洪水包围,黑色的城墙拔地而起,恍如成排--插--入地面的巨盾,拱卫着岛上的一切生命。 m.w.com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