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品正文卷 第358章 宇鑫手术成功
    宇鑫的手术结束,医生说手术非常成功,连他们也觉得这是奇迹,有人等待多年无望,他们却如此幸运!晓雨激动跪地感谢医生,医生扶起她,说最应该感谢的是捐献者。郭董知道捐献者都属保密,但还是忍不住问了问捐献者是谁,医生摇头,请他们回病房耐心等候伤者苏醒。

    郭董见胜丽一直没有回来,文涛在这么重要的时刻都没出现,估计是躲着她。一个成年男人,把他看这么紧,换谁都累。他是孩子的亲生父亲,照应是理所应当,她来这里就显得有些胡搅蛮缠。幸好,文涛没有来,不然三人大闹医院,场面会非常难看,他们郭家是要脸面的人,岂容这样的野蛮女人捣乱。

    文涛父母整个下午也是心慌意乱的,下午打电话给胜丽,她说没什么事,可现在已经很晚了都还没回家。再拨打电话,是胜阳接的,也说没什么事,这些没事的背后,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胜丽该不会去医院找文涛吵闹?这些天她虽表面宽容大度,可依然忍受不了文涛和前妻呆在一起。想着她盛气凌人的面孔,他们发尖都冒汗,面对两个女人,吃亏都是文涛。刘母说无论如何都要去医院看看,不然睡不着觉,于是和刘父打车来到医院。

    郭董本想回去休息,看见刘父刘母这么晚过来探望,以为是胜丽回去告诉了他们宇鑫手术成功。可这么晚,让两位老人单独出门,这样的晚辈更不值一提。所幸宇鑫安好,只要他安好,其它再也不重要。

    “叔叔、阿姨,宇鑫眼睛得救了,手术很成功!”晓雨见到他们立刻告诉这个好消息,没看见文涛,估计是在停车。

    “是嘛!宇鑫眼睛能复明了,真是太好了!”刘母高兴的握着晓雨的手,刘父也替孙子高兴。郭董让他们不要激动,现在已经过了探视时间,建议大家先回去,留晓雨一人照顾,明日再来看望。

    郭董和他们一同出门,让他们一起坐车,先送他们回家再回自己别墅,刘父刘母说自己打车就可以。郭董就问文涛和胜丽怎么都不见人影。他的话这才提醒了他们,本来就是找胜丽的,就因为得知宇鑫移植了眼睛,兴奋得忘了。

    “亲家,你瞧我这记性,我就是担心胜丽会来医院闹腾,所以才来看看。这些天,晓雨和文涛天天照顾宇鑫,胜丽那种性子,怕她闹事影响不好。结果,没看见她,我就放心了,估计是带着她的哥嫂逛杭州城了。实在抱歉,打扰你们了!”刘母解释,郭董明白这才是她一直守着医院的真正原因,把之前对她所有的好印象全部扫空。他的女儿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会和一个村姑计较。罢了,等宇鑫痊愈出院,这些乡下人能撇清就尽量撇清,最好老死不往来。

    刘父刘母回到家里,依然没有看见胜丽他们回来,二老有些不高兴,做母亲的人,怎么能随意不打招呼的说不归就不归。他们老了,记忆力减退,身体越来越弱,管不了事,只能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们脸色过日子。虽说,胜丽表面上对他们很尊敬,家庭氛围也很和睦,可今日去医院的行动充分证明她的小气。胜丽能那么乖巧的对待他们,那都是看着文涛和钱的面上,一切都是文涛的,她坐享其成,讨好他们也是明智之举。

    这段婚姻,他们从心底一直抵触,之所以妥协都是因为文涛的执着,不想让他为难。再看两个孙女,爷爷奶奶叫的心底热乎,时间长了,就逐渐爱上了她们。这是命,文涛的命偏偏被死死的锁在胜丽手上,两个孩子拴住了他的全部。

    胜丽醒过来流着泪说要去见文涛,雅静抱着她劝慰,夜深了,能不能待天亮再说。胜丽要起身去找医生,她必须见到文涛,胜阳怕她吵闹惊扰医院其它病房,就从后肩把她再次打晕。这是他生命中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雅静想着也只能如此,幸亏他们两个在身边,不然,胜丽该怎么扛得住这些。器官捐赠了,她能看的也只是一份《荣誉证书》,文涛这样做真的是太残忍了,他可想过胜丽和老人的感受。

    过了一会儿,雅静问胜阳对于眼睛移植的事如何考虑,胜阳看着她,问她是否在意他只有一只眼睛。雅静摇头,如果嫌弃,就不会答应和他结婚。胜阳感激的看着她,泪眼湿润,为她的善解人意,为文涛的无私奉献。

    “那就让他的这只眼睛在另一个人身上存活吧,谢谢你,雅静!”雅静握着他的手,支持他的决定。

    “不知道我们的想法是否可行,毕竟这是文涛的遗愿。”雅静其实也想还胜阳健全的人生,可这世上哪有什么万全,胜丽和胜男也有缺陷,但他们仍然坚强生活。他们三兄妹在她看来过得平凡却又精彩,没啥好遗憾的。

    “明天,我们去求医生,如果受赠者家庭困难,我们出钱做手术,文涛能把器官捐赠,我们只是掏点钱,和他比起来,我们做的微不足道。”雅静赞同,为他这么思考问题感动。他从小受到鄙视,如果现在右眼复明,是一种精神解脱,但他已习惯一只眼看世界,单纯,友善的看着这个世界。这样的决定,肯定又有很多人说他傻,可她明白,这是给另一个需要光明者的希望,哪怕是一只眼。

    天亮,胜丽醒来,变得异常安静,雅静问她吃点什么,她摇头。经过一夜,她无法接受的事实就算眼泪流干也不能挽回。她让哥嫂把她扶到院长办公室,请求院长给胜阳安排眼球移植手术。院长看了看伤心欲绝的她,解释说,鉴于胜阳的拒绝,他们只能尊重家属的意见,继续捐赠或领回都可以。

    胜丽看着胜阳,问他为什么,这是文涛最后的遗愿,只有在他的眼睛上,她才能常常看见他还活着,为什么要拒绝。胜阳他理解她的心情,他年纪大了,只想把这只眼捐赠给更需要光明的人身上。总之,他拒绝手术,胜丽已无力辩解,蹲在那里,痛哭不止。二哥,不管时光怎么转变,他那颗善良的心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