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33章 降临小镇的“鬼姬”
    “啊……这个就不必要了吧?”城之内有些心虚地将扇子藏到了自己的身后,“没什么好看的。”

    “听话,姐姐康康!”孔雀舞用她那带着法国口音的日语半撒娇半强迫地将城之内背后的扇子抢了过来,当她看到扇子上的图案之后忍俊不禁了起来:“这是……哈哈哈,骰子?城之内,你居然拿了一个印着骰子的扇子?!”

    “额……是这样的。”看着哈哈大笑的孔雀舞,城之内摸着后脑勺,一脸尴尬:“卖扇子的老板跟我说看我的气质就符合这把骰子扇子,所以就当是你的扇子买一送一,直接把这扇子送我了……”

    “我说那个卖扇子的老板真的是很有眼光~”孔雀舞把玩了一会儿骰子团扇之后就将它还给了城之内:“你在赌博卡组方面简直可以说是世界第一了。”

    “是啊,但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好,用投机取巧的办法获胜什么的……心脏受不了。”城之内摊手:“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像舞你一样,用常规的战术获胜。”

    “可以啊,那就好好练习呗——要不等这场烟火大会结束之后,我就带你去我在法国的道馆,好好练习一下你的‘真红眼’卡组。你好像是打算用‘真红眼’作为自己的道馆标识吧?”

    这话才说到一半,孔雀舞就一脸无奈:“好家伙,我居然被你带歪了?现在可是一起出来旅游的宝贵时光呢,我居然会和你一起浪费来讨论决斗……真是的,这木头脑袋怎么救嘛,好好等焰火啦!”

    孔雀舞伸出小手在城之内的鼻子上一戳,感觉就好像真的让他成了一个猪脑袋一般。

    “也是,想这些干什么。”城之内也打算将打牌什么的抛之脑后,打算和孔雀舞一起好好地享受即将开始的焰火表演,“今晚的月色很美呢,焰火配上这个月色应该会更漂亮。”

    城之内这里提到的月色,其实的确只是单纯地觉得今晚上的月亮有大又大又圆很漂亮而已,但是在孔雀舞的耳中这句话的意思就不一般了。

    孔雀舞红着脸,拉了拉城之内的衣袖,想要靠近一些……

    但有时候,命运这种东西这么让人蛋疼,越是在这种更进一步的关键时刻,就越是会有不速之客前来扰人好事。

    “儿子,是你吗?”

    听到这个醉醺醺的声音之后,城之内的后背冷汗直冒,他下意识地将孔雀舞护住,然后想往人堆里走。

    “城之内?”孔雀舞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小男朋友突然这么激动,她顺着声音来的地方看去,发现那里有一个醉醺醺的中年人正跌跌撞撞地走过来,一看就是喝多了的样子。

    “什么事都没有,舞,我们去更好的地方看烟火。”城之内冷冷地说道:“这里只有一个醉酒的赌徒,别的什么都没有。”

    “儿子,你好让我伤心啊。”疑似城之内父亲的中年男人也不管城之内不想见他了,他径直走到城之内的面前,全然不顾城之内越来越黑的脸色,醉醺醺地说:“你现在发了大财,有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就不想认我这个爹了?”

    “我说了我不认识你!”城之内往后退的更快,他当然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生身父亲,但他对这个酗酒嗜赌还家暴的男人可以说是毫无感情,自从他有记忆开始,伴随着的就只有无尽的谩骂、侮辱、暴力……还有酒精。

    母亲带着静香离开他,自己也是好不容易才通过决斗者这层身份有了一份家业,远离了这家伙,但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这里遇到。

    “好难过啊,城之内家的不孝子克也……呕。”中年人似乎是酒喝的太多,直接在这里吐了出来,要是换做小时候城之内必然被这家伙给吐一身,但好在城之内现在身手已经今非昔比了,所以他急忙拉着孔雀舞远离了这个酒疯子,以免自己的浴衣被溅上。

    不过中年人似乎只是假装吐,他趁城之内注意力都在孔雀舞的身上的时候,拿到了城之内手中的扇子:“你看,多适合你啊,一个骰子,就和我每天见到的一样——我可是听说过你了,超凡大师城之内克也,好像还传言你要当道馆馆主了,真厉害,飞黄腾达之后就不想认我了?但你这么会赌,不都是遗传我吗?用赌博卡组让那些家伙好看吧!”

    “这和你没有关系!而且我的卡组不是赌博卡组,我的道馆是真红眼道馆!”城之内拉着孔雀舞想要将她带离现场,但周围围了越来越多看热闹的人,他们其中有的人认出了城之内的身份,他们窃窃私语着,其中有的人拿出了手机拍照想要记录这一瞬间,这可是难得的题材。

    无论是“醉汉舔着脸找决斗界新星攀关系”还是“震惊!超新星城之内克也竟然是不孝子”这样的标题,都是非常能吸引眼球的……嗯,后者的威力应该比前者大不少就是了。

    但无所谓,这对一双双好奇的眼睛而言重要的是有热闹可以看。

    “我……”

    “砰!”

    而就在这时候,第一声烟花爆开了。

    伴随着焰火而来的还有尖叫。

    “啊!!!”

    痛苦的叫声如同医院取血的针头刺破幼童皮肤时的尖叫一般,刺破了人们的耳膜,明明不大的尖叫声却在这个时候盖过了震天响的焰火,城之内此时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让他再也没有时间和眼前的这个中年人玩什么八点档的家庭伦理剧,城之内急忙转身拉住了孔雀舞的手,同时开始寻找起了危机感的源头之处……

    不过很快城之内就不需要寻找了,有人为他做了一个坐标——巨大的机械幻影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出现在了小镇的上空,这是一尊看似毫无攻击力的机器人,她的外表是华美的女性,身边也没有任何的武器,而是种种乐器。

    随后,相比之前的幼童叫声更加成熟一点的少女悲鸣从乐器的方向传来,这次的声音也是一样,音量并不大但却诡异的能传进所有人的耳朵里。这让城之内明白之前的痛苦幼童哀嚎声也不是哪家的孩子被袭击了,而是一种诡异的乐曲前奏,在第二声“哀嚎”之后跟上的是第三声成熟女性的尖叫,紧接着就是有些忧伤、但极为悦耳的曲子,让人听着难免戚戚楚楚。

    有人在猜测这会不会是主办方的活动,但谁会在这种大喜的日子放这种完全可以说是哀乐的曲子……尽管挺好听,但无论谁听了这曲子都会觉得是哪家在办丧事。